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3 重逢
    我们走进去,牛仔重新拉下卷帘门,然后插上了锁头。这是一家五金店,四面都是水泥墙壁,连窗户都没有,罗列的货架之间是只容两人并肩的过道。看起来除了正门没有任何进出的地方,重新闭锁的空间让我产生一些不安感,不由得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上锁的卷帘门。

    钥匙圈套在牛仔的食指上旋转。

    通过魔纹进行情报鉴定,牛仔名叫渥根,年龄三十一岁,d级评价,没有看到其左手有魔纹。

    “跟我来。”他说,于是走到前方带路。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跟他穿过货架,来到店后的柜台边。搁置在墙架上的电视机正在放综艺节目,看似当值人员的女性一边打毛线,一边看得津津有味。她应该是本国人,大约三十几岁,有点像是家庭主妇。

    “肖,客人来了。”牛仔对她喊了一声。

    女人将目光移向我们,在咲夜的脸上停顿了一下,随后朝牛仔点点头,伸手在电话上按了一下。

    “进去吧,都在等你们。”她用十分标准的本国语说道。

    牛仔显然能听懂。他走到柜台边,将地板掀起来,露出一条密道。通过铁梯走下去,最下方又是一扇门。门敞开着,里面的空间相当宽敞,布置成客厅的模样,装饰典雅而豪华。

    虽然是地下室,可是却不觉得气闷,温度也控制在清爽的范围,不知道是否在起作用的换气扇在墙角呜呜旋转。

    一侧墙壁上竟然有壁炉,只是此时并没有燃起。牛仔把我们带进来后,说了一声“在这里等着”,便走入距离壁炉不远的另一扇门中。

    靠近壁炉处有一个茶几,除了壁炉的方向,其它三个方向都摆放着无论外观还是做工都显得昂贵的沙发。背向我们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性。从背影看上去十分年轻,而且不知为什么有些眼熟。

    空气中流淌的古典乐渐渐熄落,那名女性站起来,将脸转向我们。

    这一刻,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我心中的惊讶。

    那的确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我和她相处了近两年之久。

    正是一度失踪了的班长八景。

    虽然传闻说她已经休学搬家,但我一直以为她受到了山羊工会胁迫,没想到她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的气色很好,脸上的表情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半分吃惊的样子,反倒有一丝了然,似乎在说“果然是你”一般。

    “好久不见,高川同学。”她如同主人般打着招呼。

    “八景……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别一脸吃惊的表情,我印象中的高川同学可是相当冷酷的。”八景无动于衷地说,目光落在咲夜身上,“我的故事很简单,不过咲夜同学的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先把咲夜同学放下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聊聊。八景如此说着,让我将昏迷不醒的咲夜放在沙发上。我和富江也在沙发的一侧坐下来。八景给我们倒了红茶,夸克立刻从我的肩膀上蹦下来,轻啄杯中的茶水。

    “乌鸦?”八景好奇地注视着鸟儿。

    “叫做夸克。”

    “原来如此。”

    我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八景,不过在开口前,牛仔搀扶着一个老妇人从门后走了出来。老妇人是个表征明显的黑人,大约六十多岁,头发又卷又短,身体富态,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令人亲近。八景和牛仔一样,很尊重这名老妇人,看到她走出来,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立刻了解,这名老妇人才是这个地方的主事者。

    受到气氛的感染,我也不由得站起来,只有富江仍旧翘着二郎腿,用饶有兴味的目光打量对方。

    相互打量半晌,我首先以后辈的恭敬自我介绍:

    “我叫高川,就是和你们联系的‘夸克’。”

    “很高兴见到你。”老妇人笑着点点头,缓缓在沙发上坐下,也示意其他人都坐下来。八景坐在老妇人左手边,看起来关系很亲密,另一侧的牛仔则显得有些玩世不恭。

    “这位就是网络球的‘先知’大人。”八景为我们介绍道。

    “错了错了。”老妇人对八景摇摇头,转向我们说:“我并不是什么先知,只是一个灵媒而已,你们可以叫‘梅恩’。”

    “灵媒?”富江插口说。

    “是的,女孩。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她的态度看上去不像作伪,我自然从善如流。

    “好的,梅恩女士。”我为她一一介绍了富江和夸克,又将视线落在牛仔身上。

    “我叫渥根,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魔纹使者。”

    我在众人到齐的时候就用魔纹侦察了相关的情报。令人遗憾的是,这里就我和富江是魔纹使者,八景和那位老妇人甚至连d级都没达到,若忽略自我介绍中的“灵媒”,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然而牛仔对魔纹使者的相关事情似乎很了解,这才让我稍微对咲夜的事情增加了几分信心。

    从他们的态度和架势来看,网络球似乎是个规模和山羊工会相差仿佛的组织。

    “听说灵媒可以沟通灵魂,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富江一副审视的目光直盯着老妇人梅恩女士,“你真的能听到死人的声音吗?”

    “很抱歉,我的能力和你所说的不太一样。”

    “也就是说骗人的?”富江说:“我见过许多灵媒大师,可惜的是,他们都是卖弄心理学的骗子。我一眼就能看穿他们,因为我拥有心理学的才能。事先声明一点,我从来不相信灵媒的存在。”

    富江说,她拥有心理学的才能。这是不是同样表示,心理学才能就是她于d级表现出来的才能呢?我想起日记中的记载,富江第一次刚进入末日幻境的时候,就拥有d级的评价。

    心理学本身就是根据既定的行为来推导心理活动,并预测被此种心理主导的行动。

    可以想象,心理学的才能发挥到极致,大概会产生接近读心术的效果吧。

    无论对于生活还是战斗来说,都是相当恐怖的一种才能。

    富江的口吻咄咄逼人,然而梅恩女士却不为所动,仍旧表现出稳重和蔼的态度。

    “正如你所说,女孩,在五年前,灵媒的确都是骗子。”

    “我需要一个解释。”富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先不论梅恩女士的灵媒身份是真是假,至少从她的说法中能够判断出,五年前发生了某些事情,也许那正是我和富江所经历过的一切的开端。

    “我当然会说明,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先问一个问题。”梅恩女士用慎重的语气说:“你们相信神和恶魔的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