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奇异液体
    “算了,不过以后所有药剂的研发进度,都要随时向我汇报!”

    张信微摇着头,忖道自己如早知叶若的二型药剂,有这样强悍的药效,他这几天哪还需愁眉苦脸?

    不过这还真是一场及时雨,正愁前道已绝,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而随后他又兴奋期待起来,这次x二型念力药剂,哪怕是只增加二点三点,他都心满意足。而一旦他能打开灵窍,成为正式灵师,那将是另一个世界。

    他现在简直恨不得抱住若儿,狠狠亲一口。

    不过若儿却很委屈,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主人好坏啊喵!刚才是想要骂若儿是么?可若儿都是在遵循主人的命令啊,研发药剂也很辛苦的。光是这个二型药剂,若儿就试验过十二万四千三百种配方。基地里都烧坏了好几块芯片板了,呜呜~”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主人我不对,若儿你辛苦了!”

    张信无奈的去抚叶若的头,好半天才把这丫头给安抚下来。而随后他就走出了门,在这山灵居的大厅里燃起了一堆药草,又以轻风鼓动,往几个灵居室里面灌。

    “主人你这是在做什么?”

    叶若询问了一句,随后就又一副明白了的表情:“哦,我知道了!主人这又是准备猥亵少女么?”

    张信都懒得答这句,心想自己哪里猥亵少女了?只是打算为这三个女孩,开辟后天灵体而已。

    叶若又锲而不舍的继续问着:“这次不止谢灵儿,连那周小雪与墨婷也一起么?”

    “这不是当然么?”

    张信神色淡然,他之前就想为周小雪打通灵窍,可小雪她之前都住在谢灵儿的灵居,所以没有下手的机会。而前几日此女,也是毒伤未愈,元气未复,不适合动手。

    至于墨婷,此女他是最为看重的,之前叶若也未其扫描过,其本身就有着一种灵体在身,只是叶若的资料库有限,并未能辨识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体质。且其本身,也可完成天然的第二战境了。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位道种级数的天才。

    张信感觉此女的心性资质,都为上佳,日后正可结纳为自己的臂助。

    “感觉主人好大方,是个好人哦喵。”

    “谈不上什么大方,我既有这能力,又为何要敝帚自珍?”

    “可主人一点都不防备么?要是她们以后背叛了主人怎么办?那不是亏了?而且主人你也没经过她们的允许,这好像不太合适?”

    “是不太合适,可奈何我狂刀就是如此任性!灵体何等珍贵?错过了这一阶段,就再没有机会。至于背叛,那也没什么,就当是为我日月玄宗,为日月玄宗辖下的百姓,再造一英才。”

    说这句时,张信就又想起了当日广林山之战,邪兽与魔灵联手,又与日月玄宗内部勾结,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毫无疑问,三万年来日月玄宗最危险的时刻,已经到来。

    时之此刻,正需更多中流砥柱,扛鼎之材,以支撑门庭。墨婷与周小雪日后可能有一天会背离自己,可却绝不会背叛日月玄宗。

    他现在,也只是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且张信估计自己,也就只能为这三女开辟灵体了,一旦自己打开灵窍,成为灵师,在灵能强度大增之后,就再没法在不伤及别人身体的情形下,为他们冲开隐窍。

    “狂刀之心可照日月!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哪怕日后真被若儿你说中了,我亦无悔,哈哈哈!”

    大笑三声后,张信就首先走进了谢灵儿的房门。可当半个时辰后,他走出门时,却是一脸阴郁的看着自己湿漉漉的手。

    随后则是周小雪,可结果也没差多少,让他不得不在出门之后,再次洗手。

    最后才是墨婷,张信入门之后,却首先问了一句:“她现在睡着了吧?”

    像前些时日,在谢灵儿身上发生的乌龙,他是再不想经历一次。

    “应该是睡着了。”若儿语气却不太确定:“脑电波很平静规律,并没什么异常。”

    张信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靠近墨婷之后,又在少女的后颈处按了按。之后才开始在墨婷的身上摸索。

    可半晌之后,张信就又一阵摇头。他已确证了叶若探查的结果,却也无法确定墨婷,究竟是哪一种体质。

    不过这都无妨,他只需确定自己要打开的隐窍,与墨婷的灵体本身并无冲突就可。

    “真没看出来!这墨婷的身材这么好,皮肤也好嫩,嫩出水了。”

    张信感觉手中的触感,简直就是有一股磁力,既嫩又滑,而且弹性也好,让他都舍不得离手。

    “主人,你又在犯罪了喵!还说这不是猥亵!”

    叶若恰时发出了警告:“而且你身体,已经有反应了!再继续下去,若儿会遵循联邦法律记录此事,主人至少会被关三年的喵!”

    “你胡说什么?我都多大年纪了,怎么可能对这小女孩动歪脑筋?”

    张信的脸微微发红,并且怒声训斥。而随后他也收住了旖念,将手按向了墨婷,而后轻轻拂动。

    “这个灵能反应,主人为她开辟冰灵体吗?”

    张信却在生叶若的气,轻哼了哼,毫不搭理。这边也大约用了半个时辰左右,张信才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微微一叹。

    大约也明白自己开辟灵窍的手法,确实会激发人体里的**,可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张信不准备因噎废食,停下此事。

    可就当张信从房门离开之后大约两刻,墨婷却忽然起身。她先是眼含异色的看了门口一眼,又摸了摸自己身上那最羞人的所在。随后墨婷的脸上,也一阵晕红。

    她身有四象灵体中的‘玄武灵体’,天生就能掌握龟息之法,不但可以使自身的灵念神识,始终保持在冰清空寂的状态,还能够延寿,辅助裨益于她的灵能修行。

    所以早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墨婷就已感觉到了异常。可惜那时她已吸入了不少药烟,浑身都无法动弹。

    就这么在不能动弹的状态下等了许久,直到张信的到来。

    开始她真以为张信,是欲对自己意图不轨。这使墨婷颇为失望,心想自己看中的人,居然是如此不堪,表里不一。

    可在之后不久,墨婷才知道自己猜错了。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股股细小的灵能,在自己的体内流淌,使她腰腹间的某处,微微发热。那双大手,也确不含半点情!色之念,而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引导灵能,刺激她体内的窍穴。

    “冰灵体么?”

    墨婷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惑然凝重之意。

    心想她的意中人,只怕远不似自己看上去那么简单,那就好似一口看不到底的深潭,让她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