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愿为魔灵
    张信静静听着,唇角微勾,似笑非笑。这宫沛的说辞,他已经提前猜到了。可谢灵儿却难以按捺:“你们还要不要脸?明明就是这人,先用赤血花的汁液与赤针蜂暗算,后来还背后偷袭。他暗算同门在先,我为何就不能动手?”

    那宫沛闻言,却微微蹙眉,“今日我总算是知道血口喷人,是怎么回事了。”

    接下来他满含不屑的一拂袖:“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等监考官与戒律堂的灵师赶至不迟。”

    谢灵儿闻言,不禁一阵气闷,可她还想要再说话时,却感知张信握着她手臂的大手,正微微用力。

    谢灵儿虽是不解,心中万分委屈,可却还是忍耐了下来。

    众人没等多久,仅仅不到十个呼吸,李光海与王纯,还有几位隶属藏灵山的监考官,都联袂而至。再紧随其后,又有几名戒律堂的监察灵师,陆续到来。

    “怎么回事?”

    李光海首先发问,同时目光扫望诸人,目含冷意:“我天柱山入试弟子二人在公示亭重伤,是何缘故?这些赤针锋,又是从哪来的?”

    “回禀大人,这些赤针蜂,想是因这二位同门大意沾染了赤血花的汁液,将它们吸引至此,其中一女,就是因此而伤。”

    那宫沛微笑着,朝李光海与诸多监考微一拱手:“此后这位谢姓师妹不知何故,对我们猎团一位同伴出手。静公子与宫翼师兄恰好见得,愤而出手,将其打伤!”

    李光海听完,就不禁蹙眉:“你是打算把我们这些人,都当成白痴?”

    谢灵儿也气怒交加:“你胡说八道!明明就是这个人先暗算我们的,怎么能颠倒黑白?”

    宫沛却全不在乎,神色毫无变化:“谢师妹大约是失心疯了吧?我等所见,都与你所说不同。而我宫沛之言,也自有佐证。监考大人不如问问在场诸位,有谁见到我这位同伴,暗算她们了?什么赤血花汁与赤针蜂,都是她们咎由自取。”

    此时宫翼,亦是冷冷的笑着,用刀一般的视线,扫过周围的人群。而其目光所指之处,所有人都噤如寒蝉。即便有一二义愤填膺者,也在他视线扫过之后,手足冰冷。

    宫沛等了整整十个呼吸,可周围人群里,却依旧是寂静无声。这时他才满意一笑:“即便监考官信不过我们这些入试弟子,可这周围的监察灵师,你总能信得过吧?不如问问他们?这之前可有人出手暗算了她二人?”

    众人闻言,都纷纷往那几位戒律堂的监察灵师看了过去。可这几位,却一样是毫无反应,如石雕木塑。

    而其中为首的一位,此时竟是翻开了一份书簿,在上面记录:“宫沛所言无误,我只见到入试弟子谢灵儿悍然拔剑,残伤同门!此事我上禀戒律堂,留为案底。并建议监考官对其处罚,考虑到此女乃是初犯,一应举动又是因同伴受伤,心绪激动所致,可从轻处置。宜记大过一次,预扣其一千贡献值。”

    谢灵儿面色涨红,想要开口辩解。却因心绪激荡,愤恨郁怒到了极致,此时不但说不出话,更一口鲜血吐出。

    李光海则已将眉头蹙成了川字,他的视线,先在诸多监察灵师的脸上扫过,最后又落在人群中的王封身上。今日这处公示亭,正该由其轮值。

    可王封却憋红着脸,无言可对。他是不久之前,被人以一位神师法座的谕令唤走,再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而李光海只看这家伙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此时也已想开,毫不在意的一拂袖:“既是如此,那就这样吧,随你们了!”

    副监考王纯却觉难以接受,他不愿当众反驳正监考官,却语气激动的小声言道:“李师弟,怎能就这么算了?似这般的肮脏龌龊,我等怎能纵容?”

    便连藏灵山那位姓庄的监考官,也是面色不悦:“这样的手段,未免太过分了!还以为这宫静在世家子中算是个好的,却不意猖狂至此。”

    “没有证据,如之奈何?”

    李光海却是冷讽的笑,想到几日前张信的那个问题。然后他的视线,就又落在了公示亭前,那位长身傲立的青色身影上。

    “这桩事,他自己就能解决,你我就先看着吧?”

    几十步外,张信却是自始至终,都未看那些监考官与监察灵师一眼,对这些人的言语全不关心。他依旧以手按刀,目望着宫静与宫翼宫沛三人。

    “还是那句,今日之事,你们得给我狂刀个交代!几天前加上今次,所有动手之人,自己认错退出入门试。还有你们三位,自己砍一条手,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那宫静闻言,不禁微微蹙眉,他却懒得再与张信说话,直接转身就走。宫翼则更神情阴冷,目含杀机的与张信对视。而这几位之后,那皇甫诚则暗骂了一声‘白痴’,这个家伙,是傻的么?自砍一条手?凭什么?

    真要冲突的话,这里的确没一位是张信的对手,可这家伙难道还敢当着众多监考官灵师的面砍人?

    他之后又有些忧心的,看那跪坐在地的谢灵儿。心中暗暗庆幸,亏得是这丫头运气好,张信及时赶至,灵儿她才没被静公子直接打出入门试。可他却对张信,没有半点感激之心,反而恼恨之至。要非是被这个家伙连累,灵儿她怎么可能会被静公子记恨,又伤到这地步。

    如今之计,只有自己在猎团里立下殊功,出人头地,再在公子面前,为灵儿她求情了。

    可皇甫诚却未能见得,他身前的宫沛却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间面色微凝,眼透惊意。

    而此时张信,则忽然狂声大笑:“有趣,我狂刀亦有被人无视之日!看来这三丈无名之火,就只能以杀戮宣泄。还请监考大人,赐下魔灵令,狂刀张信,愿为魔灵!”

    此言道出,周围人群中顿时一阵哗然震响。那宫静的足部,也顿时止住,眼神吃惊的回望张信。而那宫沛的面色,则是阴沉似水。

    王纯与那庄姓监考,同样震惊,一时间是神色复杂之至。

    谢灵儿亦觉讶异,抬头看着张信。从这角度,谢灵儿只觉她信哥哥的身影,这刻竟是伟岸异常,似能擎天撼地,

    李光海早有所料,并不怎么意外,只唇角旁浮现出一丝异样的笑容:“你要应征魔灵?可知规矩,果真愿意?”

    “监考大人何需赘言?我狂刀的刀,如今只欲见血!”

    张信说话时,又拍了拍谢灵儿肩膀:“灵儿,你信哥哥再教你一件事,能够动手解决的事情,那就绝不要与他们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