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7 加速度2
    降临回路,比节点更强大更稳定的通道,只是听到这种描述,能够产生的联想就已经令人毛骨悚然了。如今末日真理,网络球和黑巢之间的势力大体平衡,一旦降临回路完成,势必打破这种平衡。

    “黑巢方面对这种事情无所谓吗?”我问道。

    “并没有发现他们有特别的行动,对他们来说,无论是末日还是正常都无关紧要。那些人并不试图改变环境,而是专注于观测现有状况,之后改变自身,就像阿米巴原虫一样,确保自己无论那种情况都能活得更好。虽然这么说并不完全正确,但他们都是相当激进的适应主义者和自私主义者。”

    “你说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

    “是的,最后一次机会。为了构成降临回路,需要至少六个节点,在这座城市,包括城市远郊,他们已经完成了五个,我们必须在他们完成最后一个之前阻止他们。”

    在这里只有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做不到,那么整个城市都将灭亡。比利的语气和神态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让某个无形的物质在我的身体中凝结,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述说,那就是与生俱来的使命。

    “就只有我们?”富江掏出香烟,点燃了,一边问道。

    “没死的人都会前往最后一个节点,如果只剩下我们,那就实在太糟了。”比利看了一眼后视镜,“而且,要抵达目的地可没那么容易。”

    “来了。”富江的表情变得肃穆起来。

    想必她也感受到了,左手腕内侧的魔纹变得灼热。无论席森神父也好,面具男也好,每次引发产生这种现象的家伙都是要比我们更高等级的魔纹使者。

    c级,三颗魔纹,被称为巫师学徒的超能力者。无论哪一种,都必须竭尽全力才能应付。

    而且,对方并非独自一人。比利踩尽油门,在红灯亮起,但横行的车辆还没进入中心时,风驰电掣地冲过十字路口,身后原本看似寻常的车流中,蓦然闪出五辆黑色车体,明显制式化的颜色和型号。之前我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他们藏在车流中,似乎并不急于将我们拦截下来,也许是没有机会,也许是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大动干戈,打算等我们进入郊外再发动进攻。

    可是现在他们显然并不打算任由我们脱离掌控。

    比利的突然提速毫无征兆,身后的交通岗顿时被抛得远远的,也不清楚是否会有交警前来拦截我们。紧跟上来的五辆车无视横行的车流,以冲撞一切的气势呼啸着从车辆间的缝隙中穿过去,结果造成了一连串的车辆追尾事件。

    “可恶,这样也能通过?”比利骂了一声脏话。

    “哈哈,看来耍小聪明是没用的。”富江发出一阵嘲弄的笑声,丝毫没有紧张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和比利不对付。

    比利反击般突然扭转方向盘,车子甩出一条弧线,在刺耳的摩擦声中拐进另一条路口,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车体左右摆动了数下才恢复正常。我和富江措手不及,狼狈地抓住扶手,这才没有摔出去。等重新摆正姿势,才发现自己进入的是逆行道,迎面扑来的车辆惊险地擦身而过,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被结实撞中的话,虽然死不了,但断几根骨头也不算意外。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该死的,这个国家的车道为什么是相反的!”

    富江和比利的喊声同时响起来。

    “该死的,你这个交通盲,死鬼佬,换手,我来开!”富江说。

    “坐好坐好,我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你的手里。”比利不甘示弱地喊道。

    “难道我们就得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你吗?生还的几率未免太低了!”富江二话不说就去抢方向盘。

    “喂喂,不要乱动,要翻车了!要撞上了!”比利用力把持方向盘,没有任何屈服的迹象。

    结果在抢夺方向盘的战斗中,车子冲上人行道,一路上鸡飞狗跳,险之又险地从行人身边擦过,奇迹般地竟然没有撞中任何人,只有破碎的木椅和垃圾筒砸在前窗上,弹飞后留下一大堆颜色恶心的半液状物质沾在车窗上。比利打开雨刷,立刻在挡风玻璃上绘出精彩绝伦的彩画。

    这下子,富江也不再争执了,带着厌恶的表情将头扭向侧边的车窗。

    “该死的,我的车啊!”比利大声抱怨起来,“太恶心了。那些家伙到底在垃圾筒里扔什么东西啊?”

    车子从人行道里冲出去,立刻有人从商店中冲出来,追着车尾手舞足蹈,开合嘴巴。我们都听不到声音,但想必不会是什么好话。

    无论是心有余悸,还是看热闹,行人们的目光随即被更后方的车祸吸引住了。紧追我们而来的车辆在逆行道中再没之前的好运,最前方的车辆被卡车撞中车头,整个车体打着滑飞了出去,不仅车头凹陷,连前门也被撞飞了。

    其余的车辆陆续从它身边驶过,同样开上人行道躲避迎面而来的车辆,于是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看到了吧!这就是策略!”比利得意洋洋地喊道。

    车子从没有街心隔离栏的地方拐弯,终于进入正常的车道内。抵达下一个十字路口时,比利没再闯红灯,直接朝亮起绿灯的方向拐去。一路上并没有警察前来拦路,身后追踪的车辆也没有更多的动作。

    路边的景致逐渐开始变得陌生,视野也变得开阔,车子正朝着城市开发力度不够的区域驶去,愈发显得夜深人静,道路越来越宽敞,越来越通畅,车子得以一直保持高速。大约十五分钟后,水泥路面两旁出现了黄泥地和非景观的树木,车道一侧的地势向下倾斜,远远可以看到不景气的红砖房和荒芜的田地。

    开始进入市郊了,我明白,景色的变化意味着恶战的来临。

    “男孩……”

    比利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叫我高川。”

    他通过后视镜盯了我一会,最终妥协般耸耸肩。

    “好吧,高川。”他说:“攻击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我启动了ky3000的魔方系统,将之转换为介于重机枪和榴弹炮之间的形态,以此回答他的问题。

    比利开始降低车速,显然要大干一场了,我们都知道继续逃跑没什么用处,这里人稀地广,月黑风高,正是杀戮的好地方。

    后方的四辆车加速开上来,我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然后有番狗部队的士兵打开侧门露出头来。

    我用力踢开车门,左手抓住扶手,右手举起重机枪,向外倾斜身体,朝正准备开枪的士兵们扣下板机。

    “帮我跟上帝问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