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九十三章 正我所愿
    “张信你敢!”

    五十步外,宫翼目眦欲裂,似乎因眼前的情景太过震撼之故,他语句都有些含糊不清,近似于呓语:“你,你tm疯了!你竟,竟敢再次斩伤公子?可恶!可恶!”

    那宫沛的面容,也是一阵扭曲,不过他却还能勉强维持着镇定:“张信,你到底意欲何为?”

    “意欲何为?你们该不会以为,四天前的事情,会就这么结束?我那两个同伴,可还有一个卧床不起,一个被记大过,扣了千分!”

    张信摇着头,语声嘲讽:“我狂刀张信,可非是什么宽宏大量之人。你们难道是要让狂刀,就此忍气吞声?”

    他脚下一踏,赫然又是一道青芒横扫而出,顷刻间那百丈之外,就有十数人影,被这风刀一斩为二!

    “我杀了你!”

    宫翼的双眼赤红一片,语声歇斯底里,整个人近乎疯狂的,往张信方向狂扑而去。

    只是下一刹那,随着又一道青色风刃闪过,宫翼的头颅,也被强行削飞。

    “严杀尽兮弃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

    张信再次大笑,神态狂傲不羁:“何需如此急不可耐?今日你们宫氏猎团自宫静以下,所有人等,都杀无赦啦!”

    可此言落时,周围之人就已拼了命的向北面逃奔。四日前的公示亭,张信以一人之力,以披靡之势屠戮数百入试弟子的骇人气势,他们至今难忘。

    而今日这位狂刀方一现身,就先声夺人,首先就将身为众人之首的宫静斩杀,随后又干脆利落,取了宫翼人头。使得此间诸人,都提不起丝毫反抗的勇气。

    而这狼狈奔逃的诸人之中,就有着皇甫诚。此时的他,心情则是惶恐之至!

    四日之前,他的身躯亦被张信斩断。此时不但元气大损,更欠下了整整二百贡献值。

    其实再‘死’一次倒没什么,就是疼痛一阵,事后自有养生堂灵师恢复。可元气的损耗,却会使他灵能与功法修行停滞,在第二试中落后于人。而贡献点的损失,也会直接导致他在最后的第三试出局。

    在千页峡中,二百贡献值已是一笔巨款,相当于二十头一阶灵兽的灵源。再考虑到提炼时至少六到七成的损耗,则是六十头以上的灵兽邪兽。

    此时的他,都不知自己该如何将这个坑补上,实在不愿再死一次。

    可那张信,却也是说到做到,身化狂风,在人群之中肆意挥刀,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几乎是三步一人,血溅百丈!

    而仅仅一百息时间不到,这片密林中就躺下了近九十余具‘尸体’,便是那皇甫诚,张信亦未手下留情,直接将之一刀枭首!

    不过剩下还有十余位,不但掌握有灵步术与各种灵遁之法,更选择了与他相反的方向,深入密林之内,人已踪影难见。

    张信倒也没太在意,追杀了几人之后,就已回到了原地。发现那宫沛居然未逃,依旧定立原地,面色苍白如纸,眼神阴冷愤慨的注目张信。

    “为什么不逃?”

    张信微觉意外,于是他出刀之前,就又好奇的问了一句:“我听说你的遁法,还算不错。”

    “别人能逃,我宫沛却是一定逃不掉的!遁法再好,能好过你的十级风行?”

    宫沛唇角冷挑,眼含自嘲,随后反问:“你这真是要与我们宫家,不死不休?可知后果?”

    “四日之前,你们做出那样的事情,难道还不是不死不休?”

    张信长袖拂动,语气嘲讽:“你们这位静公子,只怕也没准备善罢甘休吧?既是如此,那还有什么后果,能够坏过现在?”

    宫沛气机凝噎,几乎无言以对,而后他又一声摇头:“废话少说!你要如何才肯罢手?”

    “罢手?你说了?”

    张信一声轻笑,语气激昂,而后他手中秋澜,瞬时带起了一片清冽刀光,将这宫沛的人头,也一并斩下。

    “与我狂刀为敌,是你们的不幸啦!”

    宫沛头部离体,顿觉一阵晕眩。可他眼眸之内,却透出了释然之色。

    而随后张信,又看那宫静。早在半刻之前,就已有养生堂灵师出手,为宫静施展了大回生术。此时这位,身体已大致完好,正依靠着树干躺卧着,虽是气息虚弱,可他那双眼,却是仿佛刀锋般刺向张信。

    张信心想视线如能杀人,自己只怕已被斩为千百段。他却没说话,只无声的冲那宫静比了几个口型。

    宫静先是不解,可当他学着张信的口型尝试说话,却只觉气怒攻心,一口郁血猛然吐出。

    那只有九字不死不休,我还会再来!

    ※※※※

    用了小半个时辰,将宫静麾下的猎团血洗,随后张信就开开心心的,将那金灵力士招出,毫不客气就把那十六头短尾狼尸占为己有。

    随后他也不管这满地狼藉,直接驾驭着自己的金灵力士,往那天柱村的方向行去。

    此时的张信,已是魔灵的身份,因那魔灵令的缘故,浑身都萦绕着淡淡的红光,按说他这样的人,在这边该是人人喊打才对,可这一路中,张信虽也撞到了一些入试弟子。却无人敢上前来寻死,更有些人已经听闻了不久前发生的事,神色就更是戒惧至深。隔着老远看张信,就好似在看魔王。

    张信也没兴趣对这些人动手,他们魔灵确实可以肆意‘斩杀’入试弟子不错,每杀一人,也有贡献值一点。可也没强制他们魔灵,必须见人就杀不可。

    可张信既不愿欺负弱小,也不打算靠杀人来赚贡献值,故而他对这些路遇到的入试弟子,完全视如不见。

    而待他来到天柱村前的时候,就见那墨婷,果然守约等在那村口处,旁边则是她那尊两丈高的寒冰傀儡。

    张信只看那傀儡上的一大堆的行礼,就知墨婷的心意了,不禁哑然失笑,迎了下去。

    “墨婷你还没改主意?还是要加入我的猎团?”

    “我说话一向算数。”

    墨婷放着自家的寒冰傀儡不理,却一个纵身来到了金灵力士,然后仰望着立在这尊力士头顶上的张信。

    “难道张师兄是想要反悔?”

    “怎么会?有你加入,我欢迎都来不及。”

    张信大气的挥了挥袖,不过随即就又语气一转:“可刚才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仍要跟我走么?”

    “你说的是宫静,我听说不久前,你才刚把他们一锅端了。不但宫静被你再次斩首,还有九十余人重伤垂死,必须入养生堂疗养。”

    墨婷面颊微红,语气尽量平静的问:“这就是张师兄你让我等四天的原因?感觉张师兄真是个坦荡之人,四天前你明明可以借机,将我与你绑在一起的。”

    张信不说话,只静静无言,倾听墨婷答案,仅须臾之后,墨婷那清冽悦耳的声音,就再次响起:“可我不怕!之前也说了,磨难艰险,正我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