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十五章 事了拂衣
    当宫静的人头落下,那公示亭前,又再一次恢复了死寂。所有人等都定目看着空中,那个意态狂放,飞扬不羁的身影,或是愤恨,或是敬畏,可却独独再没有了敌意。

    而在张信的视线扫过之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低头俯首,不敢与之对视。

    此时也只有在场寥寥几位灵师,才不为其气势所摄。

    “雷属性么?他什么时候,有了雷属性灵能?”

    李光海若有所思,他感觉张信这个人,就宛如是看不见底的深潭,难以通透。

    “这也不奇怪吧?”

    庄姓灵师已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窒住,几乎无法呼吸:“可能是新生成的属性天赋?他毕竟还只是十八岁,之前又元神受损,可能直到现在还未定型,这也不是没有先例。”

    似张信这样的战境与灵能天赋,本就已极其不凡,再加上那雷属性与先天风灵体,真是让人垂涎万分。

    这无疑是一位道种级天才,毫无疑问的道种一级!

    可思及此处,庄姓灵师却又有些懊恼。他可以想象得到,当这一战的消息传开,只怕整个藏灵山上院都将轰动,想要得到此子,只怕不太容易。

    李光海却仍是心有疑义,这世间确是有不少人,在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觉醒了新的灵能属性。可放在这张信身上,他却总觉有些古怪。

    不过李光海,也未打算为此事纠结。具体如何,可以看第二次灵测的结果,如今也就只剩下十几天的时间,

    而随后他的视线,就又扫向了这公示亭前,那凄惨的现场。可见无数的断躯横躺,无数的血液汇流成河。

    此时已经有许多养生堂的灵师,在为这些伤者施救,可相较于这近四百人的数量,依旧捉襟见肘。

    李光海都不忍见,随后他又注目那正浮空落下的张信,眼神微微有些不爽。

    “这个家伙,是不是太嚣张了?”

    尤其是刚才大战时,这家伙一边杀戮,一边还说什么‘可笑的蝼蚁,你们这是以蚍蜉而撼日月’,‘你等执迷不悟,那那就休怪我言之不预’等等,让他都忍不住,想要揍这家伙一顿。

    尤其‘可惜无酒,不能尽兴’这句,让他感觉刺耳。

    旁边的王纯,则是一阵无语。心想那家伙还是个小孩,你又何必与他计较?据说这张信自广林山之后,大多时间都是昏迷不醒,此时人虽十八,可心理年龄只怕还留在这三年之前。料必是因此之故,所以年少轻狂。

    其实听张信说‘一夜狂风尽海棠’,‘人间若有不平事,纵酒挥刀斩人头’这些,他感觉还是蛮爽的,热血沸腾。

    而随后王纯,就又有些幸灾乐祸的看宫静人头,以及那位戒律堂的执事。前者断首之后,仍目眦欲裂的盯着张信,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后者则是神色铁青,眸色阴沉无比。

    不过身为宫氏的嫡支公子,宫静的待遇,自是与别人不同。其他的入试弟子还在等着救护,可却已有一位养生堂灵师,在为他准备大回生术。

    可王纯依旧感觉快意,他是平民出身。日常时虽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可心里对这些世家子弟,还是有些不安嫉恨的。

    那庄姓灵师也在叹:“杀虎不成,反为虎伤,这是何苦来哉?”

    而李光海,则听耳旁一个女子的声音,满含嘲意的哂笑着:“看来所谓的世家英杰,也不过如此!不过这一场好戏,倒是蛮有趣的。”

    ※※※※

    张信落地之后,并未理会周围的动静,径自将那金灵镯佩戴在了手上。而后他抬手之间,就有一尊银白色的金灵力士,从地面之下拔出。体型比之那石力士矮了一半,只高约一丈,却浑身上下发出金属寒光,更显健壮有力,气势骇人。

    二级的法器,加上他自身的三级战境,以及一级的金属性,使得这金灵力士,高达五级!

    可其实这次,张信仍有保留,如若再加上他天元体的属性增幅与自身的金灵体,还可将这力士,强化到七级以上!

    再考虑到金灵力士的战力,先天就要比石力士与寒冰傀儡之类强上两个级数。还有灵能洞察与灵能掌控两门天赋。张信今日其实只需招出一尊七级金灵傀儡,就已可碾压全场,

    不过他却并不愿在此时,就将自己的灵体天赋完全暴露出来。且他招出这东西的目的,只是为负重扛人,五级的强度,已绰绰有余。

    张信操纵着这尊傀儡,将周小雪与谢灵儿的娇躯,都一把抱起,才又再扫视了周围一眼。却只见那些入试弟子,都远远站到了三百丈外,且莫不噤若寒蝉。

    此情此景,不禁使张信哂然一笑,随后他就再无停留之意,一个闪身,就踏上了那金灵傀儡的头顶。

    而后这尊金属巨人,就在众人注目中启动,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悠然自若的往南方行去。

    张信则一边分神操纵,一边看着周小雪与谢灵儿的伤情。发现前者虽中毒较深,可却不难救治,他自己就可以完成,没必要去求那些养生堂灵师,浪费贡献值。

    需知那些养生堂灵师,每一次出手,都非是没有代价。监考官会扣除二百贡献值,积累到六个月后,三试结束之时一并计算。

    而贡献值的高低,在三试时,几可直接决定内门弟子的名额。

    倒是谢灵儿这边,略有些棘手。这个丫头,看起来只是肺腑受巨力冲击,伤势不重。可除此之外,张信却还另发现了一些异常。

    “血煞灵体么?”

    张信的眼神复杂,似在为灵儿高兴,又含着几分悲悯。

    也在此时,张信听到远处,传来一句清冷如玉般的女音:“这个给你!”

    张信抬目望去,就只见一个瓷瓶正遥空飞来,而当他再向声音来处看去时,只见墨婷正以手持剑,英姿飒爽的立在三十步外。

    “那是可疗治蜂毒的丹药!还有,我想加入张信你的猎团,可以么?”

    张信将那瓷瓶接在手,打开闻了闻,就知这东西正好对症,他不禁心生感激,有这东西在,可以省了他许多时间,也可使周小雪,保存更多元气。

    随后他却微一摇头:“你要加入也不是不可以,可本座与那宫静,只怕还有得纠缠,且现在也成魔灵了,你不害怕?”

    “不怕!”墨婷下巴微扬,眼眸里闪现着惊喜的色泽:“磨难艰险,正我所愿!”

    能与喜欢的人在一起,便是千夫所指,举世皆敌又如何?

    张信闻言,顿时哈哈大笑:“好一个正我所愿!这样吧,四日之后,我会再来天柱村寻你!你那时如还未改变心意,那我狂刀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