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三四章 狂杀云踪
    待谢灵儿与墨婷周小雪三女赶至的时候,正是张信与那头镰鼬王鏖战正酣之时。

    三人就只见那一团团白光覆盖四十余丈,刀芒镰锋在半空中纵横交错。仅仅只是余劲,就在地面划出了一道道深刻的沟壑。

    那附近已无活着的灵兽,倒是地面上躺了足足二十余具兽尸,也不知是因被那两团刃影波及身死,还是别有其他什么缘故,总之身躯都是残破不堪,被切割成了无数的血肉碎片,血水飞扬。

    便是远处那头已经开始腐烂了的雷犀尸体,也被他们交手的气劲波及,躯体毁损了小半。

    附近唯一还算完好无缺的,就只有那头小雷犀了。

    这小家伙其实亦浑身伤痕累累,背部的几个伤处,都深可见骨,尤其是两条后足的关节处,同样血肉模煳。也正是这足部的二处伤口,使得它完全无法动弹,只得匍匐于地,极力喘息。

    不过这小雷犀的石肤术与铜甲术,依旧强悍无比。又有张信召唤出的金灵力士,全力护持遮挡。故而它虽身躯庞大,又身处在这场刀刃风暴的核心处,可依旧能安然存身。

    “是那头镰鼬!”

    当墨婷辨认出那两道刃光一侧的灰褐色身影,顿时瞳孔一缩,眼现警惕之色。

    她身后的谢灵儿与周小雪小女,也都在这刻,纷纷提升了戒备。

    她们眼前的那头镰鼬王兽,可能不是这千页峡内所有三阶王兽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可却必定是最为难缠的。只论速度,这头鼬王必能入前五。

    不过当三人定目看了片刻之后,倒是放下了对张信的担忧,

    “应该没事的,看信哥哥的模样,明显是从容不迫。”

    谢灵儿的眸子里,闪闪生辉:“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人用御刀术御敌。信哥哥的刀术,可真是厉害。”

    墨婷闻言,则不以为然的微一摇头。心想这哪里厉害了?那完全就是在乱砍好不?根本就毫无章法!

    她隐隐可见得张信御刀,有之前刀术变化多端,挥洒自如的影子,可问题是张师兄他,根本无法自如掌控这口灵兵,招式已完全走形。有时候还歪歪斜斜,让人不忍目睹。

    而这场交锋,之所以能维持平局,只是因张师兄的战境,明显高过对方半筹。

    也幸在那头镰鼬兽王的一双钩镰,也同样是乱斩一气,只是凭着它的战斗本能出手,强胜过张信一些而已。

    再就是灵术与法器上的克制,双方的灵术威力相仿。可此时张信身上一推的法器,由此掌握的灵术种类,强过那镰鼬兽王太多。

    可墨婷虽是看穿了这一人一兽的真正水准,却也同样感觉心惊。

    她万没想到,张信御刀之时,也能维持在第三战境发在意先的状态。

    之前张信使用诸般灵术时,战境未曾跌落也就罢了,可如今使用这明显未经过系统练习的御刀术,居然也仍能维持自身战境不坠!这就真使人吃惊,让她佩服有加。

    这说明张师兄的战境造诣,极其稳固,所以能兼顾其他,并不只局限于体术一道。

    再之后,就是那独霸刀的强韧!

    镰鼬一类,都天生掌控有风金二系灵术,而镰鼬兽王则在这基础上,更登峰造极。

    此时明显可看出那头王兽的一双钩镰,加持有至少十级的锋锐术与钢化术,且那镰锋本身,也犀利强韧到无以复加,至少有十二级的金灵属性。一般的灵兵,只怕是触之即碎。即便是谢灵儿手中的那口三级灵兵含光剑,只怕也难御其锋芒。

    可当那独霸刀与之硬撼数百余击之后,却依旧是分毫无损!

    这使墨婷的眸中,眼现疑惑之色。心想张师兄除了风灵体之外,莫非还身具着金灵体?又或者是师兄他的灵能属性,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谢灵儿的思绪,则远比墨婷简单。她并未想太多,只是心内对张信的崇拜之意,更升一层。

    她也不是看不出来,张信就是凭着他那超人一等的反应能力,一通乱砍。可谢灵儿却更知,此时如是自己面对那镰鼬王兽,只怕三个回合内,自己就得丧命在那镰鼬王的手中。

    这一人一兽间的交锋,已超越了她们现在的层次,也完全没有她们插手的余地。

    仅仅顷刻,那边又是百余次斩击过去,那两道光影,依旧是不胜不败之局,僵持在了半空。张信脚踏狂风,不断的在地面挪移闪避,以规避那满地的荆棘木藤。而他那赤雷手套中,凝聚的一道电光,则始终都是引而不发。

    墨婷微微挑眉,看出张信之所以如此,正是因那三级镰鼬王的速度,实在过于迅疾。哪怕是以张信的四级战境,也难将之击中。这道雷击术,只能作为威慑,使后者有所顾忌。

    其实若再加上那尊金灵力士,张信要胜这三级镰鼬王,应该是很容易的。可如此一来,那头小魔犀就很可能有丧命之险。

    而随即墨婷,又望着张信的脚步,若有所思。

    她感觉张信的身法,明明可以更流畅,更迅速的,可在一些时候,总出现莫名的僵滞,给人以一种有可乘之机的感觉。

    她先是不明所以,可随后就想到,这只怕是张信故意如此,勾引那头镰鼬王不断使用灵术。

    “信哥哥是在与它拼消耗么?”

    谢灵儿也看了出来,神色顿时更加的轻松,唇角微溢笑意:“信哥哥可真狡猾,我看那头镰鼬王,好像也没剩多少灵能了。”

    似镰鼬王这样的王兽,灵能量往往超越普通的灵兽与灵师一大捷。可似它这样不断的使用灵术,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最多两刻之内,就可分出胜负!”

    墨婷也颔首赞同,不过她话音方落,就神色微怔,看向了身侧。只见旁边周小雪,正双手持印,一身灵能激荡澎拜。

    而在百余丈外,那头小魔犀身上的伤势,正在迅速恢复。

    可见得此景,墨婷却不喜反惊:“雪儿不要!”

    只是她话落之刻,那头镰鼬王就一声怒啸,飞空直扑而至。那黑色身影似如光电,在虚空中带起了一片残影,一双钩镰,无情的向周小雪斩来。

    墨婷早有预感,她的十级冰傀儡,第一时间就拦在了周小雪的面前,然后挥拳截击。可那灰褐身影,只将身前那白光一横,就将这头冰傀儡的一条手臂卸下。谢灵儿亦反应极速,含光剑瞬时飞空而起,抵挡那疾冲而来的白光,却在接触的瞬间,就被那巨力撞飞。

    周小雪则完全无法反应,手足冰凉,面色惨白。

    可就在三女都开始绝望的时候,却听张信哈哈大笑:“狂杀云踪并雨迹!小小畜牲,竟敢忽视我狂刀?岂非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