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二零章 灵术宗师
    在那片不断被电光击打覆盖的土地上,依旧是狂雷烈闪,宫静断臂之后,情形更为不堪。只能拼尽了全力释放雷电,以迫使对面的张信与那金灵力士无法靠近,同时身形高速的挪移闪避,只为避免再被那金灵力士的恐怖术法轰击。

    可就在须臾之后,宫静又蓦然一口鲜血吐出,然后单手抱头,痛苦万分的跪倒在地。

    这是因那‘太乙雷霄阵’破碎之故,他元神与此阵对接,当这座阵被摧毁,宫静第一时间就遭遇了冲击反噬。

    而就在这极致的痛苦中,宫静只见那张信,已御风落在他的面前。手握长刀,傲然屹立。

    “狂刀的刀下,从无十合之敌!这是第四次~”

    随着一道凄厉的刀光挥斩,宫静的头颅,就已抛飞而起。

    “记住了!这千页峡内,只要我狂刀还在一日,就绝无你宫静容身之地!”

    张信一边收刀入鞘,一边则厚颜无耻的想着今天自己,也勉强算是十个回合之内解决。毕竟他们二人真正面对面交手,只有四招。其余绝大部分的交锋,都是由金灵力士来完成,而后者只是他召唤出来的力士傀儡,只能算一招。

    而随后张信,又眼含无奈的看着北面方向,心想那三个女孩,居然真的就动手了啊,他明明是不想将这三女继续卷入进来的,至少现在不想。

    ※※※※

    战局已终,密林深处内的众多灵师,却仍是死一般的寂静。

    而仅仅片刻之后,这些灵师中的一大半,就或是直接御空离去,或是发出传音符剑,都无瑕与周围的同门交流。

    只有一小部分留下,议论纷纷。

    “好快,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被屠杀么?居然全无反击之力。”

    “果然这四人,都是道种一级!哪怕最弱的那一个,也是潜力无穷,未来有望天柱呢。”

    “最强的还是那个张信,今日若非这位,将那宫静死死压制,他们是不会败得这么快的。”

    “不知是否错觉,我看那张信明显还留有余力。只因那尊力士傀儡就已足够,所以游刃有余。”

    “我现在最好奇的就是这尊力士的构造,真可谓前所未见。我真不知这个张信,到底是如何办到的?又究竟是怎么想到的?如能普及,那么日后这位,就必是一代宗师。未来问鼎天柱,可谓十拿九稳。”

    “一代宗师,太高看他了吧?他这力士虽是战力不俗,远超同阶,可却未必就能扭转金系灵术对雷系的颓势,毕竟那二人的修为还低,宫静的雷系灵术,亦非登峰造极。他这门金灵力士究竟如何,还得再看。”

    “可即便不是宗师,日后这日月玄宗,也自有其一席之地。这次我们藏灵山可要热闹了,为争夺此子,那十三宗系必要争抢到头破血流。”

    “何止是十三宗系?只怕那四阀七姓,也要卷入进来。如今就只有神海峰一系果决,提前抢占了先机。”

    “没看到司马信德与那简知事,脸都已青了么?”

    众多灵师中,已有人窃笑着朝司马信德与简倾雪看了过去,眼神或含怜悯,或是幸灾乐祸。

    “这可就有趣了!那简倾雪,近日确在筹备晋升圣灵,无瑕处理庶务,倒也情有可原。可笑那司马信德,这次真是捡了芝麻,却把西瓜丢掉,”

    “可笑这位,还欲以亲传名单,讨好自家宗系与四阀七姓。可这次事情爆出来,他们神天峰一系,只怕都要对他气恨交加!只为他司马信德一点私心,却使神天峰错失崛起之机。”

    “确实。错过了四位道种也没什么。可其中二人有望天柱,一人隐有灵术宗师之望,这就让人有些难受了。”

    而就在这议论声方兴未艾之刻,简倾雪正踱步向李光海行去,直至距离后者半丈处站定。

    这位却是看都未看旁边的原空碧一眼,直接对李光海言道:“之前是我错了,可否再给我一次机会?”

    李光海却是处之泰然,语气寡淡:“现在说这些何用?张信究竟会如何抉择,我可管不到。”

    “也对!”

    简倾雪自嘲一笑,又目视着原空碧。

    “张信此子,我不会放弃的,绝没可能让你得逞。”

    当这二人的视线交集,旁边的王纯,就只觉自己的身侧,似暴起了一阵‘滋滋’响声。

    原空碧则唇角微挑:“那可真巧!我这里也势在必得。不知简天柱有何手段,我原空碧拭目以待。”

    简倾雪却不再说话,只目光深深的,再看了原空碧一眼,就对李光海道了声告辞。

    而当这位身化虹影,飞空离去之后。原空碧却也没有多少得意欢愉之色,这位稍作凝思,就也同样驾驭起了那银白剑光,冲起到了天际。

    待这二位远远离去,王纯就又古怪的问李光海:“记得之前交接职位时,原司主曾答应过司马信德,依旧维持当日他对你的承诺不变,不干涉张信的去处吧?”

    在他看来,此时明明还是有办法可想的,只需令李光海改口就可。可刚才他观那位简天柱的言辞,虽也有全力一搏之意,却好似并没抱太大希望。

    王纯也同时奇怪一日之前,原空碧为何会答应司马信德的那个条件?

    “没用!”

    李光海这次似心情不错,总算是转过了身,用轻蔑的视线,看着眼前的‘叛徒’。

    “张信的出路,现在我是能管得到。可他身边的三个女孩,却在擢贤司的职责之内。”

    王纯闻言,就顿时变了颜色,随后又一声暗赞。那位原神师,果然亦非俗手。

    以张信一人,可以牵羁那谢灵儿三女。可是反过来,那谢灵儿三女的去向,亦可影响张信的抉择,

    再以李光海的为人,绝不可能强制为张信挑选师承,必然是以不违张信本人意愿为前提,

    这次那位原神师,看来确实是占据了不小先机。

    不过随着今日这一战,在宗门内的传播与发酵,神海峰一系要将张信等人拿下,付出的代价,必定会远超之前这位原神师的想象。

    ※※※※

    当张信再次斩了宫静人头之后,就急忙往北面赶去。然后当他抵达现场时,就看见左边地面满布沟壑,所有草木都被摧毁殆尽,一片狼藉;而右边则被完全冰封,近百人形冰雕,耸立其上。

    而此时也正有大批的养生堂灵师汇聚在此,为那些伤者施救。

    那些监考官,对于此战明显是早有预料,提前就做好了准备,所以施救及时。可即便如此,也仍有十数位入试弟子死亡。且其中的一大半的战绩,都明显是由谢灵儿一手制造。

    而再当张信,在人群中寻到谢灵儿三女身影时,却只见灵儿跪在地上,脸色青白,似在呕吐。周小雪则站在后面,不断的为谢灵儿抚着背,似图让她好受些。

    墨婷则是全无异色,依旧英姿飒爽的立在寒冰傀儡的头上。她这边亦以冰刀术,杀死了数人,可墨婷却似毫不在意,只当看见张信到来后,脸上才现出了丝丝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