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玉石俱焚
    “混账!你是要我向他低头?”

    藏灵村内的某间一等灵居内,蓦然发出了‘哐啷’一声重响。宫静端坐于太师椅上,苍白的脸上满蕴怒意。

    而此时在他身前,宫翼宫沛都肃立在两侧。脸上都同样毫无血色,气机虚弱。

    尤其宫翼,额头上已满布冷汗,眼瞳中则更现出几分血意。三次被张信斩首,已使他元气亏虚到了极致,而十几日没有食用灵兽肉的结果,则让他无限接近于灵饥。

    宫沛看了眼地面那些残破的瓷片,又看了看依旧怒火攻心中的宫静,不禁微微一叹。

    明知此时宫静可能听不进去,可他依旧振作起精神,继续劝道:“公子,张信不依不饶的目的,就是为逼迫公子取消谢灵儿的记过与扣分。只要能以此为条件,与张信约定此后互不相犯。眼前困局自能迎刃而解。”

    宫静闻言,却一声寒笑,语声冷冽:“取消?可我宫氏颜面何在?威严何在?”

    “可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公子参与入门试的目的,毕竟是为神血石,是为日后参选道种的资格,而非是与那张信斗气。”

    宫沛说到此处,语声微微一顿:“说句公子您不爱听的话,此时此刻,我等已拿那张信无可奈何。公子麾下整个猎团合力都非其敌,属下实在无法可想。”

    宫静闻言无语,可他的一双手,却已青筋毕露。而那宫翼,亦是眉头大皱。

    “如今公子麾下,资源困乏,从三日前开始,就已经有人退出了,再不见踪影。还有数十人,已经陷入了灵饥状态。几次重伤,便是公子与我二人都撑不住,又何况他们?属下担忧,再如此僵持下去,恐怕我们的猎团,会彻底散掉!”

    宫静眉头微蹙,终将怒气平复,陷入凝思:“就真无其他方法可想?”

    “无可奈何!”

    宫沛摇着头:“昨日有十数人在村外,发现了那张信的身影。此时我等只需出村,必遭张信屠戮。那位的心狠手辣,公子也是知道的,绝不会对我等手下留情的。如今灵兽肉与灵源,公子倒是能凭借人情借来一些。可所谓坐吃山空,我们这样,又能支撑多久?且接下来,就要进入那些王兽领地,如无羽翼相助,只凭公子与我等这几人,只怕会有出局之忧。那些王兽的可怕,公子比我更清楚。”

    宫静却未置可否,陷入了长考,良久之后他却又摇头,强自站起:“想要我宫静向那个杂种磕头求饶,绝不可能!灵源兽肉,就交由宫沛你去借,以十日之量为宜。但凡肯助我一臂之力的,两个月后三倍奉还,算我宫静欠他们一个人情。至于张信”

    宫静的眼眸内,满含杀意:“通知族内,让人把那东西送入千叶峡!至多一月甚至半月,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那东西?公子说的,莫非是?”

    宫沛却吃了一惊,神色大急:“可以公子现在的状态,未必就能降服,而且这也是有违门规。”

    “我既然要他们将那东西送来,自然就有把握将之降服。放心!我宫静还不至于这点耐心都没有,会等元气恢复之后再说。至于门规~”

    宫静冷声一笑:“门规无所谓,有的是办法避开。只需那东西,是本公子在这千叶峡内猎杀,谁能说什么。谁又敢说什么?”

    此时他已手抚着脖颈,目光里全是灼热杀意。

    “自生而为人以来,我还未遭遇过此等奇耻大辱。被同一人连斩三次,几至绝境!如不能手刃仇敌,我宫静难消心头之恨!”

    宫沛顿时再说不出话,无言以对。只心中无奈的想着,静公子的性格,是不是太刚愎自用了些?可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在他看来,公子之策,看似能化解眼前危局,可却是完全不考虑以后。日后公子一旦要问鼎道种,这将是绝大的破绽,此事多半是要被人攻讦的,也必定会引来十三宗系压制。甚至这次的入门试,就很凶险。

    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快意恩仇,可以挽回颜面,甚至反过来将张信‘斩杀’。可这在宫沛看来,这无异是付出与敌同归于尽般的代价。

    这是哪怕玉石俱焚,也要将那张信毁掉么?

    ※※※※

    此时藏灵村外,张信正踏上归程。自前两日开始,他现在每天都会到这附近转上几圈。

    可惜的是宫静等人并不给他动手的机会,始终都躲在藏灵村内不出来。这说明对手,还远未至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以宫家的实力地位,想要在这千页峡里借点灵兽肉与灵源来支撑自己的猎团,还是能办得到的。

    张信其实也曾有意通过高富帅三兄弟的渠道,警告各家猎团,敢于向宫静借贷兽肉灵源的,都一样杀无赦!

    可仔细想了想之后,张信还是罢休,这毕竟不合他的心性理念,也有仗势欺人之嫌。更可能在这千页峡内,掀起更大的风暴,毁掉许多入试弟子的前程。也会将一些人,推向宫静的怀抱,得不偿失。

    且此时的他,也不该着急。那宫静或者能够通过借贷,来维持生计,可却绝没可能以这方法,获得贡献值前十的地位。还有他的那些部属,大多都是天资高绝的精英,岂肯随着始终龟缩不出的宫静,最终一事无成?

    这是一场持久的较量,绝不能急于一时。

    而他现在最紧要的,还是提升自身的实力。眼前平静的局面,却使张信感觉到了危机。宫静此时如不低头,那么后续必有动作,以他眼下的力量,未必就能应付得来。

    也幸在这次叶若研发的二型药剂,解决了他的难题。否则他现在,就需冒险盯上那群王兽不可了。

    回至山灵居后,张信只见三女,正在千刀林里面练习。他略略看了一眼,发现谢灵儿与周小雪身上,赫然已满布着黑色的‘刀痕’。便是墨婷,也不例外,只是数量较前二人要少一些而已。

    不过这三个女孩,还是很聪明的,各自都用兽皮将自己的脸与手,都包裹了起来,浑身上下,也穿得严严实实。如此一来,哪怕是三人中‘刀’,也不会在肌肤上留下痕迹。

    张信见状却很是不满,发出了一声轻哼。而刀林内的谢灵儿先是浑身一个哆嗦,然后无奈的将那兽皮解下,又把那胳膊小腿上的衣物退去。一边做,还一边抱怨:“信哥哥你这也太不人道了,这痕迹留在身上,很难看耶,气味也不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