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二六章 时空气泡
    “诶诶诶?这个就是主人说的神血石?”

    叶若大吃一惊,眼里放光:“主人你等等,你让我再扫描一下嘛!”

    张信却没理会,他极其熟练的配置了三瓶药液,随后就将那三枚金系神血石投入其中。

    接着他又将那一个巴掌大的袋子取了出来,往内丢入一大堆的丹药与符。

    可奇怪的是,这巴掌大的袋子,却没有半点膨胀,

    于是叶若又吃了一惊:“这又有什么?你们灵师,居然还能制造出时空气泡?”

    “这是小干坤袋,用来储存东西的。”

    张信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若:“我倒也好奇,你会为此物,说出什么道理出来?时空气泡,又是什么东西?”

    “时空气泡,涉及到质能场时空理论。当一物质系统与外界不发生任何形式的质能场交换的时候,这一系统内的时间节律是停止的。时间气泡在空间存在上,即不发射光线,也不吸收和反射光线,也不与外发生任何的接触。这一特殊的时空结构系统,就好像水中浮动的气泡。气泡膜将泡内气体与水完全隔离,形成一个独立的封闭空间。”

    叶若想都未想,就详细为张信解释:“这也是曲速航行的原理之一,所谓的曲速航行,就是以曲速引擎制造出大量的强力磁场,从而衍生出引力场,以高速推动宇宙飞船。再如果磁场与引力场足够强大的话,还可以制造时空气泡。宇宙飞船可以进入一个比我们所在的时空更高的二度次空间,以超光速航行,直到飞船周围磁场消失。不过我们要制造时空气泡的话,很麻烦的。可主人的这个小干坤袋里面,直接就有着一个时空气泡了喵!这到底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原来如此!”

    张信想了想,发现自己无言反驳,于是又神色默默的去收拢各种样的东西。

    正如叶若之言,那什么‘时空气泡’,的确有着隔绝一切的特征。除非是他从里面拿取东西的时候,谁都无法辨识出,这个小布袋,就是天穹大陆总量不过三千的时空至宝!

    此外若儿也太高看他们灵师了,这小干坤袋可不是他们灵师能制造出来的,即便强大如圣灵,也都力有未逮,

    能够生出这种时空气泡的,是以一种名为‘虚空石’的黑色玉石。而灵师只是通过符阵,激发出这些虚空石的力量而已。

    还有他准备使用的所谓传送阵,情形也大概与叶若所言相仿。那同样是利用虚空石的力量,将自身包裹在一个与外隔绝的虚空泡,可以穿越大山,也可通达地底,一切物质都不能成为阻碍。

    他们认为这是虚空挪移,可叶若却说这是曲速航行。

    将所有近日能够用得上的东西,都尽数收入袋中。随后张信,又注目看向角落处的一个木盒。

    张信目光复杂的将之打开,里面赫然有一封信,以及数枚晶石。

    叶若依旧惯例的询问:“主人?这又是什么?”

    “是我留下的证据。”

    张信语气平静的解释:“我那好友回归之后,一旦知我不测身死,就会将这些东西上缴宗门,指认叛逆。”

    可他说完之后,却又蓦然一掌拍下,将这木盒完全粉碎,

    叶若不禁吃了一惊:“那你为何毁了它?”

    “没用了,三年之前,我多半是被人误导,疑错了人。”

    张信摇着头,面现无奈之色:“且如我所料不错,那位东行好友,多半也已遭不测,没可能再返回日月玄宗了。”

    “是这样么?”

    叶若想了想,随后一脸的纠结:“要不是确证了主人你的基因,确实是我的主人不错,我都要怀疑主人,真的是另一个人了哦喵!对了,主人如果真的是那上官玄昊,为何不直接上告?只要你在那些圣灵法座面前把三年前的事情揭穿,不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张信不答话,只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叶若。许久之后才自嘲一笑:“我现在的身份,还有谁会相信?即便有人信,我也不敢主动跳出来,且当年的事情,可没那么简单。那绝非是他一人之力,能够办得到的,门中必定有人在助他。”

    说到此处时,张信的目里,却是燃着火焰:“我猜那十大天柱中,至少有着三人与邪魔有染。此外那些圣灵上师中,也有十数人形迹颇为可疑。整个宗门上下,几乎无一人可信。”

    “怎么会这样?”

    叶若有些为张信着急:“我记得主人说,日月玄宗现在总共才一百几十个圣灵上师。有十数人可疑的话,那你们门派不就危险了?”

    “确实危如累卵,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很可能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有问题。”

    “那主人你就不去调查么?该不会那三个与邪魔勾结的天柱,你也不能确定是谁?”

    “查什么查?即便查清楚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又能拿他们怎样?更可能是我什么都没查到,却送掉了自己的卿卿性命。”

    此时张信,正手托着一块淡银色的金属块,往正殿方向行去,目中满含着冷笑与仇恨,语气亦阴冷如刀:“待我上官玄昊再次证就三阶神师,成为天柱之日,那些人自然会一一跳出来,在我的刀前受死!”

    说完这句时,张信已来到了靠左侧的那座火炉前,直接将他手中的东西,丢入那炉内。随后又信手招引狂风,风力将这殿内数十件材料卷动了过来,也被张信全数丢到了里面。

    而再当张信将那火门打开,顿时有一团炽白色的火焰腾出,冲击炉底。

    “主人这是打算炼器?”

    “不是,是炼我的本命灵兵。”

    张信微一扬眉:“本命灵兵是灵师以元神精血祭炼的兵器,因与自身灵能完全契合之故,威力异常强大。可正因心血相系之故,所以灵师绝不会轻易修持本命灵兵,只是遇到极其坚固,绝不会折损的材料,才会考虑。就比如我现在炉内正炼制的一柄,其主料‘元始玄金’,就是最难损毁的一种材质。哪怕是圣灵一级的人物,也难撼动。”

    而随即张信,又语声微顿:“本命灵兵以心血元神祭养,越早开始祭炼,它们威力的也就越强大。不过我现在,最看重的还是这本命灵兵的另一能力外灵体!”

    “外灵体?”

    叶若的眼珠转了转:“听起来,是与主人的后天灵体有关系?”

    “是有关系!”

    张信微微笑着:“很多人搞不明白,我上官玄昊在没有灵体的情形下,为何能在三阶神师境界,就将风灵斩,上推到五十七层。可其实真相,就在于火炉里正炼制的两件东西。”

    他一边说着,一边持印,使那火焰更勐列的燃烧。

    张信眼前之炉,乃是此间灵居的主人。为满足他炼器的兴趣,特意炼制之物,布置有繁复而精密的阵法。

    哪怕是他这样的的一阶灵师,也可自如操控那火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