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三三章 魔犀遇险
    “竟然是这样?”

    张信听闻之后,不禁再一凝眉。他现在消息闭塞,不但对日月玄宗上层的动向全无所知,便是如今他所在这座藏灵山上院的局面,也同样是不知就里。

    这提升入门试难度的事,竟是由司马信德主动提出?这位到底有何目的?

    理由倒是冠冕堂皇,让人无法反驳,可张信却总觉有些不对劲。

    即便是抱着磨砺弟子,挑选出真正精英的目的。可这地窟下的邪兽,也实在强的太过夸张。

    且这个人本身,就有些问题

    就在张信深思之际,谢灵儿与墨婷二人,又开始检讨起了这一战的得失。

    “看来有时候太过谨慎,也不是好事。该谨慎的时候,确实要谨慎小心,可有时候速度快起来,也是有好处的”

    “确实如此!再有我之前用的磷光粉,似乎用的太多了。这些邪兽对光源的敏感,超出想象。”

    “之前使用风灵斩的时候,我太着急。冰壁被打破的时候,我就该想到那是爆血魔狼的。”

    “还有小雪,下次也需注意。我之前就在猜,到底是何处露了破绽。思来想去,还是小雪的灵感最有可能。”

    “这怎么可能?不都说邪兽的灵能极其低微,只擅长于肉身搏杀么?只有王兽,才会一些浅薄的术法。他们的感应能力,应该也很低微才是。”

    “是洞窟里的邪灵草与荧光草!”

    周小雪主动开口:“我也仔细想过了,邪兽确实没法辨识我的灵感,可它们却可通过邪灵草与荧光草察觉。”

    谢灵儿与墨婷讨论起此战功过,气氛却是出人意料的和谐。只有周小雪,面色潮红。要说这一次前后失误最多的,自然是她周小雪。不过前二者对她,却绝无任何责怪之意。

    相较于以前,这女孩实在进步了太多。今日这一战中的表现,不但不是累赘,甚至可称是让人惊艳。

    张信也偶尔插言,为她们指点迷津。不过当议论到尾声时,几人间气氛又渐渐古怪。

    谢灵儿开始不发一语,心想好奇怪,她什么时候与墨婷这么要好了?以前出猎,她是被迫于墨婷合作。可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不排斥不亲近的态度。可今日不知不觉,就与墨婷说了这么多话。

    墨婷也有察觉,却笑吟吟的毫无异色。

    张信则是莞尔,正在思索着如何化解这尴尬,就见叶若将一副图影,投射在他的视界之内。

    “主人,那只小犀牛,好像遇到危险了喵!”

    张信仔细注目,果见那只小魔犀,又再一次与那几头风焰狮开始了搏杀。

    再看叶若显示的地图,只见在这周围,赫然有近七十的红点正聚集在附近。

    而随后他的视线,就又注目那小魔犀的前角。发现那角的根部,赫然已经出现四条金色纹路,却隐隐约约,仍未清晰。

    这使张信颇觉诧异,居然是四道金纹!这头小魔犀的资质,简直是好到超出他的意料。这金纹再添一道,那就是超越过王兽血脉,进入皇血一级。

    此时此刻,只怕已不止是普通的灵兽在觊觎。那附近的几头王兽,多半也会动心。

    心知已再耽误不得,张信直接起身。

    “我要到那边河畔去一趟!你们可以先回山灵居,也可以跟过来。不过一路千万小心,那边的灵兽数量有些多,”

    说完之后,张信就一个闪身,往北面方向疾奔。甚至都顾不得他身后的那尊金灵力士,而十级的风行术,则使他的身影似如风驰电掣。

    后方三女不由对视了一眼,随后都现出了强烈的好奇之意。说到河畔,那就只可能是与那头小魔犀有关了。

    “该不会是那头小犀牛,出了什么事情吧?我刚才隐约听到那边,好像有些响声。”

    谢灵儿也有些为那头小魔犀担忧:“信哥哥他应该是听到了什么?说来这几天信哥哥闭关以后,我们都没出来过。也不知那边怎样了?”

    墨婷闻言,却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谢灵儿。忖道刚才有声音么?她怎么没听见?还是说此女的听觉,已远远超过了自己?

    可墨婷随即就略过此节,以手按剑,看着张信离去的方向:“既然好奇,那就过去看看!不过既然师兄说要小心,那就多半是有凶险,绝不可大意。”

    她也想看看,张信到底能否将那头雷角魔犀收服。

    时隔数日,那头小魔犀,想必也该进阶王兽了。

    几人所在之处,距离那处河畔,足有三十五里,张信却只用了半刻钟的时间,就有赶至。

    当他望见小魔犀身影之时,情形已经很不妙了。此时已不止是那七头风焰狮在围攻,还有近二十只邪兽参与其中,小魔犀也开始支撑不住,不但浑身上下多出数十处血肉模煳的伤口,那两层由金属与石层聚集而成的厚实甲胄,也生出了无数的裂纹。

    在它的后臀部,则多出好几处烧焦的痕迹,这都是被风焰狮不断以火系灵术轰击的战果。

    张信的眼微微一凝,随后就毫不犹豫的现身出手,一道十级的风灵斩,瞬时撕开了虚空,直往那激战之地轰击过去。只弹指间就掠过了百丈距离,将四只形状狰狞的勐兽,一分为二!

    而张信的身影,也紧随在那风刃之后抵达。此时他又信手一挥,使身后的‘独霸刀’飞空而起,与一团暗褐色的光华交缠在了一处。二者激烈的交锋,溅射出无数的火花与声响,铿锵之声似如雨打芭蕉,连绵不绝。

    明显可看出张信的御刀之法略略逊色,且异常的生疏。可却每一刀都势大力沉,似具千钧之力。而张信的第三战境发在意先与灵体战境,也弥补了他在刀法上的不******手近三十个唿吸,双方间的激斗才终于告一段落。随着‘锵’的一声重鸣,张信的‘独霸刀’被震飞到了二十丈。可那灰褐色的身影,也被迫放弃了袭杀猎物的企图,同样抛飞而起。

    张信以目细望,发现对面的身影,正是那头镰鼬兽王。这镰鼬身躯就好似一头大号的鼬鼠,可身影却迅捷如雷,双臂上并无前爪,只有两道无比锋锐的钩镰。

    此时这头镰鼬王,似因张信的阻截而恼火异常,正冲着他狰狞咆哮。整整三道金色的光刃,由其身前斩击下来。更有无数的木藤,从下方拔地而出,试图捆住张信的双足。

    张信毫不在意,从容闪躲。金系灵术莫不声势刚勐,可这一系术法,之所以被人轻视,正是因它们的速度太慢。

    至于那些木藤,又怎能困束住风的足步?对面真正使他忌惮的,还是它那更胜于邪兽的近战之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