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五章 妖气结界
    我“高手”的造型,在倍受注目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事端,在我的前面,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中级猎人,另外两个是低级猎人,在我观察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着我,那位中级猎人,上前一步,说:

    “这位朋友,你可以叫我唐齐,我家大人要见你,请更我们走一趟。”

    说完,双手背后,下巴抬高,一服你必须和我走的表情,而另外的两个猎人,冷笑的走了过来,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如果只是他们两个,那么我想试试自己的妖气现在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层次,妖气以我身体为中心向四周散开.

    感觉到我的妖气,处在边缘的唐齐仅仅皱了下眉头,向后退了一步,而在我妖气范围内的其他两位,则神色突变,急忙向后退去,但是已经晚了,我没有想到如今我的妖气无论在质量,还是在结构上已经变的和以前完全不同.

    如果以前的散发妖气,是妖兽战斗时的本能,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物理攻击,强大的妖气可以使对手从精神,心理上瓦解,传说中,当妖气到达一定程度,是可以实体化的。那么,我现在的妖气,就好象一个结界,一个只属于我的,控物的结界,在我的妖气结界内,我可以无限运用我的控物.

    一个低级妖兽,竟然拥有奇怪的妖气结界,这是在魔界从未发生过的事情。魔界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我的妖气结界代表了我的实力,而结界内的两名猎人,全身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最后完全变成了人型植物,他们不会马上死亡,**以及生命都会被作为食物,被全身的小草吸收,当头顶开出朵白花的时候,才会死去,这是作为我实力的见证者,应有的代价,其实也怪他们两个开始的大意,要不也不能被我轻松干掉。

    “啪!啪,美丽的妖气结界,奇妙的控物术”唐齐边拍着巴掌边叹,“但是,这些对我是没用的,你还是痛快的跟我走吧,不要逼我出手!”

    “想让我和你走,可以,不过你要付给我5个金币。”听到这里,唐齐一愣,我突然右手握住刀,向左一跳,踏在墙壁上,借力冲起,向猎人的右方砍去,体内的那股能量通过右手,作用在木刀上,一阵刀芒闪过,唐齐刚才站立的位置出现一道长约一米的裂痕,而我,没有丝毫忧郁,一刀不中,马上把速度运用到极限,飞快的跳起,连着跳跃,眨眼间消失无影。

    这时在刚才的地方,空间一阵扭曲,出现一个人影,赫然就是唐齐,鲜血,从右手滴在地上,唐齐抬起右手,添了添手上的鲜血,低声嘀咕:

    “吗的,好快的速度,竟然还有刀芒,如果不是他不小心把刀芒外泻,划破自己的右手,被我发现马上躲开,可能这一刀就要我命了,不过,就算你有刀芒,也不会跑远的,前面还有比我更厉害的,嘿嘿~~~~”

    其实他那里知道,不是我不小心刀芒外泻,而是我更本就控制不住右手力量,如果任由右手乱来,那么后果可能就是,那股力量会把右手从我身上撕开,一个独立的右手。

    我用力按住右手,使劲掰开手指,把刀从手里拿了出来,随着刀离开手,那股能量也退回了身体里,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不由得苦笑起来.

    最近还真是大起大落,先是莫名其妙的被卷进妖兽追捕中,接着幸运的杀了中级猎人,然后又一次幸运的杀了库德拉,另人头痛的智力问答,随后睡了一觉,全身都变了,不收控制的右手,……想着想着,难道这就是命运么,这一切又代表着什么?还有唐齐口中的大人,他为什么要见自己,我看看了左手的戒指,难道是它……?

    “不错,就是它,不要吃惊,我慢慢和你讲,首先嘛,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雷十九,你别看我英俊潇洒,魅力无限,风度偏偏,其实我现在还是单身,当然如果你有妹妹或者姐姐,如果肯给我介绍的话,嘿嘿,我会给你好处的。我嘛,勉强算是高级猎人吧。擅长和你一样,控物,不过,我所控的,是火!”

    一个身穿一套白杉的年轻人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红色的头发配合着阳光般的笑容,温和的对我说,说完,潇洒的打了个指响,一个小小的火苗出现在他的指尖上。

    “雷十八。”身后传来沙哑的仿佛空气摩擦的声音。我没有回头,准确的说,我现在丝毫不敢动一下,前面那个看似温和的男人手里小小的火苗,虽然表面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它的颜色却告诉着它的敌人,它是来自魔界深出,只要极少数高级控物师才可以控制的恐怖的魔界黑焰.

    而身后的那个人,虽然看不到他的样子,但是从对面雷十九的眼睛里,依稀可以看到是一团黑雾,气体妖兽,这个可怕的名字出现在我的脑中,修炼到雾的气体妖兽,实力不亚于魔界黑焰,今天真是中大奖了。

    直到此刻我才明白什么叫“高级待遇”,想我一个低级妖兽,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两名同库德拉同级别,甚至更高的高级猎人在“请”我去见他们的大人。一个能让高级猎人来“请”人的大人。

    如果再次使用右手,先不说有没有机会拔刀,就算是运用右手的力量,面对如此的两人,也起不了丝毫的作用。

    “小朋友,不要反抗了,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我家大人对你的戒指很感兴趣,你就和我们走一趟吧。”说完,把指尖的火苗,轻轻的弹了起来。

    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此情景,更本就由不得我,不如保留力量,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要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