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0 界限
    即便逃跑也不敢背对这个敌人,我盯着他迅速后退。我知道身后就是死胡同,不过翻墙越楼并非是第一次尝试了。

    刚退了几步,那人再度挥刀,第二发攻击转瞬到来。

    我刚朝旁边扑去,就被一股股不断振动又不断加压的力量撞飞,仿佛全身被无数刀片割过,五脏六腑全都离位般痛苦。

    明明躲开了……

    思绪只成形了一半就被打碎了,我的身体撞在墙壁上,耳中传来墙壁塌陷的声音。全身的骨骼都在呻吟,几乎要昏厥过去。我咬了一下舌尖,勉力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前方奔跑。大地似乎在摇晃,大腿如同灌了铅一般,就算在心中喊着快跑,速度仍旧慢得令人绝望。

    唯一的生存机会就是跑到人多的地方,虽然那个家伙十分强大,但应该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动用那把范围性杀伤的限界兵器吧?想象无数人体被那股剧烈震动的冲击波打得四肢抛离,血肉横飞的场面,就觉得一点都不真实。

    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就算再不正常的组织也要有所顾忌,总不至于在这个国家,这个城市里打开杀戒吧?他们需要的是一个隐匿而稳定的发展环境,不是吗?

    可是另一个微弱的声音却立刻响起:

    ——日前不久,恐怖分子在东京地铁散播沙林毒气,造成重大伤亡,是本世纪以来最大的惨案。

    混蛋!

    “左江!”我?用力大叫起来。

    她不在这里。我听不到身后追来的脚步声,感觉不到那个家伙的任何气息,仿佛不在那里,可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他就在身后,你可以想象。他不紧不慢,从容不迫,就像胸有成竹的猎人。他针对你,但并不在乎你,不在乎你的生死,不在乎你的对抗或逃亡,不在乎猎物是否到手,他高高在上,仅仅享受狩猎和杀戮的乐趣。如此是有目的,也许没有,你根本不了解他。是戏弄,嘲讽还是逼迫?你也无法理解,也没有机会去试探和理解。

    我甚至没能看清他的样子。

    我只明白一件事,自己踩中了白井的陷阱。之前的火灾根本就是诱饵,他早已经调查过,做过完全的准备。现身于我面前也只是计划中的一环,说不定左江失去消息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这一局我输了。

    诡异的攻击,死亡的连环。

    未知的恐惧,不能停下脚步,哪怕回头去看也不行,那会降低速度。如果他要攻击,空气中会出现明显征兆,我会知道的,现在需要的是加紧逃命。

    天空出现一个黑点,是夸克,正朝我的身后飞扑去。我伸出手,试图跨越数十米的高度驱赶它:

    “快跑!快跑!夸克。”

    路人惊异地盯着我,就像看着一个疯子。

    夸克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声,掠过楼顶又朝远方飞走了。我欣慰地哈哈大笑,似乎走在死亡线上的恐惧也没那么强烈了。我由衷庆幸此时只有自己一个人,就算左江在这里也不一定能战胜敌人吧?希望她别遇到和我一样的困境。

    “他,他在流血!”有人叫起来:“警察!警察!”

    “喂,你没事吧?”有人小心翼翼地上前问。

    “快走快走,别呆在这里。”我推开他,继续跑。

    我撞到了好几个行人,然后被一个突然从拐角冲出来的警察扑倒在地。

    “别动,不准动!”他把我当成危险份子了,用力反剪我的胳膊,将我的脑袋按在地上。

    “蠢货!快跑啊!杀人啦!”我大叫,拼命挣扎。

    “什么?杀人?”警察看清了我是个学生,也在大叫:“谁?谁在追你?”

    他四顾张望。我也努力扭转脑袋。他的力气忽然松懈,动作也迟钝下来。他整个人呆在我的身上,看着我的身后,脸上写着疑惑。我想他一定看到了,一种冲动驱使我使劲将这个警察掀了个跟头,站起来转身去看那个家伙。

    附近的视线几乎都集中在这个家伙的身上。

    从身材来看应该是男性,身穿黑色科幻风格的制服式紧身风衣,材质是看起来像是塑胶的材质,从脚底包到颈部,关节部分呈现坚硬的铠甲状,让人觉得他从未来或某个漫画里蹦出来的一样,总之绝对没有半点正常的感觉。

    脸上带着头套样式的面具,和普通只遮住脸部的面具不同,整个头颅都被罩住,和肌肤紧密贴和,猛一看去会下意识将脸谱当成他的脸。

    那是一张十分僵硬的五官,脸颊和额头都有纹身式的花纹。脸颊是苍白的底色,像是无机物,没有眉毛,鼻子和嘴巴似乎只是个装饰,狭长的眼睛只有黑色的窟窿,但他不是瞎子,从那深沉的空无一物的空洞中,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的视线。

    他的手中拿着的武器的确是一把刀,不过和普通的刀也不一样,同样贴近未来的金属风格,只有刀的轮廓,却没有刀的锋刃。这个武器的杀伤力也不靠利刃,而是剧烈的震动和放射性冲击波。有点像是科幻小说中的高周波切割装置,但是威力更强大。

    太奇怪了,太异常了,仿佛面具之下并非人脸,甚至包裹在整套衣物之内的也并非人类。

    “喂,你!站住!”呆了半晌,警察终于开口了,“你是什么人?”

    他还是没有弄清事态。

    “把武器扔掉!”他说。

    面具男将高周波放射兵器举起来。

    警察厉喝一声也取出电棍,一边从腰际掏出报话机求援。我?已经在第一时间跑起来,当听到警察在后边叫我停下来时,已经跑进十字路口。

    这个路口的红灯已经亮起。因为我的突然冲出,两侧响起此起彼伏的刹车声。甚至有一辆车赶不及,差点就撞上来,被我眼明手快从车顶翻了过去。我在车顶上一路打滚,看到转向闪避的车辆撞在一起。刚落下地来,强烈的冲击波和切割飓风从后方追上来。

    扩散,拍打,拉扯。

    惊叫,扭曲,哗然。

    四周的空气都在压缩和膨胀。车辆的金属外壳在凹陷,发出刺耳的刮拉声,玻璃粉碎后四处飞溅,人体四分五裂,鲜血一蓬又一蓬地散开。

    我抱着头,缩起身子,在风暴中连滚带爬,散弹状喷溅的零碎根本躲不开。

    风暴停息后,我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满地狼藉,人体的零件和车辆的残骸散落在一条的大道上,到处都是血的涂鸦。夜风拂来,霓虹灯在闪烁,车辆的鸣笛声尖锐直响,如同哀悼的空袭警报,未死的呻吟,更衬托出这个路口的死寂。

    我和凶手直直对望。这个凄惨的情状深深震撼了我,乃至让我不自禁去想,如果我当初不跑来这个地方的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一瞬,却又像是过了许久,传来女性歇斯底里的尖叫声,这声音就像是起跑的信号。我再度拔腿奔逃,冲向人群聚集起来的地方。我知道,越空旷的地方就越危险,能拖延时间的只有这写好奇的无辜者,他们多少能抵消那把高周波放射兵器的威力。

    况且,凶手不可能在公然杀戮后停留太长时间,国家暴力机关很快就会赶上来阻止他。这件大案势必震惊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