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一二章 三大道种
    当墨婷之言道出,在场诸人都是神色各异。张信是眉头大皱,谢灵儿则是心动不已。

    “这是我与宫静的私怨!”

    张信城府深厚,随即就恢复了笑容:“没必要将墨婷你也卷入进来,”

    “可我也听祖父辈说过,猎团不入则已,入则祸福与共。”

    墨婷不赞同的摇头:“张师兄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毫无私念的与我们分享,而今有了祸事,自也该一起承担!之前二次灵测的时候,皇泉以势相逼,师兄不也是毫不犹豫,为我出头么?”

    说到此处,她又随手一拂袖。然后只须臾时间,就赫然有一尊高约两丈的寒冰傀儡,现身在她的身侧。只是与一月之前不同,墨婷身旁这尊冰傀儡,表层已现出如玉质般的颜色。

    “十级寒冰傀儡!”

    周小雪吃了一惊,随后又复释然,想想如今墨婷的冰系灵术,也差不多到了质变之时。

    一级灵师,二级战境,四点的先天冰属性,还有先天冰灵体提供的三点增幅。再加上不久前,张大哥特意为她炼制的一级冰灵手镯,堪堪可突破十级这一质变门槛。

    可此时张信,却从这尊冰傀儡中,看出不同的气象。这墨婷明显是游刃有余,仍有余力。

    如此看来,此女身拥的另一门灵体,多半也是与冰系有关,可对冰系术法加成的效果,还是不如先天冰灵体。

    莫非是玄武灵体?

    “之前是担心成为张师兄的拖累,所以墨婷绝口不言,可现在”

    墨婷的语声之中,充满自信与不罢休的决意:“墨婷自信不会成为张师兄的累赘。”

    “是哦!”

    此时谢灵儿,亦引动狂风,缠绕周身:“只要再有两天!无论是战境也好,灵能修为也罢,灵儿都可以突破了哦,十级的风行术,应该没人追得上的,记得信哥哥曾对我说过,打不过不要紧,只要能逃得掉,别人也一样拿你无可奈何。”

    “我也是~”

    周小雪才说了三个字,就见张信目光不善的瞪了起来,这使她气息微窒,一阵心虚。

    可随后周小雪就又重新鼓起了勇气,她再不说话,只是手结印决。

    众人初始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可随后片刻,张信就一声惊咦,看向数里之外。

    距离此地大约五里处的所在,正有一株野桃树。树上的树叶,本已枯黄大半。可此时的张信,却是亲眼看着那树叶,正在恢复青翠之色。

    “小回春术!”

    墨婷也随着张信的视线,发现了这一异景,她不禁一阵愕然。

    周小雪修炼的是《水木风华决》,能掌握小回春术不奇怪。这是一门能为人恢复伤势的术法,效果远远逊色于大小回生术,也不能让人起死回生,故而也容易修炼。

    可问题是这个距离,这个名唤周小雪的少女,竟然能隔着五里的距离。对那野桃树施展。

    “远程施法么?”

    这应该是所有灵能天赋中,最没用的一种。可如这远程施法,配合周小雪远达二十四里的灵能感应范围,效果却堪称是恐怖!

    “我之前尝试过,现在最远可以到十三里之外。超过了这个距离,灵术就不会有效果了。”

    周小雪咬着唇,眼里现着坚持之色:“虽然我现在是跑不快,可雪儿也一定不会成为张大哥拖累的。”

    张信却是一阵发愣,好半天都没能回神。他对谢灵儿与墨婷二女的实力提升,毫不觉意外。

    可却真是万万没想到,周小雪会异军突起,

    灵能感应与远程施法,这可真是世间最恐怖的天赋组合之一。想想看十年之后,此女可以远隔着三四百里,轻而易举的取人性命,而敌人则全程懵懂无知,这种情景,真使头皮发麻。

    又或者在三四百里外,施展回生之术,救人性命。这样的人物,这等的天赋,在宗门上层的眼中,只会比他与灵儿墨婷这样的斗战系灵师,还要更受重视!

    深吸了一口气,张信勉强平复住了心绪:“也罢,你们要跟我一起可以,不过不是现在。时间就定在三日之后,灵儿她打开灵窍之后如何?对付宫静,我也不强求她把风火燎原**修成了。只需她能开启灵窍,你们三人间,就恰好有个照应,”

    谢灵儿闻言,不由脸色一垮,而墨婷与周小雪对视一眼,则各自面现无奈之色。

    ※※※※

    当四人离去之后,这片河滩旁,却渐渐陷入死寂的状态。那几头风焰狮不知是感应到了什么,都纷纷停下了动作,眼含戒备的看向了四面。而那头小魔犀,也因此得到了喘息之机,匍匐下了身躯,大口喘息着。

    此时此地,同样气息不匀的,还有浮立于百丈高虚空之上的王纯。这位的额头,已是冷汗密布,身躯正处于紧绷的状态。

    而他之所以如此,却正是源自于数百丈外碾压而来的滔天杀意。

    在他身旁的李光海,此时也同样没好到哪去。这位的身躯,也同样僵滞不动,手中有七枚细小的飞剑悬浮,却介于发与未发的状态。

    “李师弟,我看还是算了吧?”

    王纯哭丧着脸:“我感觉我这次会死!”

    李光海则语含不屑的回应:“师兄你想多了,她不敢的。”

    “那你不妨试试!”

    虚空之中,传出了原空碧‘咯咯’的娇笑声:“难道光海你以为,一个天柱资格,就能让我心有顾忌?要晋升圣灵上师,可也不止这一条路可走的。”

    王纯已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气,正在冻结,这使他几乎就快叹出声:“师弟,我看你晚上一时半会再传消息,也没事的。”

    “师兄怎可如此没有骨气?”

    李光海面无表情:“我等身为监考官,就该恪尽职守,秉公行事才对。听说王兄早年曾与邪魔数场血战,今日怎就惧她小小威胁?她要真敢杀人,你我舍身取义又有何妨?”

    王纯却不禁心中腹诽,这次的祸事,还不是你自己招惹来的?找谁不好,偏要引狼入室,找他们后面那个女疯子?

    他是与邪魔血战过数场,期间悍不畏死,数次重伤。可他虽是面对那些魔将魔神也可不惧,却绝不愿毫无意义的死在此间,

    还有今日,也不知是该说自己幸运,还是倒霉。这与张信的三女,竟然都全是道种一级的天才!还有一个周小雪,隐隐有问鼎天柱的资格,

    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对他而言,无异是一件大喜事。能够选拔四位道种入门,这是大功一件,日后他可凭此换取大量的贡献值。

    可偏偏见得这一幕的,还有这位以行事肆无忌惮而闻名日月玄宗的原空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