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一章 开始反击
    我能逃脱这次的追捕?

    这是这个月的第3次大追捕了,可恶的猎人,不敢去打高级妖兽的主意,就来捕捉我们这些低级妖兽,再许多次的追捕中,我看到很多的同伴被杀死,被捕捉,而我,在心惊胆寒的情况下,用计谋小心的逃过无数个陷阱,无数支猎人的魔矛,最让我得意的,是躲过3支妖术箭,凭我的这些荣誉,可以让我在低级妖兽中脱颖而出,同时也给捕捉我的猎人带来更多的金币。这就是低级妖兽可悲的命运。

    “嗖!”一支魔矛钉在了我的面前,魔矛上的散发出的带有血腥味道的魔气代表它不止杀过1个妖兽,凭借经验迅速向左斜跳,“嗖!”又一支魔矛钉在我刚起跳的地方,巨大的冲击力让我刚刚跳起的身体一顿,就这一顿,代价是3支魔矛成品字型飞速向我射来,没办法,不释放妖气是躲不过的,希望这个猎人没有那昂贵的妖术箭。

    这些想法也就是刹那的工夫,3支魔矛已经临身,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头,心脏这2处的皮肤被气流打出的旋涡,一瞬间,3支矛同时穿透了我身体,重重的把我钉在地上。

    “这次收获不错啊,呵呵,宝贝,你给我带来了财富”凭空出现的声音充满了调侃,但是周围却不见1个人影,这是中级猎人的秘籍之一化影在黑夜可以使用,除非对方和自己同级数或者高过自己,否则就算是在你旁边也不会发现。

    “可惜,这么狡猾的妖兽死在我的手里,要是遇到其他猎人可能还会有机会逃命,但是遇到我,嘿嘿,快天亮了,得快回去了”声音自言自语道

    四周一片静悄悄,只见妖兽尸体上的1支魔矛,被凭空拔起,消失了

    就在他想拔第2支魔矛的瞬间

    “奇怪……,不好”

    一截散发这妖气的树枝在猎人的背后出现,以极快的速度射想猎人,猎人不急细想,顺手拔起尸体上的第2支魔矛,但就在这个时候,猎人手里的魔矛突然变成了魔界特有的剧毒龙爪花,而猎人的手,刚才是紧紧的握住龙爪花的,所以,一声惨叫,松开了手,就在这惨叫,松手的时间内,使的猎人本来的防御漏出了破绽,他不可能躲过背后的树枝了.

    但是中级猎人就是中级猎人,在不可能躲过的情况下,仍然硬把身体向左移动了些许,使树枝刺再了右臂上,但是,死亡仍没有离开猎人,就在猎人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一支魔矛穿透了猎人的身体,钉在了地上

    “想不到我小小的低级妖兽,竟然会遇到中级猎人,真是荣幸啊”

    “为……什么,会这样??”

    “很简单,3支魔矛,其中一支被我停止了,我用龙爪花代替了第3支魔矛,而我用植物做了替身让这3支射中,而后的一切,你都知道了,最后那支杀死你的魔矛,是因为我妖气的停止时间到了,就是这样。”

    “你……连时间……都算在内了,你是……控物师,我输的不怨……”

    我添了添嘴唇,中级猎人的血,是什么味道?吃了他应该能让我的妖气会更大一些吧。凭我现在的妖气只能算是低级妖兽,但是战斗并不只是靠实力,谋略也是非常重要的,以弱胜强是经常发生在我所生活的魔界的,同时我是控物师,在魔界,有各种各样拥有奇异能力的妖兽和猎人,甚至还有魔族,但是魔族是非常稀少的,同时魔族也是非常可怕的,说他是魔界的霸主也不为过,任何一个拥有魔族血统的成员,都被称为魔族.

    而魔族之所以这么强悍,主要原自其血液中的s球基因,s求基因,又称为战斗基因,任何一个魔界成员,无论是妖兽还是猎人,只要血液中的s求基因苏醒,那么,他就被称为魔族。

    同时,在魔界还存在着妖族,不同于魔族的稀少的s球基因,妖族成员血液中的a球基因,相对来说比较多,它可以使妖族人控制各种各样的物质,所以,妖族人又称为控物师,但是对于能控制3种以上物质的控物师,也就是成为高级控物师,才会被妖族承认。

    而猎人,则分两类,一类为人类猎人,一类为妖兽猎人,前者是被3界中的神界在千万年来处罚的人界强者,神界罪犯所组成,后者是妖兽组成,但是其目的是一样的,为猎人联盟服务,至于那些被抓的妖兽的下落,无人知道,只要进了猎人联盟,就消失了。

    同时,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也是魔界生存的基本准则,在这里,你不能拥有朋友,也不会拥有朋友,一旦你有了朋友,那么最后刺你一刀的一定是你的朋友,再这里,也没有爱情,有的,只是**,亲情也同样不会存在,刚出生的你不要埋怨父母的无情丢弃,因为可能下次就是你的拖累,你的父母会在战斗中被对方杀死,所以,不要埋怨,生存才是硬道理。

    魔界的空气,魔界的风,清凉中带有一丝血腥味,那么的让人陶醉,我深吸了一口,飞快的离开了这里,我的目的地是猎人联盟的所在城市———枯城,用怀里的猎人凭证换取金币,以及猎人的遗物。

    猎人联盟的规定,任何猎人,妖兽,在枯城内不得动武。同时,持被杀死猎人的猎人凭证,可在猎人联盟换取一定金币,并全权接收被杀死猎人的遗物。

    风,像刀子一样,在我每一次跳跃的时候,从我的脸旁刮过,从远处看,只能看到一丝黑影从一处跳到另一处,乍一看,好像有很多身影在同时跳跃,速度是我引以为豪的,我不是那种力量型妖兽,我最擅长的,除了控物就是速度了。

    不停的跳跃,奔跑,3天后,我来到了深渊峡谷。

    深渊峡谷是通往枯城北门的必经之地,峡谷中的长河,从河源至河口长约100公里的流程内,落差近千米,下切能力强,在海拔1200米的坦荡平川上切割出长达74公里、谷宽50-150米、谷深120-280米的深渊峡谷。深渊峡谷是魔界多层次地貌的集中表现,以地缝嶂谷、深渊雾气、而著名.

    它的地貌结构与一般峡谷不同,实际上是一条地缝,传说魔族的起源就来自这里,所以她又被称为"魔界的伤疤"。正是这举世罕见地缝,成为了枯城北面最有利的屏障。

    深渊峡谷是对想进入枯城的妖兽的一大考验,进入枯城的方法只有2个,1,花大量的金币从正门进入,2就是通过深渊峡谷的考验从北门进入,金币对我来说,目前是拿不出来的,所以,只有从深渊峡谷进入。

    可惜我来到不巧,当我到达峡谷边缘的时候,恰好看到2个猎人正在袭击一个妖兽,而且其中一个猎人竟然是高级猎人,我双眼一眯,身体一动不动,保持爬伏的身型,冷眼观战,就在这时,本来处于劣势的妖兽突然双拳紧握,抬头长哮.

    随着他的哮声,身体不断的膨胀,收缩,再膨胀,再收缩,从肩到腕,突出几跟骨刺,背后同样也突出一排骨刺,头部变长,露出深深獠牙,双手十指长出锋利的指甲,全身肌肉比例严重失调,上半身肌肉爆增,尤其是双臂,下半身,严重萎缩,但却不失灵活。那位高级猎人也露出谨慎的神态,而另位猎人则神色大变

    真幸运,居然能看到妖兽变身,变身是某些妖兽的终极秘密,有的妖兽甚至可以3次变身,每一次变身,力量都是质的飞跃

    紧接着一道残影出现在高级猎人的身后,像猎人的脖子抓去,猎人的反映也是飞快,在躲过之后一脚踢在妖兽的头部,可惜的是猎人踢中的是一道残影,同时,一声惨叫,从另一个猎人的胸口伸出一个爪子,在爪子中握着的是他的心脏,猎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掏出,甚至看到血管中的血液在流动,妖兽一边用血红的眼睛瞪着另一个猎人,一边慢慢的握紧拳头。

    “中级妖兽变身,不简单”

    “不要废话,让我过去,否则就杀你”

    “我很怀疑,一个中级妖兽,就算变身了,也达不到高级妖兽的1/5,你凭什么杀我,如果能活捉你,可是一笔不小的金币。”

    话音刚落,妖兽快速的冲向猎人,锋利的指甲带着好似划破空气的怪异声音,在离猎人身体的20厘米处停了下来,因为猎人的右手,铁钳一样握在妖兽的手腕上。

    “就这么点本事么?回去再来”把妖兽仍了回去。一次,两次,每次妖兽的进攻都被猎人用一只手抓住,然后仍回去,这一次,妖兽并没有和以前一样冲向猎人,他深吸一口气,举起右手,身体肌肉又一次膨胀,收缩,不同于第一次,这次是把所有的肌肉全部放在了右手上,本来右手上的骨刺纷纷爆开,形成一片血雾,围绕着整个右臂,右臂上的红雾不段的扩散,一股强大的妖气笼罩在四周,我心中一动,飞快的把一快小石头弹向妖兽的拳头,当石头到达妖兽右臂的时候,碰到血雾爆炸了。

    这时猎人看了我藏身之地一眼,哼了一声,刚要说话,但是妖兽已经冲了过来,带起的强大妖气让猎人也忍不住兴奋起来。

    “好,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说完同样举起右手,对着妖兽的拳头轰去,强大的冲击力另四周的地面像被刮皮一样,一层一层被推开,就在两人拳头相接的瞬间,妖兽身体借着对方拳头的冲击力,向右移动了一下,以妖兽的左肩承接了猎人的拳头,而充满妖气的右拳,重重的打在猎人的胸口.

    猎人拳头包含的巨大爆发力在妖兽还没有感动痛的时候,就已经让他半个身体消失了,但强悍的生命力支持着妖兽没有死去,保持着清醒,而另一方面,猎人也因为判断的失误,被重击在胸口,飞了出去,半跪在地上,脸色微红,吐了一大口血。

    “哈哈,你不是想抓我么,我让你死,那一拳头还不错吧”

    “我小看你了,不过你以为那样能让我受多大的伤呢。”说完,猎人站了起来,脸色恢复正常,狠狠的盯着是剩下半个身体的妖兽。

    “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你,你竟然没有受伤?”

    “伤是伤了,但是活捉你还是容易的,另外,你也出来吧”猎人向黑夜(第一次出现主人公名字)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精彩,真是精彩,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如此精彩的一场战斗,可惜,不是势均力敌,要不然,就更精彩了,哎~~”

    “没关系,你的尸体我会有更精彩的处理的.”一粒石头被猎人随意踢起,向我的头部射来,幸亏我一直在紧张的防御,看到不对马上移动,但石头的速度委实太快,向来以速度自豪的我,根本看不到石头,脸夹一热,一道烧焦的疤痕出现,因为速度太快,空气摩擦在瞬间产生高热,刚刚划破的脸夹,血还没有来得及流出,马上被高温蒸发,同时伤口愈合,疤痕出现。

    “咦,居然躲过了,一个低级妖兽有这样的能力,也不简单了,不过,看看这次能不能躲过”

    “等等,我想问一个问题,是不是过了你这关,峡谷就没有猎人?”

    “呵呵,你以为你能从我这里活着过去么?也罢,让你死个明白,不错,过了我这这里,北峡谷就没有猎人了,但是南峡谷么,你也没机会去了,好了,你该上路了^^^^^^恩?”猎人刚说完,眉头忽然一皱。

    "你输了.我赢了.”我不紧不慢的对着他说.

    “为什么会这样?”猎人一脸苍白。

    “因为,我的草!”

    一丛红色的小草,从猎人的原来受伤的胸口钻了出来,慢慢的,无数个红色的小草,从猎人的身体内争先恐后的钻出来,随着小草的逐渐增多,猎人慢慢的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