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 半透明
    有了两个难保没有第三第四个,那群人决定下狠手,左江和我恐怕来不及将这辆半残的车子驶入闹市区。左江对闪避接下来的攻击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开始大声嘱咐我准备跳车。

    车后厢里仍旧昏迷不信的咲夜身上出现血迹,幸好跳弹只是打中了她的大腿和手臂,出血不多,受伤的地方已经受口,也没有见到弹头,看来她体内的恶魔力量的确在发挥作用。用积极的心态思考,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背起咲夜,抓住扶手,将侧门打开。劲风打在脸上,发丝在飘扬,扑鼻而来的硝烟味和城市的繁华格格不入。恍若做梦一般,这里的确已经化作惨烈的战场。

    但是,我就在这里。高川就在这个战场上,不仅仅是优秀的学生,也是拥有超凡才能的战士。这个已然充斥着各种不合理的城市,这个分裂的日常,就是我的战场。

    我的敌人就在前方,我的战友就在身边。

    尽管情势紧张,我仍旧扫了一眼左江,她借助后视镜观察敌人的动向,虽然暂落下风,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左江果然也是富江,她们虽然是不同的人格,但是一定有着同样的基点将她们维系起来。

    明明没必要来到这里,明明不用和我搭档,明明我已经失去记忆,明明咲夜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明明不用遭受这般困境、受伤乃至面临死亡。

    可是她仍旧来了,她就在这里。

    她一定也如富江那般,享受着我们如梦幻般的冒险吧。

    她们和我一样,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开心地笑起来,仿佛所有的彷徨和痛苦,都在这一刻成为快乐的养分。

    死亡并不可怕,悲伤并不可怕,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在人群却感到孤独,可怕的是为了活着让自己陷入孤独。正如过去为了迎合正常的世界,为了避免被人认为无趣,为了不成为别人眼中的笨蛋,而不得不戴上面具的自己。

    所以。

    “左江,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吗?”我喊道。

    天地间的光线愈加暗淡,已经是入夜的前一刻,远方的大楼已经亮起灯火,闪烁就如天上的繁星。

    晚风扫荡着空中的尘埃,目及之处升起火光,巨大的弹头呼啸而来。

    携死亡而来的烟火,真的十分美丽。

    我紧紧抱住咲夜,抓紧门边的扶手。试图甩开火箭弹的车体不断变换方向,我就像坐在游乐场的过山车上,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抛出去,又甩回车厢中,却只想放声大笑。

    死亡在最惊险的刹那擦身而过,贴近车边的地方发生剧烈的爆炸。我紧抱着咲夜贴在门边,飞舞的弹片从敞开的侧门处冲进来,镶嵌在对面的车内壁上。

    震耳欲聋的响声,车体仿佛随时会解体般颤抖,如风中的落叶般漂离。

    直到嗡嗡声落去,才传来左江的声音。

    “躲过了!躲过了!”开心地像个孩子,“你刚才说什么?阿川”

    “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永远永远吗?”

    “永远永远!”

    “好啊,这不是很有趣吗?”左江说:“只要我们在一起,无论什么地方都能去到。”

    “无论什么地方!”我也兴高采烈地喊着。

    “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

    “不管是平坦还是荆棘。”

    都要一起走下去。

    这是此生仅此一次,以生命为注,即便前方是无尽的痛苦和死亡也绝不后悔的约定。

    “又来了!第三发!这辆车子不行了!”左江喊道。

    我探出头去,果然他们又再次扛起那只长筒。

    “躲不掉了吗?”

    “刹车坏了,还在漏油。”

    “那就准备最坏的情况吧,我这里的子弹也没多少了。”

    我说的是实话,在这个国家,持枪本来就违法。虽然近日来一直赶工制作灰石子弹,但是子弹的基数原本就很少,经过数次战斗后更是捉襟见肘。真不知道山羊工会究竟有什么能量,竟然连重型武器都能肆无忌惮地使用。

    “这里还有两把收缴来的微冲。”

    “对那些人没有用,他们不怕普通的子弹。”

    “不要怕,我和你同在,阿川。”左江的语气仍旧是如此和煦。

    后方再一次腾起火箭弹发射的火光和烟气。

    “上吧!阿川。”左江大喊,自己也一脚揣开车门。

    原本就已经残破的大门立刻脱落,打着滚,弹跳着,迅速落至后方。

    我和左江正准备跳车,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冲而来的火箭弹在半空爆炸了。

    耀眼的火光,扑面而来的冲击,让我下意识将眼睛闭起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左江已经重新把持方向盘。

    “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惊讶地问。

    还没有等我回答,后方追击的车辆已经遭到攻击,车窗碎裂,司机的人头也如西瓜一般爆开。紧接着,负责发射火箭弹的人也被射杀,这次看清楚了,是来自远方高处的狙击。车上的副手推开死去的司机,试图接过方向盘,也被准确地点杀,失去控制的车子立刻撞向一旁的大树,大约是被击中油箱,在巨响中化作一团火球。

    先前被我截停下来的车子也陆续遭到攻击,死去的人一个接一个倒地,按照频率来判断,攻击方显然不止一个狙击手。

    这副凋零的场景就渐渐远去。

    我放下咲夜回到副驾驶位,左江正啧啧有声,她一直通过后视镜观察事态的发展。虽然不知道伸出援手的究竟是何许人,但他们的确来得正是时候。如果当时真被逼得跳车,那么光凭剩下的武器,还带着昏迷者,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我们一定会胜的了。”左江轻松地说,“阿川的子弹例无虚发,只要掩护我靠近他们,杀死他们也易如反掌,还能抢了他们的车。”

    “不过,除了我们之外,和山羊工会作对的家伙还是第一次见。”我说。

    “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没有敌人呀。”

    “他们有备而来,应该不是偶然,也许是宿敌吧。”我耸耸肩,“是不是朋友还在两说,也许都是为了恶魔和节点而来。”

    “无论如何,山羊工会要伤脑筋了。”左江开心地说。

    “既然是同样的目标,同一个城市,说不定很会就会碰面了。”

    死里逃生,整个人似乎从脑袋到骨头都松垮下来,不过我还是尽力转动脑筋,思考起三人的未来。未来幻境早在我和左江进入之前就已经存在,究竟有多久,多少人在里面获得了力量,又拥有怎样的势力和力量,目前所知的只是冰山一角。

    相比当前出现的神秘帮手和全球性质的山羊工会,我们只是微尘一般的小团伙而已。左江连魔纹都没有,我也仅仅是d级,还有一个饱受恶魔寄生之苦的咲夜。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极为弱小。

    不过话说回来,也十分自由。相信一定有不少人和我们一样,乐于享受这份末日前的自由自在,因为天选者拥有着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力量。

    “若要打比方的话,他们就是豺狼吧。”左江说,“而我们是夜鹰。”

    “这样的话就得找一个好巢穴才行。”

    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