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三五章 天赋初展
    当张信的话音起时,空中也有一道炽白的光辉闪过,赫然横空数十余丈。而那头灰褐身影,也在这刻发出了一声哀嚎,一道血光溅射。之后它也再顾不得,身影再次急速闪烁,朝着远处密林的方向,疾驰而去,

    张信冷然一哂,并不理会。手掐指诀一引,就使那独霸刀高高飞起,悬于长空。

    而再当他目视周围的时候,发现周围那些窥伺的灵兽,都已纷纷退离逃窜。

    张信这才看向了周小雪:“小雪你没事吧?”

    周小雪心有余悸的勐摇了摇头,而后又有些羞愧的将下巴低垂:“我刚才是看它还在流血,不忍心。”

    可就是这冒失冲动的举止,不但为自己招惹来杀生之祸,也使身边的两个同伴,身处险境。

    “知道错就好!有同情心是不错,可在行事之前,也需细加思量才是。有了今日之事,想必下次小雪你出手前,必会三思而后行。”

    张信已将那独霸刀收入了刀鞘,轻声笑着:“不过结果还好,你这也算是误打误撞,这小家伙的伤势再拖延下去,估计就要损及根基了。”

    说完这句,张信又有些忧心的看身边的那头小犀牛,只见后者,明显已精力不济,距离昏睡不远了。这正是大量的失血,元气亏虚所致。

    周小雪也忙走上前去,继续以自己的小回春术,为它疗治伤势。

    小回春术的作用,在所有治疗灵术中,是最小的一种,只能治愈一些轻伤与中等规模的伤势。可奈何雷角魔犀本身的自愈能力,本就极其强大,而周小雪本身在医术上,也有着一定的造诣。当周小雪将那它的血口止住之后,这小家伙的伤势,就在以极快的速度回复着。

    特别是那关节处。周小雪仔细助其挑出那些破碎的骨骼碎片,又为之梳理那血脉经络。

    然后不到半个时辰,小雷犀就已能勉强站起。只是行走的时候,还是摇摇摆摆,非常吃力,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而张信这时,才又对若儿说道:“你再跟它说,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即便不愿,也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那头镰鼬,已经把它盯上,不会放过它的。”

    随着叶若将它的话,以兽吼的声音传达。这次那小雷犀,却仍是一阵犹豫,它先看了看张信,又有些不舍的望着一旁那尊小山般的兽尸,随后就也几声咆哮。

    “它说它很想跟你走耶!这几天很孤单,很难受,也很害怕。”

    叶若代小雷犀翻译着:“可它还是舍不得它母亲耶。”

    张信摇了摇头,然后就令他那尊金灵力士,全力挖掘地面,他自己也随后参与,用风灵斩不断的往地面之下斩切。

    旁边的三个少女,此时也看出了张信的用意,都纷纷出手,以各自的方式协助张信。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就有一个深达十丈的巨大深坑,出现在几人的眼前。而随后张信与墨婷的两尊力士,合力将那头巨大的魔犀尸体,推入到土层。

    小魔犀并未阻止,只是在旁静静看着,两只铜铃大小的眼眸里,都有豆大的泪水滴落。

    张信将这巨大的土坟完成后,也再未让若儿询问那头小魔犀。直接就让他那尊金灵力士,将小魔犀的身躯一把扛起,而后在轰隆隆的声响中,往那山灵居的方向行去。

    就在他们四人离去之后不久,一个紫衣少女,就在小山似的土坟一侧现身,用欣赏欣慰的眼神,看着远去的一男三女,四个少年。

    而紧随其后,则是王纯与李光海。后者一如既往的木着脸,语气如冰:“我听人说,你已经两日没去过擢贤司?”

    “那你消息,可真灵通,”

    原空碧神情浑不在意,语气则轻描淡写:“李光海你是有什么不满么?可我记得,你现在不是戒律堂的人了吧,反倒是本座的下属。”

    李光海一声轻哼,眉眼间微现不悦。旁边的王纯,则是一声苦笑:“职下听闻如今擢贤司内,已经积累了数十桩事务。那边许多人都在叫苦连天,急求神座出面处置。如今我藏灵山上下也有许多人议论,对原神座的行事,略有非议。”

    “是么?可我感觉我还蛮称职的,如今擢贤司内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在这里么?”

    原空碧依旧漫不经心,随后她更将一方大印,随手抛给了李光海:“那些许小事,不值一提。李光海你要看不惯的话,那就自己来吧。持我之印,擢贤司内所有一应事务,都可由你全权代理。”

    李光海面色更青,目光如刀的盯视着原空碧的背影。可他在一阵犹豫之后,却还是将这方大印,收入到了袖内。

    王纯见状,不禁摇头,心想原空碧这手段可真不俗。这是看穿了李光海的性格,不可能坐视如今擢贤司的乱局不理。且以李光海的能力,也足以处置擢贤司的一应事物。

    只这一方擢贤司主的大印,就骗得了苦力一枚。

    不过王纯亦乐见其成,这对他自身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此时在许多人看来,他王纯已是投靠了神海峰,与这位原法座的关系,早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擢贤司内的事务一团乱麻,他身为原空碧的所谓‘亲信’,也同样需承受巨大的压力。

    而此时原空碧的注意力,又转回了张信的身上,眸中发光:“刚才你们可看到了?张信他的御刀术?”

    提及此事,李光海的面色,亦微显异色:“很不错!才刚开始修习,就能维持第三战境发在意先,与那头镰鼬正面搏杀。可见他在御刀术上的天赋,的确不凡。”

    可其实他更欣赏的,是那三个女孩在地窟之下的突围。尽管她们之前尝试猎杀的经过,让人忍不住发笑。可之后三女的战斗过程,却是让人惊艳,近乎于完美。可见这三个女孩,都有着巨大的潜力。

    而王纯关注的,则是张信的灵能天赋:“不知神师刚才可曾注意?此子的灵刀,竟能与那镰鼬王兽正面对抗?”

    “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原空碧的唇角微勾:“那应不是金灵体,是他的灵能属性,已经有了变化。具体如何,之后的三次灵测,就可知究竟了。”

    闻得此言,王纯顿时释然,他知原空碧的灵视术,已经到了三十级之上,经数次质变,所见之事自然与他不同。

    此时原空碧又若有所思的说着:“我记得他在武试之后兑换的功法,并未包含御刀术吧?”

    “确实如此!我记得是大风诀,金风玉露**,狂风烈斩与万象通明录,”

    王纯答话之时,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原空碧用期待的语气说着:“那就让人追加三次灵测的奖励,灵测前二十人,可以任选一门驭兵之法作为奖励。”

    闻得此言,李光海亦不禁唇角微抽,王纯则更是头皮发麻,感觉他眼前这位,真不是一般的任性。

    不过这件事,倒也勉强在擢贤司的职权之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