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三级镰鼬
    次日一大早,张信才刚出门,就看见了三条鲜艳的肚兜,在洞门口中飘啊飘。他面色微显尴尬,可随后就视如未见,毫无异色的带着谢灵儿三女出猎。

    不过今日这小小猎团里的气氛,依旧怪异。这倒不是因谢灵儿对墨婷的排斥,而是另有缘故。

    墨婷一看见张信就脸红,不过却依旧坚持走在张信的身边,不过二人之间却沉默的很,似无话可言。

    而谢灵儿与周小雪,则是吊在后面说着悄悄话。

    “小雪,我昨天又做春梦了耶!然后早上起来,下面都是湿的。”

    谢灵儿一副要哭出来的神色:“怎么办啊小雪?你说我是不是别人说的那种**啊?怎么就这么下贱?”

    周小雪却亦是心神恍惚,一副有苦说不出的神色。她昨天,好像也做这样的梦了,而且

    隐蔽的看了前方那伟岸昂藏的身影,周小雪心内五味杂陈。

    直到他们队伍来到十七里外,张信才停了下来。不过接下来,他却未参与狩猎,而是定下一个目标后,让三女自己想办法猎杀,自己则在一旁坐镇监督。

    那是一群毒刺鲮鲤,总数三头,藏在一个山窟内。最开始谢灵儿制定计划的时候,是将墨婷排斥在外的。可后者也不在意,只静静的在旁看着。

    直到二女第一次猎杀失手,周小雪陷入险境,墨婷才有动作,将其中一头毒刺鲮鲤强行击退。

    到了这地步,谢灵儿也终感觉羞愧,可能是想到这次,正因自己的私心与小脾气,就使她的好友身陷险境。之后她也放下了心结,开始与墨婷配合,一同制定第二次猎杀之法。

    “鲮鲤,鲮鲤?这不就是变异过后的穿山甲么?”

    叶若语气古怪的说着:“这在联邦,可是濒危动物啊,猎杀是要犯法的。”

    “濒危?怎么可能?”

    张信一脸的匪夷所思:“这东西在天穹大陆,都快泛滥成灾了。”

    他今日也是特意挑选这一窝的鲮鲤,来调和三女的关系。也只有她们互相配合,才能将他选定这些猎物拿下。

    之后张信依旧是坐视旁观,除了关注谢灵儿与墨婷等人的动静,他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施展一次‘金灵力士’。每一次他召唤出的金力士,都会与前次稍有不同。

    直至日上三竿之时,张信却蓦然眼神微凝,看向了这座密林左侧。随后他念动之间,就有数道青光离体,斩向百丈之外。而仅仅须臾之后,那边就传来了气浪爆裂的声响。

    赫然是张信打出的灵光斩,与几十枚激射而来的木针碰撞,将周围两丈之内的枯叶,都尽数卷起。

    而就在不远处,才刚刚得手的谢灵儿等人,也都神色凝重,微有些后怕。

    那木针来的无声无息,且明显是含有剧毒,方才如非张信及时出手,她们三人只怕都得躺下。

    “刚才那是王兽么?”

    墨婷脚下踩着寒冰,滑行到了张信的身侧:“之前我听说这一届的千页峡,光是表层就共有十五头王兽,不知这是哪一只?”

    “是一只三级镰鼬。”

    张信毫不意外,那皇甫诚都能搞到这千页峡的地图,又何况这位墨大小姐?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密林的深处:“看来并未全力出手,只是警告。”

    这既是警告,也是试探。方才他如没能达到第三战境发在意先的程度,周小雪她们三人就已经出局了。

    这都是近日,他大规模屠戮灵兽惹的祸。

    这些王兽将千叶峡视为猎场,如今它们餐盘里的东西被人动了,自然会被激怒。

    不过这些王兽因天性之故,对他们仍存戒忌,在没搞清楚虚实的情形下,绝不会轻易出手。

    “我们是被盯上了?”

    周小雪的神色有些慌张:“我听说三级的王兽,可以轻易屠杀五六十个一二级灵师。而镰鼬也是灵兽中,战力特别强的一种。”

    “不用。”

    眼见那若有若无的气机退走,张信微摇着头,语气异常严肃的交代:“以后小心些就可以,如要离开山灵居,必须有我陪同。”

    ※※※※

    张信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将那些王兽彻底激怒。此时的他,虽是不惧王兽,可却没有足够的把握,一定可战而胜之。

    而且只一头的话,他倒是能应付裕如。可一旦增到两至三头,就未必可护住灵儿墨婷他们全身而退。

    故而在猎杀这三头毒刺鲮鲤之后,他就又领着谢灵儿三人,一起踏上了归途。

    而整个下午,几人都在练习各种功法与灵术。不过到了晚上,张信却又将三女召集在一起。

    “训练战境?”

    墨婷吃了一惊,随后就显出强烈的兴趣:“张大哥愿意教我们么?我也好奇,张大哥到底是靠什么办法,能将天然战境,提升到现在这个地步。”

    “是有些秘诀,不过更多的是苦练。我看你们的灵步术,已经基本都练习娴熟了吧。”

    张信一边说话,一边将三人引到了灵居后侧,那个较为宽阔的大厅。

    然后谢灵儿三女就发现这里,已经被张信改造过。足有三千绳索,从上方垂落下来,下面则系着一柄柄黑色的长刀。

    三人再仔细注意看,才发现那些长刀,本身只是竹制。之所以是黑色,是因被染上了仿佛墨汁般的液体。

    而此时四面更有微风吹拂,使这三千绳索,三千竹刀,无规律的来回荡漾着。

    “我把这里,叫做千刀林。”

    张信详细解释着:“你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这里面使用灵步术,你们何时能够穿过这千刀林,那就差不多可以掌握意发并进了。啊!对了,再说一句。那竹刀上面染的是黑叶草的草汁,一旦皮肤染上了,几天都洗不干净的,只能自然褪色。”

    闻得此言,谢灵儿与周小雪顿时变了颜色,有些害怕的捂住了脸。

    可墨婷却是柳眉微蹙:“就只是如此而已么?”

    需知这战境训练,一直以来都是各代灵师研究的重点。十万载以来,几乎所有的方法都尝试过。

    似张信这种,也不是没有,可却效果寥寥,并无人再尝试。

    “当然不止是这样而已,还需配合我家传的一种心决。”

    张信的神色凝然,目光如炬:“有人对我说过,灵师的战境,就是元神的升华与自我圆融,我也深以为然。而我这家传的心决,就可在练习身法的同时,促进灵肉合一,从而达到纯化元神的效果。不过”

    语声微顿,张信目含深意的扫视着。那已神情振奋的谢灵儿的三人:“这毕竟是我家传的秘法,不能轻易传于外人。你们在学习此法之前,必须立下心誓,绝不可泄露这一秘法。”

    可其实他那老友梦随风的最大心愿,就是将自身研究的成果,公之于众,使所有人族灵师都得以受益。

    张信坚信自己,迟早会有一天使老友心愿得偿。可此时这么说,就只是为继续隐瞒自己身为上官玄昊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