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3 拥抱死亡
    当枪声停下的一刻,除了我、富江和比利三人,这个大厅中再没有任何能够呼吸的生物。

    当转轮和电锯的嗡鸣也彻底消失时,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我们。

    没有人再来打扰我们。

    我环视着自己造成的可怕景象。

    入眼所见尽皆触目惊心的红色。脚下、四壁、厅顶,四处都是奇形怪状,残缺不全的尸体。偶尔迈动脚步,就能听到鞋子踩在如小溪般流淌的血液中,发出稠腻的声音。夸克宛如进入美食餐馆的饕餮,兴奋地在眼球间跳来跳去。

    “魔纹使者……都是怪物吗?”比利吐了一口唾沫。

    “和是不是魔纹使者没有关系,这是阿川的才能,无以伦比的才能,燃烧灵魂所企及的超凡境界。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才能是什么,让你如此有信心成为最强的神枪手,但比起阿川简直就是萤火之光。这就是我看中的男人。”富江说,一脚踢开挡路的尸体。

    比利发出不甘的嗤声,朝我看过来。

    “喂,小子,你的身体没事吧?”

    “还行。”我用袖子擦去眼角和嘴唇上的血迹。

    头好似要爆炸般发涨,但并没有继续恶化的迹象。

    虽然,这是平生仅见的惨状,我是第一次杀死这么多的人。然而,就像抽烟一样,意外的没有任何呕吐感,身体自然而然地就适应了。看上去很恶心,但是并非难以接受。

    这种平静反而让自己有种怪异的感觉。在一个月之前,我从来不看感人肺腑的电影,也不看血腥的恐怖片,如果没有必要,也不会特意去寻找人间悲惨的事迹,遇到特别不幸的事情也尽量挪开视线。因为当我将注意力集中在这种事情时,会对受害者的遭遇感同身受,我无法承受那种沉重的苦痛。

    真是奇怪,小时候将青蛙灌涨肚子后踩死,会为那种爆炸般的声音和吐出的内脏兴高采烈,可是长大之后,却会无法忍受他人遭遇的比虐杀更渺小的痛苦。

    现在我亲自造成了大量的痛苦。

    他们死的时候一定是异常痛苦吧,否则为什么脸上会露出那种扭曲的表情?

    然而,如今的我已经再也不会产生那种感同身受的情绪了。

    “别想太多,阿川!”富江走过来,按住我的肩膀,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说:“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我想对她报以微笑,但是却觉得自己只是扯了扯嘴角。

    真是难看。

    “干得不错。”比利的手也从后方搭上我的肩膀,“我们还要呆上一会,你还行吗?”

    “你以为我是谁?”我这么回答他。

    比利一点也不生气,他走到满身弹孔的沙发边,坐在沙发扶手上,摆弄着手中的两把左轮。他在之前一直都是用这两把枪战斗,让人不得不怀疑,在那种强度的战斗中,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会否也像其他人那般死在这里?

    我看向进入其它通道的门口,大门都开启着,灯管全被打碎,近处全是尸体,远处沉入黑暗,战斗的硝烟静静飘散,没有任何活物大气息。正是这种充满死亡味道的寂静和黑暗,反而让人心生战栗,仿佛会有一些怪异之物如黑油一般流出来。

    人的**死亡,灵魂的残渣却会伴随血液渗入墙壁,让这股血色永不干涸。

    死亡的力量隐隐抗拒着我们前去一探究竟,就连一直隶属于安全局的比利牛仔也没有动身的意思。

    如果还有人活着,在这种沉闷的空气中,即便站在大厅里,也能感受到即使只是游丝般的气息吧。

    “全都死了。”

    我的喃喃自语被比利听到,他用更确定,却丝毫没有任何悲伤的语气重复着。

    全都死了!

    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如同他们一般死去。他说,但是这是我们决定付出生命的事业,死亡并不可怕。

    “喂,你们在这里到底有多少人?”正在端详尸体死状的富江突然问道。

    “不多,这个城市是第一次出现特异点,无论基地还是人手都是近期才临时成立的。”比利侧头思考了一下,“没错,直到三天前最后一批人员抵达,网络球是个成熟的组织,并非只有战斗成员,安全局派遣过来的,和我一样的战斗成员大概只有八十人左右。这次战斗之前,非战斗人员应该第一时间就撤离了,算上其它路线的诱饵,留在这里的包括我们不会超过二十人,而且除了你们之外,并没有魔纹使者。”

    “搞什么鬼?”富江发出不满的嗤声,“你们是来对付山羊工会的吧?连高端战力的数量都不足?”

    “这座城市成为特异点太突然了,布置幻境传送门的是黑巢的观测者,根本一点预兆都没有,而且从神那里反馈回来的情报比末日真理那些人慢得多。他们已经建立好了基地,当然要比仓促而来的我们有准备得多。”比利烦恼地抓着头发辩解道,“而且,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的魔纹使者有多少?”

    “……既然异变是从五年前就开始了,应该不少吧?”

    “单纯按人数来说,是不少,大概两万人左右吧。”

    但是你觉得这种人数真能够填满全世界的每一座城市吗?比利如此反问。

    “并非每个城市都会出现特异点,也没有人能够探查出每一个特异点,我们知道这座城市出现了新的特异点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如果你还是对效率感到不满,那么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交给本国的人不是更有效率吗?”

    在我和富江的注视下,比利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用力叹了一口气。

    “中央公国是亚洲最大的国家,全国差不多有一千多个城市,因此不得不采取保守式的本土防御策略,像这种新特异点的处理,除非是特别重要的地方,大都交给全球快速反应机动部队解决。,

    因为对手并非普通人,如果派遣普通军队就要出动大量兵力才能确保胜率,为了保证社会安定无法这么做,而且一旦发生大规模的交火,城市也会毁于一旦,这也是城市战的要点。

    和中央公国类似情况的国家并不在少数,包括那些贫瘠而战火不断的地方。机动部队的人要处理世界范围的异变,已经超负荷运转。

    我上一次任务刚完成,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跨越太平洋来到这里。和我们一起过来的机动部队成员确实有几个中央公国的,不过他们都有自己的任务。”

    原本一直玩世不恭的比利弯下腰,双臂搁在大腿上,头深深地埋下,散发出一种深深的疲倦,这股疲倦似乎连最后那丝对同伴之死的悲哀也彻底掩埋了。

    “你们既然加入了安全局,那就要有心理准备,未来会有更多的同伴死去,自己也会累得像死狗一样,没有人会同情你,就算死了也没人捡骨,也不会有荣耀的墓志铭,甚至无法落叶归根。”比利抬起头,直视着我们,“你们准备好了吗?真的有所觉悟吗?”

    夸克从幽深的通道中飞出来,落在我的肩膀上,它的嘴里衔着一枚徽章般的金属。我取下来,那是一个五角形的金属牌,擦干上面的血迹,露出刻着的一个笑脸图案,平滑的背面是扭曲的别针,以及一行姓名和时间。那似乎是死者的名字和生日。

    “看到了吗?死掉的话,我们就只剩下这东西了。”比利也从上衣口袋中掏出相同的徽章,“我们是真正的战士,这就是我们的狗牌!拿着它,将它埋进一处风景美丽的地方,那就是这个倒霉家伙的坟墓。这种连样子都不记得,只知道姓名和生日的家伙,你认为能够在墓碑上写出什么?”

    他的语气如此淡漠,没有抱怨,没有生气,明明是如此悲伤的事情,却让人觉得他在炫耀着一种难言的荣誉。他的情感就像是一座被压在海底深处的火山,随时会爆发出来,但是大海表面却仍旧是冰冷的,只是站在大海上,就无法能够感受到那股灼热的沸腾。

    我看向富江,她也看着我。我似乎承载着四个人的意志:一个死掉的亡灵,两个真正的战士,以及……

    无法消弭那股来自灵魂的灼热的自我。

    我想起了在山羊工会的分部听到的悼词:

    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

    可这绝对不会是让被他们杀死的亡灵们安息的墓志铭。他们誓死抗争,燃烧灵魂和生命,便是为了和这些如悼言般燃烧自己的疯子们战斗。他们知道自己会这般看似渺小地死去,但仍旧义无反顾地投入战场,和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力量战斗。

    并非无法撤退,也并非没有机会保全自己。

    可是,是否会在某个关键的时候,为了坚持某种意志,而去主动拥抱死亡,这才是战士的分界线。

    如此真诚,坚定不移,也许渴求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祈求死后有个美好的墓志铭吗?

    他们的生命,已经如此璀灿得令人无法直视,根本不需要死后那些美好的花环。

    如此令人羡慕,如此令人妒忌,生如夏花,也许无人认可,但却是自己选择的荣耀和死亡。

    “他无法选择如何诞生,却选择了如何死亡。如此,他支配了自己的生命。”我将所有的情感压缩成这句话,将死者徽章贴身放进衣内口袋。总有那么一天,我会将它埋在风景秀丽,平和幽静的地方,并祈祷着自己死去的那一天,也会被人带到那样的地方,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类似的话语。

    “听起来不错。”比利露出一丝笑容。

    “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吗?”富江也笑起来:“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