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8 高川歼灭炮
    重机枪的转轮飞速旋转,一共十个枪管,蓝色的火光在每一个枪口闪烁。子弹如冰雹砸在最前方的车体上,逐一横扫过去,数不清的火光在金属外壳上飞溅。刚露头的番狗部队的士兵立刻被打成筛子,揣着枪从车上跌落,在水泥路面上翻滚弹跳,再无声息。

    虽然人员出现伤亡,但是车体并没有彻底毁坏,射中玻璃的子弹嵌入其中。只有一辆车被射爆了轮胎,打着摆子滞后于车队,它立刻停下来,放出数名肩扛火箭筒的士兵。虽然在他们发射之前,我再一次将他们全部击毙,而且因为火力的压制,没再有士兵出现,但他们的死亡给其他同伴带来了反击的转机。

    剩下三辆车的士兵利用我转移目标的时机,开始朝我们射击。在密集的火力下,我不得不缩回车子暂避锋芒。

    比利打转方向盘,车子不停左右移动,没能躲开的子弹劈里啪啦打在车后箱上,有数颗子弹打穿了玻璃,留下孔洞,但并未使玻璃完全碎裂。显然我们的车不如对方的坚固,但并非一碰就碎的次品。

    “高川,压制他们!”比利大叫。

    我也明白,无论车体如何坚固,一旦油箱和轮胎被射爆就一切皆休,就算我们在阵地战中打败山羊工会的士兵,难道还得用双腿赶剩下的路程吗?在这个时间段,要搭便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车外的枪声响个没完,我正打算冒着枪林弹雨出去,富江充满战意的声音响起来。

    “躲不掉的,停车吧,和他们大干一场,这样反而可以避免毁掉所有的车辆。”

    她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可是比利只是沉着脸。

    “对方有一个高级的家伙,他没出手大概是无法隔着这种距离发动进攻,只要干掉他代步的工具,就可以避免战斗了。”

    “你在害怕什么?比利!不管他是什么家伙,我们都可以干掉他!”富江大叫,“你怕死吗?比利!”

    我没时间理会他们关于战术上的争吵,在他们得出结论前所拥有的时间,都得靠我手中的枪去争取。

    我躲在车边,将持枪的右手伸出去,凭借连锁判定产生的印象射击。然而对方也都有了准备,在我开枪的同时,就将身体缩回去,采取同样的方式,躲在在掩体后朝这边射击。他们的车子也不断进行规避,只适用于惯性运动的预判无法完全锁定他们刻意的闪躲,破坏车体的想法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不过如此一来,他们也无法再使用如火箭筒那样的重武器进行狙击。

    没片刻,之前爆胎的车子也重新赶了上来,不过根据车子体积进行判断,里面的士兵应该没剩几个。

    如此僵持了片刻,山羊工会的车辆突然发出巨大的噪声,如同打了兴奋剂般加速起来。他们在突然激增的高速中不再规避,以冲破一切阻拦的气势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对方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而且看起来无法闪躲,正是用杀手锏的好时机。

    榴弹炮模式。

    扣下板机,爆破弹挟着长长的尾气扑向后方车辆的底盘,他们的车子正进行加速度固定的直线运动,我自信不会有射失的可能。

    不过令人咋舌不已的事情发生了,榴弹爆炸之后,不仅没有预想中的声响,就连爆炸本身也如同火苗被浇灭般失去声息。

    我看得十分清楚,在爆炸的刹那,一种半透明的球罩将榴弹包裹起来。

    所谓才能,是**所能抵达的极限。而这种超乎**限制的力量,如果它并非借助超凡科技实现,那么就只有一种称呼——超能力!

    超越才能的力量。

    无论瞬间移动也好,控制大气也好,都是**强化到极限也无法拥有的力量,那是由**之外的某种机制所运作。

    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就是c级,也称之为巫师学徒的,只有魔纹使者才能抵达的境界。

    这是我第四次亲眼目睹这种力量,无论如何也觉得不可思议。当古代的平民们见识到这种神秘时,会对神秘拥有者感到敬畏也是理所当然。

    榴弹失效,对方的车辆趁机再次缩短距离,我将武器变回重机枪模式,结果刚扣下板机,对方却从道路两旁闪开,冲进路边的凹地里。在我的视野里,只有偶尔露出的车顶。

    我觉得自己的嘴巴正裂开一个弧线。

    有意思,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吗?没关系,藏吧藏吧,仔仔细细藏好来,别放松警惕。这一次,我可不会节省弹药!

    吸呼——

    攀住车门,翻上车顶。

    吸呼——

    夜凉如水,渗入人心。

    吸呼——

    魔方系统启动。

    “转换排炮模式。”

    左右各八个炮管向上升起,向左右两侧转动。

    连锁判定。

    捉住了!

    “哦……竟然真的在做直线加速运动。”

    太天真了,太天真了!

    才能反馈量化,解放百分之七十……

    “惯性移动的路线预判,侦测所有干扰物,树木也好,石头也好,空气中的尘埃也好,完全构析!”

    四发榴弹从两侧的凹地里呈抛物线升起。

    锁定,锁定,锁定,锁定,全都锁定。

    “比利!比利!比利!”我听到自己疯狂的叫喊:“hurry!hurry!hurry!”

    比利仿佛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丝毫不理会即将空降的炮火,车子笔直向前飞驰。

    夸克发出嘶哑尖锐的叫声,振翅飞向夜空,宛如攻击的号令。

    开火!开火!开火!

    一连串的炮声响起,宛如手指在钢琴键上滑过,紧凑,优雅而富有韵律。

    空中的四枚榴弹被引爆,火焰和飞溅的弹片大部分落在身后,少部分在我的脚下溅起令人心跳加速的火花。

    开火!开火!开火!

    一连串的炮声响起,如序列有致的敢死队列兵,先后赶赴凹地。

    那是属于它们的战场。

    猛烈的爆炸声搅拌着清冷的空气,声音不断挤压,好似在我们的周围张开一层无形的罩子,在其中只有毁灭。

    开火!开火!开火!

    将敌人践踏,蹂躏,让他们抱头鼠窜。我看到被巨大力量抛飞的车顶,看到散架的车体,看到人形的肢体,看到血雨如喷泉般洒落。

    “成功了吗?”比利欣喜地大叫起来。

    “还剩一辆!”富江同时叫起来。

    翻滚的烟雾和气浪散去之后,追踪而来的最后一辆车子从前方的凹地飞窜上来。腾空的车体显然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一种神秘的力量将它结结实实地保护起来。

    状况清晰无误,那个高级的家伙终于拦住我们了。

    “这才有意思嘛,我可是期待已久了!”富江的声音从脚下传来。

    她推开车门,从头到脚都裹在战斗服之中,如同恶魔般,拉出那把令人毛骨悚然的电锯。

    链锯猛然转动起来,发出疯狂刺耳的尖叫,撕裂了扑面而来的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