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三八章 挖你墙角
    “怎么会这样?”

    叶若万分沮丧:“那若儿该怎么办?一直发射不了的话,那就没意义了,若儿都等了好久。”

    “说了只是让你等几天而已,”

    张信再一摇头,目中微显幽光:“总而言之,你随时做好准备就对了。我恰好知道不久之后,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到那个时节,想必没人会关心若儿你的火箭,是如何刺破这朗朗青空。”

    可具体是哪一日,张信并未说明。叶若对此自是好奇不已,可却无法从张信口中得知答案。

    而张信收到的第二个好消息,则是来自于藏灵村。他已接到了宫静的邀约,说是想要在藏灵村外,见他一面。而为宫静传达邀请的,正是墨宫与周家的高富帅三人组,

    张信不用想,都知道宫静邀约的用意。这使他微觉意外,这位鹤玉公子向他低头的时间,比他想象得要早。

    可无论是何缘故,这都是一件无可置疑的喜事。这不但可使他节省大量时间,用于自身的修行,也可使谢灵儿,放下一个心头重担。

    当然也有可能,这是宫静设下的陷阱,可据张信所知,此人麾下的猎团,人员已散了七成,剩下的部分,则大多都进入‘灵饥’的状态。所以埋伏的可能,小而又小。那个宫静除非是疯了,才会在这样的状态下,继续与他死拼,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此人已与那位通灵天骄皇泉联手,名为约见,实则设局。

    可张信已从墨婷那里,听说过那皇泉的为人性情,感觉这位通灵天骄,哪怕要对他动手,也不会用上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此时张信已有十足自信。无论那宫静用出什么样的手段,他都能应付有余。

    恰好地窟那边的进境,仍是一筹莫展。张信就果断成行,准备将这宫静的事情,先搞定再说。可在临行之前,谢灵儿却也吵着要一起随他前往。

    张信初时不明所以,可当发现灵儿藏在袖子里的那一包,用荷叶包裹的灵兽肉,就心中释然。又想到谢灵儿也是当事人,就任之由之。

    最终两方见面的地点,定在了藏灵村的十里之外。当张信见到宫静等人时,发现这几位的脸色可谓极差,状况之恶劣,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使张信疑惑不已,以他的估计,这位鹤玉公子,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无论是宫氏的招牌,还是宫静本身的实力,都足可作为借贷的资本。

    可对面的宫静,却是干脆以极,毫无半点的拖泥带水:“这一次,是本公子输了!最多明日午时,所有参与公示亭赤针蜂一事之人,都将退出这次入门试。当时在场的几位监察灵师也将向戒律司自首,更改口供,由此撤销当日对谢灵儿的记过。如此,你可满意?”

    张信心中微觉惊讶,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还有天竹宗!”

    “天竹宗那些人只是被我雇佣!”

    宫静的神色坦然:“我管不到的,你要寻他们晦气,我不反对,可却需由你自己动手。”

    张信视线凌厉的仔细看着这鹤玉公子,片刻之后,他目光才恢复平静:“可以!不过你还欠我狂刀一个交代,欠灵儿她一个道歉。”

    宫静神色默然的看了一眼谢灵儿,随后即拔剑而起,将自己的右臂齐根砍下,同时语声淡淡的说着:“当日张信你说所有动手之人,可都自断一臂,此事可由我一人受之。还有灵儿师妹,是我宫静对不住你!还请见谅。”

    谢灵儿的面色发白,看着地面那正流血的断臂。心中既觉快意,又感心惊。

    明知这断臂之伤,只需一个五级以上的小回生术,就可恢复。可谢灵儿,依旧感觉心中悚然,

    原本在她眼中,这宫静不过如此,可此时却又刷新对这位鹤玉公子的观感。

    张信亦觉讶异,定定的看了宫静一眼,他已感觉到了这个对手的变化。看来这次挫折,真使这位鹤玉公子成长了不少。

    不过他亦是一言九鼎之人,当即就是一笑:“你之行为,让我狂刀满意!从此之后,可互不相犯。”

    此时早有灵师现身,为宫静接续断臂。而在其身后,那宫沛宫翼等人,都是神色悲恸无奈。

    宫静却都不理会,只定定看了张信良久,似要将这位的身影,牢牢记在脑海之内。足足百个唿吸,这位才径自转身离去。

    而待得宫静等人纷纷远离,谢灵儿却又向张信告假,说要见个朋友,要办些事情。

    张信心知肚明,直接点破:“你是要去见皇甫诚吧?想去就去。不过灵儿你现在,毕竟是魔灵身份,一定要小心。如遇不测,要记得向我求援。”

    谢灵儿吃了一惊,然后很不意思的挠了挠头。她有心想要解释一句,可最后还是忍住,径自踏着风行术,向远处行去。

    而此时叶若,则在张信耳旁叫唤:“主人!主人!那个皇甫诚,明显是在挖你的墙角啊喵,你该阻止的。”

    张信闻言,不禁胸中一闷,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挖墙脚?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抢你女朋友的意思啊。”

    叶若手叉着腰,一副理直气壮的神色:“建议主人你该更积极主动些的,不然这灵儿小姐,迟早会被人抢走的。主人你可不能当一辈子的宅男!”

    张信急喘了一口气,平定下气息:“你从哪看出来,她是我的女朋友?还有这些话,你从哪里学来的?”

    “主人是问挖墙脚这句么?若儿不用学的,若儿用的是智能词库3.2.2版。”

    叶若解释之后,又继续质问:“不是女朋友么?可我最近发现灵儿她在你身边的时候,荷尔蒙浓度增高了不少,主人你也是一样哦,都已到达正常男女朋友间的荷尔蒙浓度值。唔,其实若儿感觉主人很花心的,不不止跟灵儿小姐在一起的时候是这样,对墨婷小姐与小雪小姐,也是一样。”

    张信一阵面红耳赤,感觉莫名的心虚,本能的就出言呵斥:“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荷尔蒙浓度?真是乱七八糟。”

    他感觉这件事情,有必要为自己分辨一下,证明清白:“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灵儿与小雪墨婷,都是很美丽很漂亮的女孩。只要是男人,就没可能不心动的。我也很喜欢她们,可喜欢是一回事,是否付诸于行动是另外一回事。比如我们人类,有些人常常都会生出各种恶念,可却不能说他们是坏人~”

    “若儿明白哦,就是思想与行动,不能混为一谈是么?”

    叶若无辜的眨着眼睛:“可主人前些日子,给她们开辟灵窍的时候,不算是行动么?”

    张信已经脸色发黑,正欲继续辩解,可随后就望见远处,谢灵儿正脸色青白的往回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