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1 偶然的积数(修改)
    “似乎是厉害的玩意?”

    “相当厉害,和我们的限界兵器不是一个等级。”

    富江好奇地拿过去,翻来覆去地摆弄着,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她问我这个武器怎么使用,我研究了好一会也是一筹莫展。刀身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呈现出科幻系的风格,通体的暗纹如同电路板一般。

    “的确是末日幻境的东西。”富江肯定地说:“在我们回归的地方见过这种纹路,应该是统治局的产物。”

    统治局,这是时隔多日后,再次听到的名词。

    那是个怎样的组织,我和富江都无法回答出来。唯一的印象是捕捉了c级魔物曼德拉的巨大纺锤装置,以及战斗力惊人的死体兵,我们差点就死在那里。

    在刀柄的部位,正好是握住时食指的地方,有两个可以按下的键钮,一个是红色,一个是蓝色,可是当我尝试着按下去时,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兵器似乎在离开原主人之后就变成了死物。

    并非损坏的缘故,也应该不是没有能量,如果说我们和它的原主人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在魔纹数量和能力评价上的差别。也许这把武器被上锁了权限,并非每个人都能使用。

    “不能使用的武器和废铜烂铁没什么区别。”富江哼了一声,不过看不出什么失望,她并不是执着武器的类型。

    多想无益,吃完早餐,我们开始清点手头的物资。富江是通缉犯,而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伴随房子一起付之一炬,也无法去警察局和银行补办,可想而知,今后的生活和战斗将无法从正常途径获得补给。

    灰石只剩下五颗,手枪已经没有子弹,能够使用的限界兵器只剩下匕首和斧头。换洗的衣物充足,现金有万元左右,暂时可以确保生活所需。如果被通缉,那么稍加变装应该也能在短时间内保障安全。

    “今晚要和一些人见面。”

    “谁?”富江有些惊讶。

    “还记得神父席森吗?他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我就咲夜的事情寻求帮助,昨天得到答复,已经约好时间地点详谈。对方的称呼是‘网络球’。”

    “昨天?是不是有些巧?”

    “没错。”

    “席森介绍的?”

    “他说紧要关头可以联系。”

    “似乎不是什么好选择。”

    “至少是一个机会。”

    富江耸了耸肩膀。

    “好吧,谈不拢要开战吗?”

    “别这么悲观。”我擦拭着匕首,说:“如果不是巧合,那就代表他们在关注我们。既然他们做出回复,就代表我们有可以谈谈的资本。”

    “所以,还是得随时准备开战吧?”

    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将匕首掷到墙上。

    富江嘿了一声。

    “昨晚追杀我们的那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我问道:“你好像和他们很熟悉?”

    “不熟悉。”富江断然说。

    迎向我不解的目光,富江对我做出解释。

    “以前的确从来没见过他们,不过我以前所呆的地方的确会用代号称呼病人。”

    “病人?”

    “没错,精神病院的病人。”富江指着自己,“我的编号是999,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个编号有什么意义。”

    “那两人也是和你同一个病院的病人?”

    “不,从来没见过,我所呆的病院里只有不到一百个病人,肯定没有他们俩。”

    “会不会是转院了?或者是其它姐妹病院的病人,通过某些途径知道了你的事情?”

    “不清楚。实际上当时我挺惊讶,现在想一想,我对自己呆的那家精神病院也不是很了解。从来没有看到过除了现有病人之外的其他人的履历,从名字上也根本看不出是否是连锁病院。”

    不正常,无论怎么想都十分奇怪。我的脑子里浮现诸多藕断丝连的拼图,它们代表着非日常的片段,将之拼合后就会发现,在这个城市里,除了我和富江身边,其它的地方并没有看上去不正常的地方。

    一切都是从那只奇怪的“六眼地狱犬”图案开始的,可是并非每个地方都会出现那个东西。只有我和富江的身边,只有我的学校和富江的精神病院,就像两个特异点,宛如黑洞般不断将正常的世界拉扯进体内,不断扩大自己的体积。

    强大的追杀者和富江有关系。

    白井和追杀者有关系。

    山羊工会和白井有关系。

    那么是否可以断言山羊工会和富江他们所在的精神病院是否有关系?

    更奇妙的地方在于,我可以排除于这些关系之外,但又像是这些连锁的核心。

    既然在富江之前存在追杀者,如果富江他们的病人编号有额外的意义,那么是否代表富江进入末日幻境并非偶然?

    而我的进入是否又是必然?

    不,不对。富江的进入才是必然,而我才是偶然。然而我的偶然,却取决于学校旧厕所成为特异点的偶然。

    首先,从所有涉及到厕所怪谈的已知关系者,包括山羊工会的行动以及行动时间来判断,学校的旧厕所并非是他们有意而为之。

    意外的变数导致山羊工会的异动,先不论山羊工会究竟是如何知道学校特异点的存在,他们为了回收来自末日幻境的资源,直接酿成了咲夜、森野和白井的悲剧。

    然而,既然学校特异点并不在他们的计划当中,那么他们就无法确定进入幻境的被选者人数,结果我的存在成为不和谐的音符。

    如果富江在那天进入末日幻境是必然,那么,若非我的偶然出现,她理应成为魔纹使者。然而因为我的存在,富江并没有取得魔纹使者的资格,回归现实后从病院出走。

    若存在的幕后者,那么他们的计划从我进入学校的旧厕所开始就发生偏向。

    他们播下的种子,因为一颗意外存在的一株野草而欠收。他们所做的一切,除了进行例行的收割之外,还试图将一切拉回正规。

    为此这个城市响起不和谐的音符。

    被卷入战斗的人,都会作为嫌疑人进行筛选。

    通过对富江、白井和两名编号病人的观察,我的存在应该已经被山羊工会确定。

    在这之前,以本市据点所拥有的实力估算,他们算是损失惨重。

    召唤出来的恶魔被咲夜窃取,咲夜本人也不在他们手中。

    富江出走,拥有重要才能的森野死亡,白井在进行损种实验后不知寿命还剩下多少。

    被杀人鬼高川闯进老窝,还被我和富江杀死了大量的战斗成员。

    作为杀手锏的两名编号病人折损了一位,强力的限界兵器被夺走。

    这一切都必须在可能的范围内弥补。

    “阿川?”

    “富江,真是不妙了。”

    “不妙?”富江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可是你为什么在笑呢?阿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