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红了眼珠
    张信是最后一个踏上灵测台的,在监考灵师的引导下,一一去触碰那些灵测石。

    “入试弟子张信,灵能强度一阶上中,总值八点零三;灵能量一阶上上,总值九百九十九。灵能天赋风二,金一,雷一,功法大风决第二重后期!”

    这检测的结果,大约与叶若的检测结果相似。而当那监考灵师将张信的灵测成绩报出,也在台下掀起了不逊色之前皇泉宫静灵测时的响声。

    不过这一次的哗然声,却呈两级分化,大多数人都是惊奇于张信的先天灵能属性,居然真是如此之低。可天柱村之人,则是震惊于张信的进境。

    “怎么会这样?只是短短一个多月而已,他的灵能强度,怎么就增长了这么多?记得上次灵测,他的灵能强度也不过只是二点二而已,可如今竟然冲到八点以上!”

    “确是匪夷所思!增加了近六点,哪怕那位通灵天骄与鹤玉公子,也有所不及。”

    “这不能比的,黄泉宫静,都已是开了灵窍。灵能属性十点之后,修行的难度,与以往截然不同。”

    “这个家伙,也不过是仗着有淬灵丹在手。下个月,他手中没有淬灵丹之助,我看他还能增多少修为?”

    “可一个月六点的强度,已经足够夸张了。那区区三十枚淬灵丹,能够增多少?除此之外,他的灵能属性,也多出了一门雷属性,更将那大风决修至第二重境界。这样的修为跨越,实是耸人听闻!”

    “就只是灵能属性低了些,风金雷这三系都还算不错,可他最高的风属性,才只有二点。”

    “这你可就小瞧这位了,如今许多人都在猜测,他可能身拥先天风灵体。若非如此,他又如何能打出十级的风灵斩,将堂堂鹤玉公子逼到那个地步?整整半个月都不能走出藏灵村。”

    “也就只这几天了,刚才没听见么?静公子灵能量十九点九,功法雷鹤真解图第三重初期。传闻这位鹤玉公子,近日斩杀了一只雷鹤王,如今看来,怕是真有其事。”

    “雷鹤王骨么?如那鹤玉公子,觉醒的是‘雷鹤神身’这门神通,只怕这张信是输定。”

    台下议论纷纷之际,台上的张信,则是陷入凝思,他刚才仔细看过了自己的灵测异像。可惜时间还是太短,仍不够他窥查究竟。

    只依稀感觉那虚无之景,应该确与时空有关。与他施展灵能盾时同样,都有着强烈的时空扭曲。此外也与乾坤袋,乾坤法阵的灵能波动,有些相像,又似是而非。

    再还有,就是他即将拥有的一种神通‘天元霸体’,感觉这二者间,也似乎有些联系。

    可那究竟是什么,张信依旧心存疑惑,心想那就只是单纯的时空之力而已么?只怕未必。

    可惜,他在灵测之时,并不敢把叶若也放出来。

    如有后者助他扫描那异像的详细,或者他现在,就已知道那能力属性到底为何。

    而陷入深思中的张信,却浑然不曾注意,此时在这灵测台上,赫然还有着四十余道灼热视线,正往他注目过来。眼神则或含欢喜,或含厌恶,或是震惊,或是叹息。

    李光海始终面无表情,淡定自若的立在这灵测台的一角。可他旁边的王纯,则是吃惊不已。

    “居然增加到了八点多,看来此子的灵能天赋,也不是很差啊。如只论进境,此子修为提升之速,其实也不逊于皇泉宫静多少。”

    随后王纯又看向周围,另几位监考灵师:“我看那几位,眼珠子都已发红了,就不知那几位神师法座是如何看的?”

    他知此刻在场的,可不仅仅只是他们这些监考灵师而已。此时藏灵山上下,还有十数位神师法座都在关注此间,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那位原神师。

    自然,这些人也并非全是为张信而来,今年的入试弟子中,还有许多佼佼之辈值得注目。

    可毫无疑问,此时吸引最多人视线的,就只有张信一人!甚至那黄泉宫静,都不能与之比拟。

    这位天赋超绝,又师承未定,自是被所有人瞩目,甚至是争夺的焦点。

    可李光海闻言后,却依旧是神色木木,不知在想什么。

    “李师弟还在想那雷鹤的事情?”

    王纯悠悠一叹:“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宫家如不记代价,我藏灵山内,也就只有简天柱与监院大人才能阻止。其实你我二人倒还好,只是口头警告而已,不痛不痒。真正倒霉的是那些巡山堂弟子,这次那几位是必定要被记过,真可谓无妄之灾。还有张信,这次只怕也有些难过了。雷鹤法体,几乎完克他的金灵力士,可十级风灵斩,虽也对宫静小有威胁,可却远不足以决胜。这二人对上,张信多半是输的居多,这真不公平”

    李光海仍在深思,好半晌之后,才忽然出言:“是司马信德出手了。”

    王纯顿时神色一变,心中微凛。

    而此时二人的耳旁,也传来了原空碧的轻笑:“你这家伙,倒还真够机灵。不过这次,可不只是司马信德出手而已呢!说不定简倾雪也是默认。李光海你如还有几分聪明,那就乖乖将为张信择师之权,重新献上。他们藏灵山得回了颜面,也会给张信安排个好前程。可如你不愿这些蝇营狗苟之辈们得逞,那就将他交给本座如何?本座必定可护住他平安无恙!”

    “蝇营狗苟之辈?”

    李光海唇角冷挑,对原空碧之言不置可否,只定定的注目张信,眼神莫测。

    “把他交给你原空碧亦无不可,可我想此子如能得知详情,未必就会情愿。所以,我还是想等等看!”

    “还要等?”原空碧的语声中,已含着几分抓狂:“你莫非以为,他现在还能与那宫静的雷鹤神体抗衡?可即便他过了宫静这一关,他面前还有一个皇泉”

    可她语音未落,李光海就摇着头:“嗦!”

    他竟从袖中取出了两团棉球,塞在了自己的耳洞内。如此一来,顿时恢复了清净。

    可旁边的王纯,则是一头冷汗。他已感觉到一股酷烈的杀机,将他二人笼罩。

    ※※※※

    从灵测台回归的时候,谢灵儿就欢喜的抱住了张信的手臂。

    “真没想到,信哥哥的灵能强度,居然增长了这么多!刚才信哥哥你看到了么?以前天柱村的那些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叫他们小瞧你。如果接下来这两个月,信哥哥也能有这样的进境,搞不好都能拿下二试魁首,听说这次前十奖励是一件二级灵装?”

    说到此处时,谢灵儿又微有些沮丧:“感觉大家都好厉害,我以为我的灵能属性,已经很强了,可是强中还有强中手。真是奇怪,以前在汇灵班,我都从没听说过这些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