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2 第一临界
    爆炸声囤积在并不算宽敞的通道中,耳朵暂时失聪,我看到苟延残喘的士兵们张开嘴巴,但声音完全被充斥四周的巨大声浪吞没。似乎整条通道都在摇晃,从墙壁上倏倏落下零碎,烟雾弥散开来,人影变得朦胧,人形的轮廓横七竖八跌倒在地,偶尔抽搐,挣扎爬起。

    因为穿上了超级战衣的缘故,富江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股冲击的波及,她飞快地向前奔驰,狂飙的电锯带起一蓬蓬的血花和残躯,所有能够喘气的敌人在眨眼间就被解决。我提起行李箱跟在她身后,前方一时片刻没再出现敌人的踪影。因为突如其来的强力攻击,产生了无法填补的空白。

    近了,近了,出口就在眼前。

    敌人的增援陆续出现在大厅中,如孢子扩散般构成又一道防线。

    冲锋枪、机关枪、狙击抢、榴弹发射器,火箭筒,手雷。

    此时此刻,城市战能够动用的高强度武器都尽情陈列在我们的面前。他们的行动和装备清晰表露出一个意愿,那就是要让这条通道变成我们的坟墓。也许是因为他们在这里受到了之前所未遭遇过的损失,反而让他们确定了这个地区的重要性的缘故。仿佛为了彻底毁掉这条通道,就算要在四周设置炸弹也不足为奇。

    “不能让他们发动!这条通道支持不住!”比利的声音依稀从身后传来。

    呼啸的子弹擦过身边,将可视范围内的榴弹兵击毙,但是敌人也在还击,而且增援的速度比死亡的速度更快。

    一名鬣狗士兵拾起死者遗留在地上的榴弹发射器,身旁的同伴立刻扑在他身前,用身体做盾牌挡下致命的子弹。人肉盾牌的头颅爆出血花,可身体并没有倒下,搁在他肩膀上的榴弹发射器喷出一溜火光。

    富江猛然停下脚步,侧转身躯,将手中的电锯扔了出去,刚发射出来的榴弹在半空就被引爆,火光和气浪立刻塞满了通道和大厅交接的空间。富江没有躲闪,灼热的冲击波呼啸扑面而来,她堂堂正正站在正前方,身影就如同坚固而巨大的礁石,将汹涌澎湃的气浪劈开。

    我的头发在风中翻飞,除此之外没有受到半点伤害。或许是扭曲的空气产生了错觉,富江的身形变得高大起来,令人不禁去仰视,那双肩膀如此矫健有力,仿佛能够抗起倾塌的天空。

    “该你了,阿川!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火力!”富江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她的声音,她的气味,她的背影,宛如伫立在地狱的大地上,这一切让我的血液开始沸腾。

    ——弹药添装完毕。

    ——魔方系统开启,变换地堡模式。

    ——复数微型炮塔确定,发射口全部打开。

    ——连锁判定最大限度发动,反馈数据化。

    ——百分之五十,六十,七十,八十……

    和平时只是确保一个目标的准确射击不同,主动将才能发挥到身体能够承受的临界点,巨大的计算量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实质化,急剧增加的负荷,让眼睛和大脑似乎要烧毁一般。

    万事万物在运行时都在相互影响。

    选定一个目视到的目标,就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影响目标运行的因素和数据。

    将自己的行动加入干扰因素中,进行潜意识修正,确保有目的性的干扰的实现。

    然而面对这种数量和火力的敌人,对单一目标的歼灭并不足以造成决定性的干扰。

    因此。

    ——百分九十,百分之百!

    锁定第一目标后,根据确定的干扰因素进行反向连锁。

    反复跳转目标,反复连锁判定,直至每一个被选定的因素都被标识出来。

    和目标是否在视野中再没有关系,和目标是静止还是移动再没有关系。

    如同一只隐形的雷达在大脑中瞬间构成,对任何惯性移动都能够进行预判式的解读。

    锁定,锁定,锁定,一次性在最大限度内进行复式锁定。

    ——百分之一百二十!突破临界点。

    富江跳起来,如同蜘蛛一般贴着通道顶部移动,将正前方的位置空出来。

    喂,鬣狗们,我看到你们的全部了!

    我清晰感受到灼热的东西从眼角和鼻孔中流出来,可是没有关系,那是我燃烧得无法停止的血液,是我又一次肆意挥洒生命的璀灿,是我无止境旋转的命运螺旋。

    敌人是一个人也好,十个人也罢,成百上千也无须畏惧。

    在此,宣告,人间最强单体火力。

    “你们以为我是谁啊?”

    射击!

    扣下板机。

    射击!射击!射击!

    所有打开的发射口都喷溅出死亡的火光。

    大脑、神经和肌肉都以临界点的幅度控制着每一颗子弹。

    万无一失,没有错漏,直线弹道也好,弧线弹道也好,跳跃弹道也好,全部不再话下。

    躲在台后也好,藏在墙后也罢,我的子弹都会追踪到你。

    在我的眼前跳起死亡的舞蹈吧,浓烈的火光和爆炸就是致敬的掌声,飞扬的肢体和内脏就是最完美的谢礼。

    我的枪炮威力无比,这是上天赐予我的,它没有死角,和死亡形影不离。

    杀死你,这是你自找的,不管你是何方神圣,这里都不由你来做主。

    无人可以在我面前永生,都给我滚到地狱里承受灼烧。

    你们这些鼠辈,如果你们还想要小命,就滚出我的视线,否则我将为你驱逐痛苦,让你付出沉痛的代价。

    我绝对不会犹豫,也不是随便说说,我的时间宝贵无比,不会留给你们这些蠢货。

    让我的世界只剩下枪火。

    让我的华丽只剩下枪火。

    我叫做高川,在这个世上独一无二!

    普通的和特殊的子弹穿越狭窄的通道,将堵在入口的防线打成筛子,然后继续在更巨大的空间中飞舞,被标识的目标清清楚楚呈现在大脑中,线状的弹道如同蜘蛛网一般将所有的猎物笼罩。就算对方偶尔的反击,也会因为弹道的清晰化,自然而然地擦身而过。

    对射看似拥有危险,实际上在连锁判定才能的临界运作下,完全够不上威胁。

    奇形怪状的肢体在空中飞舞,整个世界被海潮一般的轰鸣吞没。

    “哈哈,太棒了!太棒了啊!阿川。这是我最喜欢的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