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四二章 狂猎天团
    五日之后,地窟里的某处通道内,蓦然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震响。一头身躯足可相当于三头正常野牛的小型魔犀,正在这狭窄的洞窟内狂奔。而此时在它的前面,赫然有着足足四十多头邪兽,形状不一,却都丑陋不堪,凶横恶煞。

    可就是这些以嗜血凶横着称的邪兽,却是无一例外,在疯狂的往前奔逃着。后面有几只逃的稍慢,被后方的小魔犀追上,立时就是筋骨催折之局!身躯或被小魔犀的独角撞成肉饼,或被它的铁蹄踏为肉泥!

    直到前面一处岔路口,这些邪兽四下散开之后,那头小魔犀才终于停住,眼神迷煳的四下看着,似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才好。

    而此时谢灵儿,已在后方发出了一声欢唿:“小吞它实在太厉害了!果然所向披靡,无人能敌!信哥哥你看到了么,刚才那头铁爪熊王看到了小吞,也是掉头就跑。”

    这‘小吞’二字,正是这头小魔犀的小名。张信与这头小魔犀结下血契之后,感慨于它的食量大,给小魔犀取名为吞天。可谢灵儿她们感觉不好听,就直接叫它‘小吞’。

    “昂!”

    那小魔犀似乎听出谢灵儿在称赞自己,也得意的叫唤了一声。周小雪也微微笑着走了上去,将一个小布袋解开,给小魔犀喂食灵豆。

    墨婷亦觉开心,感觉有这小魔犀加入进来之后,她们在这地窟里的猎杀,顿时轻松了许多。

    毫不担心被围堵,无论前面有多少邪兽,小吞它一头撞上去就行,

    在地窟下这两天,他们至今还没见到过,能正面抵抗这头小魔犀冲撞的邪兽。

    不过因性格因素,她还是冷静的提醒:“小吞它的能力在这地窟内,确是如鱼得水。可它的体型太大,转身困难,必须得小心。尤其它的腹下与背后,都是弱点。”

    “也还好啦!不是有我们在旁边配合么?”

    谢灵儿依然乐观:“信哥哥也说了,不久之后要为它专门炼制一件铠甲样式的法宝,那个时候就不怕了。再到它五级之后,还可掌握变巨法与缩身法。”

    这变巨法与缩身法顾名思义,可以把身躯变大与缩小。不过与灵术并无关系,而是灵师的灵能强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对自己身躯的掌控。

    张信这时正在研究自己的‘灵能同调’,不得不说,他的元神与这头小魔犀,意外的契合,

    开始同调之后,仅仅两天时间,一人一兽间就已能结下血契。再两日之后,他们的元神,就已可共鸣借力。

    “金二风一雷一么?”

    张信仔细感应着,片刻之后,当他睁开眼时,不仅唇角上扬。

    在‘灵能同调’的状态下,他可从小魔犀那里,借得金属性二,风属性一,雷属性一,这个数值,都快超出他的先天灵能属性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代价,就如他魂炼两口本命灵兵的时候,需要损耗大量的灵能。这维持‘灵能同调’状态的损耗,也同样不在前者之下。

    张信估测自己的灵能量,在使用‘灵能同调’之后,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只够损耗一个时辰。

    倒是小吞那边,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它因体型巨大,灵能量多到夸张,此时已接近一万多点。

    可小吞这些灵能,张信又不可能拿来自己用,

    所以现在又是这个老问题在困扰着张信,他的灵能量又不够用了。

    摇了摇头,张信转目看向了正收集兽尸的几个少女。“今日早点回去吧,我们还有事要办!”

    三女闻言,顿时反应各异。谢灵儿眼神微亮,跃跃欲试;墨婷则亦手按着剑,面上隐透笑容;周小雪则双手握拳,银牙紧咬,对接下来的事情既感期待,又觉不安,

    ※※※※

    就在这天的正午时分,几乎所有天竹村之人,都看到了村口处的一面木牌。

    那木牌高达二丈,尾端钉在了村口的泥土中。可看出制作这木牌之人,明显是没用什么心思,连树皮都没剥去,可那上面的字迹,却威武雄壮,气势非凡。而那语句,则更是无比霸道。

    “限半日之内,韩荣以下九十七人,交出一阶灵源二十万点,并自斩左臂!如若不从,今夜子时,我狂猎天团,必将亲自来取!狂刀寻仇,阻我者杀!此言在先,勿谓我言之不预狂刀张信留!”

    就在这面木牌之前,才刚‘复生’没几天的韩容,正微凝着眼,定定看着这牌上的字迹。

    可须臾之后,他面上的阴沉之色就已完全消退,反而浮现出丝丝笑意。

    对于张信的寻仇报复,他倒也不觉怎么意外,可韩容却是万万都不曾想到,对方是这样的方式。

    荒唐!找死!狂妄!骄横!蠢货!

    看完牌上这些字句,韩容的脑海之内,就闪现着这些念头。

    天竹宗好歹也是一家三等宗派,这次参与藏灵山入门试的,也有三千多人,皆为精英,甚至与那宫静同一级数的强者,也不乏其人,岂能受得了张信这样的羞辱?

    果然他还未说话,就听旁边的人,或是嘲笑,或是讥讽。

    “这个狂刀张信,他是欺我们天竹村无人吗?”

    “真是岂有此理,这已是欺上门了?”

    “呵,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要怎样自己来取?村里这么多的灵居,这么多的法阵,便是那些八到九级的灵师,只怕也不敢出此豪言。”

    “根本就用不着依靠灵居,光是每人一只毒箭,就够他受的。”

    “还什么狂猎天团,哈哈!”

    “狂猎天团么?倒是与他的狂刀之名,相映成趣。”

    韩容正静静听着同门的议论,却忽见一个面色青白的少年,正向他走了过来。

    韩荣不由神色微凝,忙向这少年行礼,可他才刚身躯躬下,就听脸旁一声脆响。韩容几乎站立不稳,脸上也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却不敢有半点不满,继续行礼如故。

    而此时那青脸少年,也凝声问着:“知道这一巴掌是为何?”

    “知道!”

    韩容的额头上,已渗出豆大的汗水:“贸然参与日月玄宗内部争斗,更未能妥善处理后续,惹祸上门。”

    “原来你还明白!”

    那青脸少年一声轻哼,随后就转头看那木牌。他眼眸里先是一沉,随后就又冷笑。

    “狂刀寻仇,阻我者杀么?这个狂刀,可真是好大的口气。”

    “自斩左臂无所谓,二十万点灵源,我等也可勉强凑一凑。”

    韩容抬目偷看了身前这位少年:“弟子愿令麾下人等,与张信了结恩怨。只是,弟子只恐我天竹宗颜面无存”

    “无需理会!”

    青脸少年大袖一拂,语似寒冰:“我倒也想看看,今夜子时,他到底要怎样寻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