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发指眦裂
    “小雪~”

    看着倒地不醒的周小雪,谢灵儿心神一阵恍惚,这一刻,她似乎回到了三年多前。

    在那个她永生永世都难忘怀的傍晚,小城内所有人都走出了家门,在街道上看着那成千上万的妖魔汹涌而来,漫山遍野,遮天蔽日。

    “灵儿,乖乖呆在下面哦,千万不要出来。爸爸去找你的娘亲鹤弟弟,马上就可以回来的。”

    “灵儿,千万不要出来,不要出来!”

    “记住了灵儿!日月玄宗的那些大人,很快就会赶来的,他们会救你出来。你以后一个人,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咔嗤~咔嗤~咕噜~咕噜”

    地面坍塌,眼前暗无天日,寂静之后,只有阵阵啃噬与吞咽声不时响起。

    而谢灵儿脑内的血管与神经,都似在这刻炸裂崩断。使她的手足滚烫,眼前则完全被血色遮蔽。

    “不要!小雪不要,我不要你死!”

    谢灵儿的声音中,已含着哭腔。她用力想要将周小雪娇躯拉起,可后者却如毫无生气的木偶,任由她摆布。当谢灵儿停下动作,周小雪就又瘫软在了她的怀内。

    似已明白自己再怎么呼唤也没用,谢灵儿一双猩红的眼,蓦然向喷洒赤血花汁液的那人注目过去。

    那群赤针锋被她全数燃灭,无一遗漏。周小雪身后的蜂针,足达上百,可却来的毫无由头。唯一的可能,就只有这个悄然绕到了她们身后的畜生。

    “我杀了你!”

    蓦然拔剑出鞘,谢灵儿直往那人飞奔而去。这一刻,不但那名为‘御风七绝’的灵步术,被她运用到了出神入化,谢灵儿的身周,更有微风缠绕,正是灵术‘风行’!

    如张信在此,又或小雪恢复清醒,必会大吃一惊。谢灵儿练习此术,才不到十日,可此时却已能施展,驾驭自如。

    赫然只一个瞬闪,谢灵儿手中的含光剑,就已递到了那人的身前。

    可就在这时,谢灵儿却也听得远处,传来了一声冷笑。

    “当众残杀同门,你当我们这些人,都是死的?”

    语声落时,谢灵儿手中的灵剑‘含光’,顿时发出了‘叮’的一声震鸣。竟是一道风刃,从数十丈外横空而至,后发而先至,轰在了谢灵儿的剑身之上。

    谢灵儿本能的转刺为割,将那风刃强行绞碎,才免去了长剑脱手的命运。

    可随后她就又感知到一阵轰隆隆的响声,谢灵儿转头望去,只见那赫然是一尊体型魁梧异常的石质傀儡,正在两丈之外,举起脸盆大小的拳头,往她狂砸过来。

    此时谢灵儿已难发力,只能在最后时刻,将那含光剑拦在了身前。仅仅顷刻,众人只听一阵轰然震响,那品阶高达三级的灵剑‘含光’,亦发出‘轰’的一声哀鸣。而谢灵儿的身影则凌空抛飞,直如破麻袋般,被轰出了二十丈外才摔落下来,随后又滑行数丈。

    那巨大的石傀儡,仍无收手之意,在轰隆震响中,继续疾扑往前,一步数丈,转眼之间就已再次到了谢灵儿的面前。

    四十丈外,宫静眼神冷漠如冰的看着这一幕。直至那石力士,快要将谢灵儿的胸部踏碎时,他的瞳孔就又微微收缩。只见一个青色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了石力士的身前,随后青光微闪,那巨大的石傀儡,就坍塌粉碎。

    那赫然只是一道只有五阶的‘风灵斩’而已,却轻而易举,就将他这尊七级的石力士粉碎。

    再当宫静仔细注目,只见那正是张信。这位打出了一道风灵斩之后,就旁若无人的将谢灵儿搀起。随后他身影又似如鬼魅,来到了周小雪的身侧。

    张信眉头微皱,抓起了周小雪的手仔细探视,最后却是长舒了口气。

    谢灵儿此时,亦悠悠醒转。她之前被巨力震击,直接晕迷,醒来的时候,下意识是就往前挥剑,直到发现自己正靠在张信的身侧,才放松了下来。可随后她又想起了什么,无止尽的悲意充斥心灵。

    “信哥哥,你看看小雪”

    “她没事,还死不了!”

    张信已经放开了周小雪的手腕,心中既感侥幸,又觉后怕。

    这赤锋阵蕴含剧毒,可周小雪本身因出身丹药世家,自幼需品尝各种药物毒物,体质与常人略有不同。

    此外这丫头,在为谢灵儿挡针之后,也及时服用过了一枚解毒药丹。此时她虽是中毒晕迷,可情形还未严重到垂死的地步。

    其实只从那养生堂的灵师,直到现在都未现身,就可知周小雪应无大恙了。

    可周小雪没事归没事,张信依旧是心有余悸,如非是周小雪还记得服用解毒丹,如非是自己及时赶至,今日的情形,就真不堪设想。

    张信又想自己日后有机会,也确实该狠狠操练一番这周小雪的临战应变之能了。

    他虽未能目睹当时的具体情景,却只需看周围的痕迹,就可推断出当时发生的一切,

    周小雪这个丫头,明明就有一枚‘水离戒’在手,却不知道用。用水离术对付这些赤针蜂,那真是再适合不过。

    再有一面‘灵璧盾’有多难?周小雪却干脆就用自己身体,挡在了谢灵儿的后面。

    不过相较于小雪她的‘蠢’,此时另有一些人,一些事,却更让张信恼火,且怒不可遏,发指眦裂。

    长身立起,张信以手按刀,神色平静似如死水:“今日的事情,你们得给我狂刀一个交代!”

    远处的宫静宫翼,都听如未闻,淡然自若,而他们身边之人,则都以看傻子般的眼神,看着张信。

    而附近围观的人群中,此时也有一阵嗤笑声传出,满含着嘲讽与快意。

    “还给个交代,他以为他是谁?”

    “静公子这些人,就是冲着他来的,怎会搭理?”

    “不愧是四阀七姓的宫家,之前那鹤玉公子在张信手里吃了亏,这转眼间就报复了回来。”

    “这个张信,天赋真是没得说,日后前程似锦。可现在就开罪宫家,还是太不智了。”

    “可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直接就下这样的毒手,戒律堂的人就不管吗?”

    “这你就太想当然了,人家敢这么做,自然是不惧戒律堂的。看着吧,说不定这次,那位鹤玉公子,还得倒打一耙。”

    此时正立于宫静身侧的那位妖异少年,正眼神无奈的看着张信。

    “张师兄这句话,我是听不懂。要给交代的,不是张师兄与这位谢师妹?”

    他话音一顿,随后又目含深意的转望向了谢灵儿:“我也想问问谢师妹,我们这位同伴到底何处惹到了你?需要谢师妹下那样的毒手,拔剑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