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3 枪火
    前方的枪口喷溅出死亡的火花。

    左江再一次展露矫健的身手,在地上左右闪躲,擦身而过的子弹在身后划出线性的痕迹。每一次挥动斧头,就会响起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两侧的物体被溅飞的子弹打中,凌乱地跳跃断裂。

    简直就是动作电影中的超人主角,无以伦比的视觉艺术。

    敌人的注意力再一次被她吸引,射向我的子弹变少,让我轻而易举闪过。

    这下礼尚往来,该轮到我射击了。

    第一颗子弹射爆最前方那辆面包车的前胎。

    失衡的车子如同醉鬼般摇摆,打横,发出长长一串刺耳的摩擦声。

    一名枪手被甩回车厢中,另一名则差点摔出车外,仅仅用一只手拉住大开的侧门扶手,身体惊险地悬浮在半空。

    后方的车体相当惊险地从相反的方向错开,巨大的离心力让半边车身抬了起来。

    大开的车门最合适射击不过,蜘蛛网般的射击轨迹纠缠在这些失去平衡的枪手身上,

    连续射出五发子弹。

    两发直接命中,两发在车厢中反弹。

    四具尸体被抛飞出来,在马路上翻滚弹跳,洒落一地的红色。

    在半边抬起的车身落地前,最后一发子弹射中它唯一着地的前胎,面包车顿时翻到,滑向一侧。

    在它的身后,失衡的面包车终于停下来。

    在里面的人出来前,疾驰的左江骤然化成一道残影,几个起落就跳到车前,左手用力将司机处的车门掀开,斧头冷冽地向里面的人劈去。

    一蓬刺眼的血花淋在车前玻璃上。

    毫无还手之力,恐惧的尖叫,淋漓尽致的杀戮。

    又一人被女人抓住脖子拖出来,如扭麻花一样扭断脑袋。

    她的背后如同长了眼睛,转身掷出斧头,刚从另一辆倾覆的车体内爬出来的男人立刻被劈开脑袋。

    当我抵达那辆车前,只剩下最后一个帽子男。他从车厢里探出半个身子,掏出微冲指着我,却被我用匕首削断了手指,将枪口塞进他的嘴里。

    失去双手的固定,咲夜的身体落在地上。

    对面就是被撞断的牙齿,鲜血淋漓的嘴巴。

    可以清晰看到他因恐惧而放大的瞳孔,他并不知道我的手枪中已经没有子弹,身体僵直,就这么毫无放抗地被我刺穿了心脏。

    来自另外两路敌人的枪声骤然齐响,落雨般的子弹让我抬不起头来。我压低身体,将咲夜拖到身后,然后搜索死者的身体,找到一支“乐园”药剂。就在这时,那辆比较完好的面包车停在我身边,挡下部分袭来的子弹。

    “快上车!”

    开车的是左江。

    我将药剂塞进口袋,将咲夜塞进车厢,关上侧门,然后拾起微冲和左江的斧头,自己也坐进副驾驶位。左江立刻倒车。

    就在这时,前方的挡风玻璃彻底碎裂。要不是我们及时伏下身体,差点就被射成马蜂窝。尽管如此,我的手臂仍旧被叮了一口,火辣辣的痛。密集的子弹射穿了座椅靠背,在后方的车厢叮咚乱响。

    这时候就只能寄望咲夜的运气了,只要不是要害部位中弹就行,就算是要害部位,有身体里的那只恶魔存在,也不一定会当场死亡。

    我检查自己的伤势,发现敌人用的也只是普通子弹。

    有四辆车调头停在广场边,另外三辆车趁这个时机直追上来。

    我不会开车,好在左江仿佛什么都懂,车子加足油门快速倒车。

    我觉得自己此时的脉搏每秒起码有两百下。因为紧张的缘故,手掌渗出冷汗,但仍旧冷静地推开左轮的转轮,倒出弹壳填补弹药。

    这辆车已经被我破坏了一个前胎,为了保持平衡,左江把另一侧的前胎也弄坏了。失去充气胶胎的缓冲,车子开动的时候十分颠簸,速度也不快。

    眼看正前方的车辆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左江猛然踩下刹车,用力打转方向盘。

    车体甩尾,原地转了小半圈,发出刺耳的尖叫。

    暴风雨一般的子弹打在车门上,再次传出车窗玻璃碎裂的声音。

    “阿川!”左江叫着。

    我知道。我知道。

    离心力剧烈摇晃我的身体,借助子弹被阻挡片刻的时机,我看清了跑在最前方的两辆敌人车辆的司机。

    开枪,每人两发子弹。

    第一发击碎玻璃,第二发击穿大脑。

    失去控制的两辆车加足油门撞在一起,好似要将对方挤开般紧贴着跑了一段距离,速度立刻大大降低。

    “干得好!”左江一边赞叹着,一边成功将车调头,直奔市中心。

    “见笑了,雕虫小技而已。”

    “看他们还敢不敢追来!”

    左江和我一起看向后视镜。

    失控车辆停下来,可是落在最后的那辆车却锲而不舍,绕开阻路的同伴,引擎再一次发出提升马力的吼叫声。照它的速度来看,追上我们这辆破车基本上就是几分钟的事情,而更加令人掉眼镜的还在后头。

    停下来的其中一辆车里跑下一个帽子男,他的肩膀上扛着一个长筒形的东西。

    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在这个国家这个城市里,发生上规模的枪战就算了,怎么还会出现那种离谱的东西?

    不过,就算难以置信,也无法否认它所散发出的强大压迫感。

    只要击中一发,就算是常规武器,就算是魔纹使者,不死也要半残吧?

    所有的惊诧仅存于如爆炸前凝聚的一瞬。

    “我的妈呀!”

    “是rpg啊!”

    不约而同的怪叫声中,火箭筒冒起烟气和火光。后视镜中,火箭弹以可以目视的速度拖着尾气飘忽飞来。

    我抓紧车门顶部的把手,左江用力打转方向盘。

    “闪不开,完蛋了!”左江大叫。

    真要被那玩意击中,就算不立刻死亡也会昏迷吧,然后被高温连车一起烧毁。先不说我和左江,咲夜连跳车都没办法。

    这群混蛋!

    我连答话的空闲都没有。

    几乎是同一时间,反射性端起微冲,身体探出车窗外朝后方射击。

    连锁判定,目标火箭弹,紧紧扣住扳机。

    车辆在转,火箭弹也在转,枪口也随之转动。在频频喷出的火舌中,子弹沿着弧线的轨道拦在火箭弹的前方。

    时间的流逝似乎变得缓慢起来。

    浓烈的爆炸声和火光近在咫尺绽放,汹涌膨胀的热气将车体向前推了一把,我似乎感觉到车屁股都稍稍离开了地面,身体猛然撞在窗边,似乎要斩断一样。

    我勉力抓紧微冲,睁大眼睛透过浓浓的烟雾看向敌人的方向。

    依稀又出现一个扛着火箭筒的人影。

    “又来一个!”我也不自禁叫起来,缩回身体窜到车后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