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 背影
    “从哪弄来的?”她将袋子里的衣物都翻出来,饶有兴趣地挑挑选选。

    “逃跑的时候在专卖店顺手牵羊的。”

    “呀,都是名牌货啊。这件的牌子都还没去掉呢,1500元?”

    富江就这么抓住一件煽情的红色胸罩,在自己胸前比了比。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她的动作有点恶趣味。

    “小了一点儿。”

    “不会吧,我注意过尺码的。”

    “嘿嘿,进内衣店的时候看花了眼吧?”

    “只是偶然看到的啦。”

    “优等生的金身打破了哟,偷东西。”

    “是抢劫。”我更正她的说法,“而且不能偷东西的是好学生,不是优等生,优等生就得随机应变。”

    这种说法真是狡辩,不过在这种一无所有的关键时刻,我对于顺手打劫的确没有太大的羞愧。

    “如果不是商家偷工减料,就是我的胸部又成长了。”富江煞有介事地说:“毕竟我还在发育中嘛,情有可原。”

    原你个头啊!不怕人叫你奶牛吗?我忍住吐出嘲讽的心情,毕竟那对女性太不礼貌,而且这个尺寸配合她的身体曲线十分合衬。

    “这么大不辛苦吗?”

    “像我这么胸襟宽广的人,当然要大胸部才合适。”富江得意洋洋地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喜欢自己是贫乳啦,只要能大,再辛苦也值得。”

    “是哦,是哦。”我敷衍道。

    来,当作辛苦费,给你摸摸。她这么说。

    真是煞风景,我想当作耳边风,不过心中却有点蠢蠢欲动。她一丝不挂的样子早就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而且和左江同居的日子里,也一起洗澡和睡觉。她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这样的关系并非潜移默化,而是如同刹车失灵般急转直下,到如今我还是对她的另眼相看感到不可思议和有些困扰。

    是因为个性开放的缘故吗?应该不是,因为她有不同的人格,但是我所见到的人格在对待我的方式上并不存在太大的差异。现实中的确存在“青睐”和“一见钟情”这样的词汇,但我却难以想象这种急剧的超展开。

    她对谁都是这样的吗?应该也不是,我虽然认识富江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我觉得她并非那种对任何人都随便的女性。

    如果说,她只是对我如此,那么这种情感究竟从何而来,本质又是什么?

    爱?无所谓?看穿本质?还是一种习惯?

    富江和我在一起时表现出来的大方和开放,并非故作姿态,也并非戏弄。

    她是认真地在对待这份关系,只是我不了解罢了。我是如此认为的。

    因为无法理解,所以对自己该采取怎样的反应感到困惑。我清楚,自己是个在某些方面有些笨拙的人。

    “没错,真是笨拙的男孩,还没从左江那里学到吗?这种时候只要服从就好了。”富江看穿了我的思想般,毫不客气地说。

    然后她拿起我的手按了上去。

    曾经触摸过的,微妙的触感,不是第一次,却仍旧让人脸红耳赤。

    可是,隔着丰满的距离,我却清晰感受到她的心跳,平稳而有力,自己的心跳迅速平复下来,安宁和平静随着涌动的血渗透每一个细胞。

    “你看,一点都不需要尴尬,是吧?”富江说。

    我没有让开她的视线,就这么握着她的胸部对视着。

    “富江的心跳……我很喜欢。”

    “呀,这是什么话……你的口舌迟钝了,阿川”富江笑起来,“阿川是喜欢我的吧?”

    “嗯。”我点头。

    “对于相互喜欢的人来说,触摸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富江十分认真地说:“在幻境里被阿川救下的时候,我就喜欢阿川了。这可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感恩,阿川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吸引着我。”

    “左江也是?”

    “我们都是。”富江说:“我们感到一种需要和被需要的平衡,我们想要阿川留在身边,所以,阿川必须喜欢我们,为此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

    对阿川这样的人来说,能让人们永远在一起的,不是爱,而是习惯和责任。虽然有时处事手段迂回,但个性本质却相当直接和干脆,所以这种复杂的生活方式感到厌烦。正因为如此,直接触摸和**相待会成为令人深陷的泥沼。

    就像吸烟一样,因为明白吸烟的好处和坏处,所以坦然接受,因为习惯了骆驼牌的香烟,所以从来都是只买这个牌子。

    这种性格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了。

    你看,你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你的一切转变都在我的预料之中,阿川,你无法摆脱我的控制。富江以一种可怕的口吻如此说到。

    “……虽然这么说,可是,一点都没有讨厌的感觉。”

    在喜欢的人面前没有任何遮挡。富江**着身体,我却**着心灵。这么想着,反而打心底释然了。

    “以后还能摸吗?”我说着,握住那团丰满的手稍微用了点力量,似乎能够将这份触感烙印在灵魂中一般,却也因此有些担心哪天就会忘记。

    就像忘记我们曾经在末日幻境中的经历一样。

    如鲠在喉的感觉。

    “只要阿川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富江说。

    于是我放开了手。

    富江站起来,将内衣脱掉,若换作早些时候的我,早就把头转开了,可是如今我已经能够对**的富江报以平常心。当然,心脏还是会加速跳动,血液也会让耳根发热,可是我觉得自己和富江之间存在的某种深刻的羁绊,让自己能够坦然面对对方的身体和灵魂。

    “果然有些紧。”富江捧着胸哼了哼,背过身去:“阿川,帮我扣一下。”,

    我照办。

    从富江背后看过去的曲线有着另一种异样的美感,月光洒在她的身上,肌肤似乎擦了油在发光般,匀称却结实有力的四肢和腰身,如同大理石的人体美学雕像,美令人惊心动魄。

    “第一个词语是梦想,

    从沉睡中,

    把我内心的秘密悄悄地带出来。

    第二个词语是风,

    让我摆动翅膀飞向上帝的臂弯,

    数着已消逝的悲伤往事,

    金色的苹果,又有一个掉下来……”

    她哼着左江曾经哼过的歌。

    同样的歌,却带来不同的风景。

    杀人之后残留的血腥在风中发散,沉稳中带着肆意,如同古代战争后幸存的胜利者,也是以一当千,杀戮满盈的骑士,在月下孤芳自赏。

    富江和左江果然是截然不同的。

    自己被左江包容,却被富江征服。我如此想到,能和她们见面,真是太好了。

    虽然将扣子扣上了,我却没有告知,就这么入神地看着富江的背影。

    “阿川是**控吧?所以表面看上去是抱怨,但心里可是兴奋得要死。”富江突然一副复述心声的口吻说。

    “是,是,我喜欢**,尤其是富江的。”

    “嘿嘿,变得会说话了嘛。”

    “是这样吗?”

    富江突然转身将我搂进怀中。

    “一定不能比我先死啊,阿川。”

    我的脸几乎有一半埋进她的胸口中,因为呼吸不到空气而下意识挣扎起来。不过片刻后就安静下来。

    半晌。

    “嗯,我一定会活下去,我就在你身边,永远在一起。”

    我如此回答道。当她放开我时,忽然有些留恋那丰满而温暖的怀抱。

    将自身清理干净后,富江和我回到尸体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