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一七章 金灵力士(三百票第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ps:已经第五更了,还有更多月票么?一百月票加一更啊。

    ※※※※

    当宫静被那金灵力士一拳轰飞之时,不止是他本人吃惊错愕不可思议。

    远处观战的那些灵师,也是神色不解。

    “究竟是为何?”

    “这是怎么回事?这尊力士,为何还能动弹?”

    “这不可能!被雷电冲击之后,这力士不该是失控的么?”

    “是余势未尽?也不对!刚才那宫静,分明已做了闪避的动作,可还是被这力士击中。”

    “说来刚才我就觉的奇怪,这尊力士傀儡的形状,有些诡异。难道这其中,是有什么玄虚?”

    王纯也同样感觉不可思议:“怎会如此?为何他的金灵力士,还能动?”

    “都给我闭嘴!”

    原空碧蓦然一声冷哼,使周围诸多灵师都安静了下来。这位定定看着十余里外的战场,眼含探究,并且目不转睛,

    而远处的简倾雪,也是神情专注,目中异彩连连之余,更满含着震惊之意。

    十里之外,张信得势不饶人,驾驭着那尊金灵力士,继续追击着宫静的身影。

    后者狼狈不堪的立稳,就也指挥着那尊十级石傀儡,阻拦于自己的身前。只是后者才有动作,就有一道青色的风刀飞凌冲至。此时双方,都已是发在意先,又另有着一层伪战境加持。张信想要将这等级高达十级的傀儡一刀摧毁,已是不易;可在诸多天赋强化下,高达十八级威力的风刃,仍旧将那石傀儡的臂膀,齐根斩断。

    而那金灵力士,则以超人意料的灵巧,出现在了石傀儡的断臂一侧。当它的拳锋轰出,高达一万七千金的巨力,瞬间就将对手的两丈身躯,强行捣碎。

    “给我去死!”

    怒喝声中,宫静的身影,蓦然在那破碎的石傀儡身后出现,巨大的雷电汇聚成矛,直往张信方向冲击而去,

    可那金灵力士,却先一步拦在张信的面前。随后这个大块头,就硬顶着宫静打出的浩瀚电流往前冲击,气势彪悍绝伦。

    张信则哈哈大笑:“只凭你这些手段,就想要寻我狂刀复仇,还不够格!不叫你那些喽帮忙的话,那我狂刀就不客气,将你宫静人头收下了!”

    话音落时,他就又信手一记风灵斩打出,却非是斩向身前,而后横削后方。

    此时那宫静,也果然是一个闪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了张信的身侧。可这位还未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就见一道青色风刀,冲斩而至。

    幸在他的战境,也到了第三境发在意先。此时念头未起,身体就已有了动作,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侧滑,来到了十丈之外。可依旧无法完全避开这风灵斩,在其肩侧,赫然现出了一团血痕,

    而下一须臾,二人的身影,就似兔起鹘落。只顷刻间就交手两击,青色的风刀,连续斩割大地,而那蓝色的雷鸟,则将周围百丈之内的树木,全都化为焦炭。

    而两击之后,宫静的身上,就又再添伤痕。在其大腿一侧,赫然又现出了一道赤目的血痕。

    张信则狂声大笑,音震长空:“你这区区的伪战境,也敢与我天然的第三战境近战?岂非愚蠢?”

    那尊金灵力士,赫然已再次赶至,奋力一拳,往那雷光最炽烈处轰击而去,气势依旧狂勐霸烈,不留半点余地!

    在那狂雷之后,宫静的面色,已是转为青白色。与张信近身激战,他本就处于劣势,此时这金灵力士的拳锋,他根本就无余力抵御。

    这一刻,宫静也终是放弃了与张信单打独斗的念头,蓦然将一道青光,从他的袖中甩出,直接冲飞至三百丈高空炸开。

    同时间宫静除头部之外的大部分身躯,都在这刻化为雷电。而他身后的那对雷翼,亦在这刻,往左右再舒展三丈!

    “雷鹤神身,神雷万化!”

    瞬间无数电光,在这片虚空中炸烈,将周围五十丈地域,都尽数遮蔽!在其核心处,更是形成了一片片的电浆。

    可那金灵力士的拳,却仍旧悍然无畏的继续轰击!而下一须臾,这片虚空就就又传出了一片爆响声。

    “雷鹤神身?这就是你敢挑战狂刀的的底气?渣滓!”

    当张信音落,那些深蓝色的电浆,都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竟然一大半都被那金灵力士吞噬吸取,不见影踪!

    宫静的脸色大变,一时间竟再不敢与身前这尊金力士接触,只能驾驭那剩下的雷电,爆退到了三十丈外。

    当他身躯的再次恢复之时,脸色已是煞白一片,这是大量失血的征兆。而其浑身上下,更是残缺不全,无数的血口。尤其他那一身高达两千多点的灵能量,亦是损耗大半。

    宫静却暂时顾不得这些,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尊金灵力士,

    他以为这次复仇之战,哪怕只凭自己一人之力,也未必就不能胜张信。可今日才刚战起不到半刻,对方就给了他沉重一击!

    明明无论是战境,还是灵术,对方都只是与他相当,甚至还要逊色一些才是。可交手的结果,却是他重伤累累,而对方毫发无损,

    而这一切的源由,都是源自于张信召唤出的这尊古怪力士。明明是金系一脉的灵术,却全不受雷系术法的克制!甚至还反过来,在克制他的雷系灵术。

    难道今日,他宫静又要遭遇一次断头之危?自己长达十余日的精心准备,甚至不惜违逆门规,自毁前程,却还是要败落于这张信之手?

    直到他的元神,与后方十余里外的‘太乙雷霄阵’对接,宫静感觉到无穷无尽的雷系灵能,蓦然充斥入自己的身躯,他心中的惶恐不安,才渐渐消退,目现冷冽之意。

    “你这尊金灵力士,看来真有些不凡。”

    “我狂刀的力士,自不一般!”

    张信说话之时,正驾驭十级风行之术,以同样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横跨三十丈之巨。

    可那金灵力士,速度却更快一线!它的脚下,也赫然离地而起,生出了电磁之力,以几乎不逊色于之前宫静的速度,冲凌到了后者的身前。而其拳势,则更显霸道!力量较之最初时,提升了足足两成,而身躯之灵敏,则更有胜之!

    可此时宫静,已再没有了与张信近身搏战的勇气,直接发动起了雷走之术,身影勐然退后一百余丈。

    可这番举动,却无法将那金灵力士甩开。后者的奔行之速,完全不逊色于宫静,更敏捷异常,无论宫静如何变向转折,都能紧紧跟随,如影随形的追随在后。

    一息之后,宫静的眼眸之内,终现出不耐之色。稍稍聚力,他的身前,就再次现出无数的蓝色雷浆:“雷龙冲,给我滚!”

    那雷电缠卷似龙,直击那金灵力士,只是须臾,宫静与那力士之间,赫然生出了无数的赤目电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