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二三章 元德之疑
    当高元德从宗法相的灵居走出之后,就径自御空而起。他御剑全速飞行半刻,才在另一处规模宏大的灵居前落下。

    待其行入,就见两旁无数的侍从弟子,纷纷向他行礼。高元德却全不在意,直接走入到一件规模宏大的殿堂内。

    “回来了?”

    堂内一位容颜娇艳的红衣女子,回首笑问:“宗法相那里,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他有怀疑过张信,是上官玄昊布下的棋子。可又认为张信的广林山出身,太显而易见,行事也过于张狂跳脱,不知收敛。”

    高元德微摇着头:“所以他坚信此子与谢灵儿,乃是广林山遗留之气运所钟,与上官玄昊无涉。你知道的,我这师兄,一向都是信奉群山之灵,虔诚无比。”

    “只怀疑是棋子么?也对,宗法相可不知上官玄昊肉身已毁的事情,这么想,也不足为奇。”

    那红衣女子失笑:“那么你自己怎么看?这个张信,是否那上官玄昊夺舍转世之身?上官玄昊的元神不知去向,却偏又魂灯未灭,所有人都在好奇,他的元神究竟去了何处。”

    “我怎么看,其实无关紧要。问题是现在,即便我深信他就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也暂时拿他无可奈何。”

    高元德眼现无奈之意:“换一个人,但凡有一星半点让我怀疑的地方,高某就直接下手了,也无需去查证什么。可这个张信,他昨日展现的灵术,确实不俗。宗法相说此子,未来有望掀起一场灵术革命,这评价毫不为过m我亦深以为然!此子如能走通这条路,那么金系灵术,必将崛起!想必如今,在关注此子的,绝不止是我与法相师兄二人。众目睽睽之下,难以下手。”

    “说到这个,我其实也很期待的!他那尊金灵力士,确实不俗,真想看未来这门术法,会被此子发展到何等地步。”

    红衣女子这刻也是眼露异泽,可随后就又笑问:“可我听你的语气,似也不怎么怀疑这张信?”

    “我是这么以为,此子与上官玄昊有牵涉的可能性极小。就不说之前张信昏睡的三年,都被你我手下部属,日夜监视,期间并无异常。就以上官玄昊的心性,也绝不会如此锋芒毕露。他手中有这样的棋子,甚至转世之身,必定会倍加珍惜。”

    “是么?可我唯独奇怪,经了广林山之后,此子他怎还能笑得那般的欢畅?”

    红衣少女奇怪的问着:“虽说广林山倾塌时,只有他父亲战死。而三年前的张信,据说曾打遍周围武馆,一直无人能敌,想必那时的他,也是个张狂任性,飞扬跳脱的性子。可经了这样的惨事,正常人都会有改变才对。”

    “这倒不足为奇,你怎知他未有改变?我闻说这张信修行之刻苦,远胜常人,且在天柱山证下了复仇血誓。身具深仇大恨,而又强颜欢笑者,他身边不是还有个么?”

    高元德摇着头,随后他目中又精芒吐露:“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事需要确定。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夜半狂歌悲风起,雨横风狂三月暮,一霎狂云惊雨过,杀却三尸阴鬼尽,这些上古时代传下诗句,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看到的。之前从宗师兄那里回来的时候,就已命人去查究竟,想必现在,已有了结果。”

    这位话音方落,那门外就有一位银衣少年通禀。而待这位走入之后,就直接朝那高元德抱拳一礼:“回禀天柱,已查得那广林山下各处武馆的藏书阁内,确有诗文储藏,总数达数百本,是由七百年前一位灵师捐献。至于那张信,是否有读书的喜好,我等无从得知。不过据说他的父亲,在为玄宗效力的时候,就非常喜好读书,尤其是那些上古时代的诗文。”

    高元德的剑眉微挑,随后就又恢复了释然之色。

    ※※※※

    “就在这里,宫静再次败给了张信?”

    几乎同一时间,皇泉立在一片狼藉的土地之上,眼现凝思之色:“这里的雷击痕迹,确实很少。”

    身为日月玄宗四大天骄之一,四阀中皇家的嫡女,皇泉的身边,自也有辅佐之人。

    而此时七丈之外,一位长发披肩的男子,也同样神色肃然的眼望四周:“小姐,看来族中传来的消息,并无夸张不实之处。”

    早在一日前,他们就已知宫静再次惨败于张信之手,可详细的战况,却是今日清晨,才从同为皇氏一族的监考灵师口中得知,

    据说此战,宫静几乎全程都被压制。那些被他招出来的雷电,绝大多数都被张信的金灵力士吸收。再还有一小部分被导入到了地下,可那尊力士与张信本人,却是毫发未损。

    初听此言,他是与自家小姐一样,是感觉很荒唐的。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异想天开。可今日到了现场,才知那位监考灵师透露的消息,只怕确是实情。

    可惜,他们不能亲眼见这一战的影像记录。只能通过那位灵师的口述,以及这里的痕迹,来推测当日的战况。

    “有意思!换成平常的金灵力士,早就被那些雷电,轰碎了神念印记。可他的力士,居然还能吸收雷电,这个家伙,竟然是个灵术天才。”

    皇泉唇角微挑,用那白皙修长的双足,在这片土地上绕着圈:“实力看来也很不俗,二人近战交手三个回合,却是宫静染血而归。可熔炼了雷鹤王骨之后的宫静,便是我皇泉,也同样感觉棘手,未必就一定能战而胜之。”

    “宫静他太自信了,凭什么就以为他的伪战境,就能压过张信的天然战境?是仗着他身拥雷鹤王骨?可张信也同样有着一层的雷属性,斗战之时的反应,不会输于他。”

    此时说话的,是另一身形仿佛孩童般的少女,此时这位正遵在地面,看那些血点:“居然蠢到与张信近战,之后这家伙使用的雷鹤神身,也被张信的金灵力士克制。这一战,他不输才怪。”

    “换而言之,那个张信,只怕还留有余力。”

    皇泉说完这句,就又朝东北方向行去。随后过不多时,她就又到了另一处战场。

    这边的情形,更一目了然。

    皇泉手托着下巴,目中闪着强烈的好奇:“十级的风炎斩,十级的冰河术!据说还有一人,能够在十五里外施法,使宫沛宫翼二人,还有一位灵感师当场失去了反抗能力?好厉害,这张信身边的几个女人,实力天资都很不俗,几个道种居然凑在了一堆么?看来墨婷她,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跟了张信。”

    “小姐,看来你遇到对手了。”

    那长发男子也出言道:“我之前到公示亭查过了,这几日中他们上缴的贡献值,都已达到三百点以上。尤其张信,总共有一阶贡献值四百,二阶贡献值一百,仅居小姐之后。这四人猎团,人数虽少,可整体的实力,却可在整个这千页峡内排入前五。再以潜力论,只怕无人能及。”

    “所以更该在这时候,将他们压下去是么?你们两人的意思,都是这样的?”

    皇泉毫不意外的从身侧二人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可她此刻,却微微一叹:“我之前想对那张信出手,仅只是为婷儿。此时渗杂了私心,总感觉这爱意有些不纯了。”

    语音微顿,皇泉又眼现决然凌厉之色:“可第三试的榜首奖励,我也定不会拱手让人!两日后等宫静恢复,叫他滚过来见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