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一五章 大战来临(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三天的晚上,谢灵儿果然打开了灵窍‘明堂’,灵能波动之强烈,还要更胜周小雪一筹。

    然后当清晨张信出门的时候,三女都全副武装的跟在了他身后。

    这近二十天来,张信又炼制了不少一级灵器。他将其中大部分,都丢给了谢灵儿等人使用,其余没用的,才收藏起来,准备过些日子通过高富帅三兄弟的渠道贩卖。

    而这段时间的积累,早就能使三女从头到脚,都被各种样的灵器覆盖,可说是武装到了牙齿。

    可即便如此,张信仍对三女的跟随,颇为无奈,可他当日既然答应了下来,那就没可能反悔。此时只能带着三个女孩,一起往藏灵村的方向行去。

    原本他以为,这次多半还是例行公事,平平安安的一趟来回。可当张信抵达藏灵村外的时候,却发现这一路,异常的安静,几乎没见到有入试弟子经过。而他神念之间,却是生出了丝丝警兆。

    这使张信不禁微惊,心想该不会这么巧吧?刚好就选在了今日?

    “不对!”

    周小雪也在此时出声提醒:“前面二十里外,有至少三百人潜伏。而且这个灵能反应,很奇怪。”

    这时候就显出三个女孩性格的不同,周小雪是一阵慌张忐忑,又强自镇定;谢灵儿则是精神一振,眼现兴奋之意,跃跃欲试;墨婷则是眸色微凝,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

    “奇怪?”

    墨婷凝眉询问:“是不是很多人的灵能反应相近?”

    “就是这个!”周小雪眼眸一亮:“感觉他们好像融成一体似的,刚才我差点就以为他们是一个人。”

    “那是一种阵法。”

    墨婷见多识广,此时凝思着道:“以法阵之力,达到灵能同调的方式,将多人的力量,借于一人。不出意外的话,对方用的肯定是‘太乙雷霄阵’。”

    谢灵儿也开动起了脑筋:“三百多人,宫静的手下,没有这么多人吧?”

    “以宫家的势力,还是能招得到这么多人手的。”

    墨婷摇着头:“宫静这次既然能把一头雷鹤王运进千页峡,想必也不吝于开出更高的赏格。且除此之外,还有公示亭的通缉悬赏。”

    周小雪也很肯定的点头:“确实是三百多个灵能反应,其中灵师级别,就有三十多位!还有,天竹宗当初的那几十个人,也在里面。”

    “天竹宗?”

    张信不禁哑然失笑,眸中现着杀意:“他们还真敢啦?真是不知死活!这让我狂刀张信,情何以堪?”

    其实之前他就想寻这些天竹宗的人算账来着,可一直都没抽出空。毕竟现在,还是以谢灵儿的记过为重,必须持续的压迫宫静,逼迫这位鹤玉公子低头。而其余的时间,他也需照拂三女,以及修行。

    可没想到,这天竹宗的人,居然还敢跑出来,与他作对。

    “小雪她现在的灵感距离,应该是远超对手。那边的人,多半还没察觉。”

    墨婷一边说着,一边眼含询问的看着张信:“不知张师兄,准备如何应对?”

    “应对?也对哦,我现在是团长。”

    张信凝神想了想,就蓦地一拍刀鞘:“实力碾压!没必要用什么太复杂的战术。我先正面杀过去,吸引他们注意力。你们几个,则尽力绕到他们后面去,收到我的信号就动手。宫静由我负责,其他的人,就交给你们。”

    闻得此言,谢灵儿与墨婷三女,都不禁面面相觑,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感觉张信很随意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大战前该有的严肃与认知、不过这战术,倒还是蛮靠谱的,并无任何可置喙的地方。

    对于张信的实力,她们也没有任何的怀疑。

    “那就这么定了!”

    张信勐然一拍地面,使一尊造型奇异的金灵力士,从土层中拔地而出。而后他又凌空一跃,飞身到了金灵力士的头顶,一边驾驭着这力士往前行进,一边狂声大笑,气概飞扬:“狂刀之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敢与我狂刀为敌,是他们的不幸啦!”

    后面的谢灵儿,不禁拍了拍了额头,有些无语。心想这个信哥哥,怎么又这样了?

    ※※※※

    “总算来了!”

    一处密林之内,王纯正远远看着张信的身影,眼含期待之色:“四大道种,对那宫静麾下三百余人,真不知最终,是哪方胜出。”

    话音微顿,他又转头问李光海:“藏灵山那边的监考官有人开出了赌局,张信胜出的赔率是一比四,我在他身上押了五千点七级贡献值,李师弟没兴趣么?”

    李光海却依旧冷着脸,根本就不搭理王纯,只面色阴郁的看着下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纯见状,则是神色万分无奈:“师弟你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当日那个女疯子,她是真的想杀了你。”

    “这女疯子三字,你要再敢说一次,信不信我把你丢到北地去挖沙?”

    一个清冽的声音,蓦然在王纯的耳旁想起。这使他面色微变,看向了高空。

    果然下一须臾,一道银白色的光华,蓦然凌空而至。

    王纯见状,不禁心中凛然,神色肃穆的朝来者一礼:“弟子王纯,见过原司主!”

    就在昨日,原空碧调任藏灵山擢贤司司主,司马信德,则调任藏灵山戒律司司主,原任司主则因监考不利而失职。

    这怎么看都很吃亏,擢贤司看似位高权重,可却只是相对于藏灵山一地而言,

    很多人都不明白,原空碧明明都已定下了在两年后,接任光明山上院知事。可这位却又为何会放着那大好前途不要,来当这个小小的藏灵山擢贤司司主?

    这会使原空碧本人前程,更为曲折,甚至还将失去一个未来掌握斗部堂口的机会,岂非是愚蠢?

    且要完成这次的职位调动,那神海峰一系,必定付出了不小代价。想要将司马信德,从擢贤司的位置上踢开,谈何容易?

    直到昨日他与李光海二人联手将谢、墨、周三女,俱为道种之事,上报给了擢贤司与藏灵山知事简倾雪。才使整个藏灵山上下,都为之轰动骚然。

    此时许多人都已在暗暗惊叹,这位新任擢贤司司主的果决凌厉。

    王纯也对昨日,司马信德与原空碧职位交接时的情形,记忆尤新。那时前者的脸上,都已是青紫色。

    “无需多礼!”

    原空碧很是随意的一拂袖,然后她就又眼笑眯眯的看着李光海:“王纯,你说他的脸,是不是被冻僵了,还没恢复过来?”

    王纯不愿答言,默默无声,他可没有半点想要奉承这位的意思。原空碧则毫不在意,环视四方:“今日人可真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