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二十六章:我……败了!
    萧音戛然而止。

    饶是黄老邪也想不到,这卫子青竟然会这般说。

    三日之前,黄老邪收到黄蓉的书信,言剑魔独孤求败传人现世。

    当下心中忍不住就是一阵震撼。

    剑魔是何人?或许当今的武林世界对于此人的事迹已经无人得知,可是黄老邪却是清楚的知道这人的恐怖。

    一人,一剑,败尽天下群豪!

    那个时代,是属于他的时代,就犹如一颗璀璨的明星,照耀着昔日的武林世界!

    可是此人却突兀的销声匿迹,不禁使得当时的群豪,忍不住嘘嘘吁叹,但更多的是庆幸!

    因为有他在的武林,别人,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衬托,终五出头之日!

    如今听到这卫子青这般说,当下就是愣了下,反应过来,脚下轻点,身影已如幻影般出现在了卫子青的面前。

    “你,便是卫子青,剑魔传人?”黄老邪看着卫子青淡淡道,但谁都可以发现他眼神中的好奇之色。

    卫子青平静的看着黄老邪,哪怕眼前这人是被称之为东邪的存在,心中却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和躲闪。

    不过他还是轻点头回应道:“嗯!”

    “可会独孤九剑?”

    “会!”

    “那么拔剑吧!”

    “为何?”他从东邪的话中多少能猜出,他对独孤求败有些了解。

    可是一开口就要自己拔剑,饶是卫子青脸色平静,此刻眼神中也是闪现一抹错愕。

    “独孤九剑,号称可破世间万法,老夫不信,想要试试!”东邪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的坚定。

    此刻的他,已经是半步后天,即将达到曾经的中神通的境界,若是这独孤九剑真如传言一般这般恐怖,那么,这或许是他突破到后天的契机!

    故而,这才是为什么他一听到说剑魔传人现世,便马不停及的寻上了卫子青。

    卫子青楞了下,没有想到这黄老邪竟然是这个目的。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

    “你不肯拔剑?”黄老邪目光透着一丝的冷芒,紧紧的盯着卫子青,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拒绝!

    “既然前辈知道孤独九剑,那么前辈也应该知道,孤独九剑乃是杀戮剑法,一旦动手,便丝毫不存余力,你我无冤无仇,我不想动手!”

    “哈哈哈!”听到这话,黄老邪扬天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是事情一般:“小子,你这是怕伤了我?你觉得,你能打得过老夫?”

    黄老邪笑了!

    多少年了,自从自己成为东邪之后,就在也没有人说能伤到自己。

    而今,这样的一个小辈,却怕伤了自己?

    这无一不让他有些想不到,但更多的是高兴。

    今日,这剑魔传人,不管能不能再续昔日剑魔的光芒,至少,这小子的性格,对自己的口味!

    “拔剑吧,今日若是我黄老邪真死在你手,那也便是老夫的宿命!”

    和黄老邪争斗,心中说不期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当今神雕世界,洪七公,欧阳锋已经死了,仅存周伯通和黄老邪这等两个绝世高手!

    不管是和谁争斗,对于自己绝对有着难于言表的好处,这一刻,卫子青心动了!

    沉默了下,卫子青猛然抬起了头,眼神中陡然爆射出一抹寒芒:“既然如此,前辈,出手吧!”

    手中长剑垂地,卫子青的目光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战意!

    “你小子!”黄老邪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他并没有为这卫子青的狂妄而不满,因为他知道,独孤九剑的奥义,那便是后发制人,一招先至,一剑制胜!

    这卫子青此刻让他先出手,这是他对他的尊敬!

    “既然如此,那么老夫就动手了!”

    黄老邪动了!

    手中玉萧婉转,挥洒而出,只听那玉萧自动发出一阵宛若悲切之音,那音波化为实质,如同那一块石子丢入那湖面一般,化为阵阵涟漪,激荡而出。

    那音波所过之处,乱石激射,树木摇曳欲断,发出瑟瑟声响。

    碧海潮生曲!

    黄老邪的成名武技,可见着黄老邪对于卫子青,对于独孤九剑的在意!

    那曲音掠过,卫子青心神有些恍惚,心中似有无限的悲切伤心往事,浮现心头。

    不过瞬间便清醒了过来,眼神更是陡然爆射出如剑意般的冷芒。

    “来的好!”

    卫子青不退反进,手中青光剑轻挑而出,那青光剑所过之处,音波竟如同玻璃般扭曲崩溃,那剑,更是以着诡异般的刁钻角度直直朝着那玉萧而去。

    “好小子!”

    黄老邪目光透着前所未有的震惊,哪怕是心智在强之人,面对自己的碧海潮生曲也会有所影响,出超更是会迟缓木纳。

    而这小子,竟然仅仅只是刹那就恢复了正常,更甚至,破了自己的音波攻击,直指自己玉萧,想要一剑破了自己的碧海潮生曲!

    当下手中玉萧就要一转,躲过这卫子青的攻击,可是这不动还好,这一动,黄老邪脸色顿时大骇。

    因为他发现,此刻自己的玉萧,竟然显得格外吃力!

    “这是,气机!你小子竟然领悟出了气机!”

    气机,更不如说是意志力的外在表现,气机之下,无所遁形,在配合上剑意的锁定,黄老邪经隐隐约约有种,此剑,避无避的错觉!

    当下内力喷薄而出,却是要将那玉萧硬生生的挑开!

    可是他发现,迟了!

    若是自己此刻选择躲避变招,便真的要如这小子所言,这一战,会以自己受伤为结果落幕!

    “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硬拼了!”当下黄老邪脸上闪现一抹坚决,玉萧不在避让,直面卫子青的长剑!

    锵!

    这一刻,萧端与剑尖相抵!

    一股恐怖的剑气和音波扭曲在了一起,随即归于消融平静。

    两个人就犹如静止一般。

    猛然,卫子青的脸色一变,一抹潮红浮现,整个身形踉踉跄跄后退了十来步,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染红了胸前的衣裳。

    黄老邪脸色也是一阵苍白,身形也是后退了两三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我赢了吗?”黄老邪脸上带着一丝的意想不到,眼前这小子不过是刚入巅峰不久,而自己,已经是半步后天,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赢得这般的艰难。

    咔嚓咔擦。

    然后,这念头刚响起,一阵如同玻璃般破碎的声音猛然在这寂静中响起,黄老邪的脸色陡然大变。

    只见他手中,那一柄玉萧,这一刻,无数的裂痕陡然浮现,越来越多,随即竟然直接化为一堆碎片,彻底的破裂开了!

    “这……”黄老邪的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的玉萧,竟然断了?

    在这卫子青的一剑之下,彻底的坏了,这……

    黄老邪猛地抬起头看着卫子青,许久,一声有些苍老无力的声音从他的口中道出:“我……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