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 富江再临
    面具男死鱼般的身体忽然有了反应。他用双手撑在地上,试图将富江从自己的身上顶开,可是身子翘起来,脑袋仍旧被富江死死踩在地面上。我已经拾起他掉落的高周波放射兵器,我的匕首和富江的斧头,忍着全身的痛楚来到两人身边。

    “左……”我刚想叫她的名字,立刻又停下来,她的气质和神态和之前有着相当显著的差异。

    “是……富江?”

    “晚上好,阿川。”果然是富江。

    自末日幻境分别之后,记忆里已经没有关于她的记忆,不过她的外在表现和日记里描述的一模一样。也许是身体还残留着当时在末日幻境中的触感吧,依稀有一种熟悉和怀念的感觉。

    富江虽然没有刻意说明,但她身上的衣裙已经相当残破,胸口挺起来时,大片的内衣和肌肤便从破口处袒露出来。显然在之前也遭遇了相当强劲的对手,可以想象,拥有同样强大的躯体,可是左江完全不是对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更善于战斗的富江被唤醒。

    即便如此,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解决了敌人。

    “还,还好。”我说着,忍不住咳了几声,满嘴的血沫溅到掩嘴的手掌上。似乎有点逞强了,不过这个时候就算再糟糕也得撑下去。

    首先要彻底杀死这个家伙。

    他的左手腕处的确有魔纹,而且是三颗菱形。果然是第三等级的魔纹使者,可奇怪的是他一直没有展现自己的超能力。他挣扎的模样充满丑态,同时又给人怪异的轻松感,好似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处境。

    他全身包裹的战斗服如同龟壳,让富江无处下手,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富江的钳制。我用左手勉力举起斧头,砍在面具男的脖子上,一种奇怪的感觉沿着手腕传来,明明用尽了全力,可是真正落在他身上的力量却没剩下多少。

    这种程度的攻击无法杀死他。

    “富江,抓紧时间。”我将斧头递过去。

    富江踩着面具男的头颅,如同行刑的刽子手般举起斧头。

    他忽然开口了,声音沙哑,就像是有一团火炭塞在喉咙中。

    “你就是江?传说中的999?”

    “没错。”

    他嘎嘎地笑起来。

    “真令人意外,没想到真的是个强大的美女。第一次见面在这种情形下真是叫人尴尬。”

    显然两人是认识的,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分析从他们的对话中透露出的信息。

    四周已经陆续有行人感觉到战斗暂告一段落后,从建筑中探出头来。

    “富江!”

    “不好意思,有人在催了。”富江对他说,“你的编号是多少?”

    “26。”

    “你好,再见。”

    被称为“26”的男人仿佛听到什么有趣的笑话般大笑起来。富江也带着微笑,狠狠将斧头劈落。

    撞击声。

    不是骨折,也没有血液的飞溅。

    水泥地面被斧头劈出一道深痕。

    可是躺在那里的男人不见了,如此突兀,如同一下子就被抹去痕迹一般。

    几乎是他从眼前消失的一瞬间,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沿着背脊爬上来。背在身后的高周波放射兵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擒住,我只来得及用力抓住手柄,立刻被连刀到人扯了过去。我的身体尚在半空,已经看到面具男握紧的拳头。

    来不及去想他是如何出现在背后的,我可不想生挨这一拳。刚才富江把他揍得半死,显然他也不会在此时给我面子。我发射性摆动腰部,先发制人踢出一脚。拳头和脚板对撞,我的下半身立刻被弹开。

    我死抓高周波放射兵器不放,虽然想要用这个武器给他来一下,可是无论我怎么摆弄都无法启动。

    以刀状物为杠杆,整个身体都被对方抡起来,在空中如旋转木马般急甩。不知道是他力量惊人,还是自己受伤过重的缘故,我几乎抓不住这把武器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行动猛然静止下来,侧过身体用另一只手挡住富江的拳头。两人快速的交手令人眼花缭乱。富江仿佛化身三头六臂,肩膀、手肘和膝盖也尽皆用上,一连串的攻击如同泼水般倾泻到男人身上。对手则只有一只手可用,他也可以摆动身体来闪避攻击,可是想要迈动脚步则相当困难。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骨肉的撞击声好似鞭炮般响成一片。

    我借助之前被甩起的力量,如同玩鞍马般回旋,双脚从后方踹向男人的后脑。

    面具男脑袋向后一仰,十分硬气地和我对撞一下,强大的力量令我的脚板一阵酸麻。可就是这一分神,防御圈立刻被富江突破,先被她的肩头靠在胸口,不由得倒退一步,刚闪过手肘的攻击,又被富江声东击西的额头猛然砸在脸上。

    只是看着也觉得很疼,就算有面具盖住,底下也一定眼泪、鼻血和鼻涕都溅出来了。

    面具男紧接着挨上一记左勾拳,擦过他的下巴,他的身体立刻有些不稳当起来,然后是右勾拳,我看得十分清楚,贴着铁拳的脸颊彻底凹陷下去,脸骨被打碎了。

    我正奇怪富江为何空手,空中立刻划过一道寒光。

    魔术般神奇出现的斧头劈向面具男紧抓高周波放射兵器的手臂。

    就在快被砍中的时候,和我拉扯的力量倏然消失。我踉跄倒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视野里再次失去了面具男的身影。

    富江“啧”了一声,朝身后飞出一脚。宛如演练过无数次般,面具男的身体分毫不差地出现在那里,被正正踹中下腹的要害,立刻发出沙哑的痛嚎,捂住要害弯下身体。

    警笛声从街角响起。

    富江一边旋转身体,一边向后迈出一步,惯性飞旋的斧头发出撕裂空气的呼啸,令人措手不及地砍在面具男的颈脖上。

    面具男的头没有被砍掉,只是整个人如断线风筝飞了出去。

    “还没死!”富江提着斧头追上去,“阿川,跟上来!”

    我转眼就看到防暴警车一辆紧跟一辆地从街角拐出来,喇叭在大声放送“缴械不杀”之类的劝降语,就连唯一能看清楚的司机身旁也架着一杆明显火力强大的枪械。根据车厢的大小判断,至少也有五十多个全身武装的防暴警员。

    我立刻拔腿朝富江离开的方向追去,在她的前方,面具男他跌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便又爬起来。动作像是喝醉的酒鬼,连脖子都折断般歪着,显然意识模糊,可是他的确没有当场死亡。他跑了几步,立刻消失在空气中,随后富江也改变了方向,轻而易举跳上旁边店铺的房顶,就像踩台阶那样,沿着成差不齐的屋子、阳台和电线杆一路冲上一处大楼。

    若在身体完好的时候,我借助绳索也能做到,可是这个时候只能干瞪眼。

    我冲到商店前,身边尽是闲杂人等的窃窃私语声,无论视线转到哪儿都能看到人们朝自己指指点点。他们不敢过来管闲事,可是也似乎也完全不惧此地可能会再次大开杀戒。身后警察追击的声音如同催命。

    我深吸一口气。

    高川,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