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4 灵媒
    你们相信神和恶魔的存在吗?

    若在进入末日幻境之前,我和当代的年轻人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这是我所接受的思想哲学观教育和现实的反馈所致。即便在末日幻境中,大量的怪物和超前科技产物也无法动摇这一观念。

    然而仅仅是回归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查证和猜测末日幻境的存在以及它所产生的影响的过程中,我深切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力量,那显然是人类个体所无法达到的级别,表现在人类相互性行为的前瞻上,那本该是模糊的,可在我看来正变得清晰和明确。

    仿佛那便是命运的轨迹。

    若冥冥中有一种力量正主导这个命运,那必然是我们口中的神和恶魔的存在。那是比寄生在咲夜身上的,被称为“恶魔”的未知生命更崇高的存在。

    富江只是耸了耸肩膀。

    “我不感兴趣。”她说:“不过有的话似乎比较有趣。”

    我一点都不想明白她所说的有趣究竟指的是什么方面。

    梅恩女士将目光转向我。

    “这问题很重要吗?”我反问道。

    “也许。”

    她给了一个含糊的答案,于是我也如此。

    “我不信仰宗教,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信仰。”

    梅恩女士并没有任何不悦,她一直注视我的眼睛,直到我做出回答,就像她真正需要的不是答案本身。

    “五年前,我并不是什么灵媒,只是一个普通的心理学家。我在一家精神病院研究青少年性犯罪心理学,并且为当地警方提供犯人心理咨询。”

    梅恩女士并没有纠缠于信仰的话题,她开始回忆往事,我和富江都凝神细听。她是个说故事的高手,语调和节奏缓慢却充满韵律,仿佛再苍白的故事,也会因之染上诱人的色彩。值得一提的是,梅恩女士用的一直都是本国的语言,后来我们知晓,被称为“先知”的她,精通多达二十八种语言。

    在我看来,她的能力评价虽然没有抵达d级,但是已经十分接近这个等级。对普通人来说,掌握两三种语言已经是极限,若非没有一定天分和地利,很难称得上精通。在现实的评价中,能够精通五国语言已经足以冠上“语言天才”之名了。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失聪症,听力日益减弱,做了好几次手术,但就算戴上助听器也帮助不大,最后只能进入专为聋哑人设立的学校。和大多数后天残疾的患者一样,我当然伤心,而且有些自卑,但正是这种磨难让我在揣摩人类的行为和心理方面获得了常人所不及的优势。我必须声明这一点,在五年前发生那件事的时候,就算戴上助听器,我也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就这样,完全失聪的梅恩女士活在绝对寂静的世界里,她有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但事业的成功和家庭的恩爱并不能完全弥补自我世界的不完整所带来的缺憾,只能从日常的信仰中汲取慰藉——上帝夺走了她一部分的世界,却不会关上所有的窗户,她拥有比大多数人更多的幸福。

    直到那命运般的一天,她在又一次的祈祷中,听到了声音。

    那并非人声,虽然在说着她能听懂的语言,但她的主观意识能够分辨得出来,那不是她曾经听到过的任何语言。那种声音的色彩和质地如同彩绘玻璃般,绚烂而透明,宛如走在圣堂之中,沐浴着被绘窗筛滤后变得幽远而沉静的阳光。比人间最完美的音乐都更有共感性,似乎能够看到由音符描绘的世界。

    那声音也并非自耳膜传来,若是普通人,也许无法分辨,但是对于已然失聪的梅恩女士来说,那声音根本就是直接在她的大脑中回响一般。

    宛如在空旷礼堂演奏的交响曲般,回荡,振动,前后的音色相互挤压,宛如无数层次的音调在反复重叠。声音所具备的种种特性,决定了听到它的人,第一时间就能察觉,这并非人世间的声音。

    “那是神的声音。”梅恩用一种断言的口吻说,可是,那并非是信徒在赞美神时的情感,显得无比的沉重。她顿了顿,又说:“……也许,也是恶魔的声音。”

    她对发声者的定位充满犹豫,显然那并非是带来好事的东西。

    “它告诉我,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这是已经决定的事情,不过,正如在大洪水来临前会出现诺亚方舟一样,这一次也会留下一线生机。但是,同样的,只有极少数的被选中者才能活下去。”

    “被选中的人?”富江宛如自言自语般说:“末日幻境,天选者?”

    梅恩女士摇摇头。

    “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继续听我说。”

    梅恩女士被声音告知末日预言后,特地去查证资料,结果发现正好和诺查丹玛斯留下的1999年世界末日预言相符。虽然她想把这些巧合当作玩笑,可是声音的力量,让她无法不去在意。

    那个并没有透露自己身份的声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告诉她,为了督促和指导末日的切实降临以及生命万物的自我救赎,将有一个名为“末日代理人”的能够和人类进一步接触的存在。

    他就呆在一个名为“末日幻境”的世界里。

    末日幻境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位于现实和幻想的交界,也是人间和地狱的罅隙。它的存在,是为了筛选“末日代理人”的助手,同时也是救赎的钥匙,培养“开启和结束末日之人”的临时基地。

    声音交给梅恩夫人打开通向末日幻境之门的方法,告诉她,无论何种原因,进入末日幻境者将被当作“天选者”接受考验。那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世界,活下来的人才能成为种子。但是天选者和能够搭上末日方舟的被选中者并不能划上等号,他们只是如上所说的种子、助手和钥匙的存在。

    而能够打开末日幻境之门的人,只有如她一般的通灵者,也就是真正的灵媒。

    “只有神和恶魔被确认时,灵媒才会真正存在。”

    “灵媒的存在并非是为了和灵魂对话,而是替神或恶魔传达它们的意志。”

    “无论神,还是恶魔,只有在世界注定毁灭和救赎的时候才会出现。”

    “更残酷的事在于,它们总是一起出现,以至让我们分不出那声音究竟来自何者。”

    “它们做的事情看似相对,但必然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