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七十六章 不死不休(求三江票)
    整整一日之后,鹤玉公子宫静,才从养生堂转回归到了他的灵居。因承受断头断臂的重伤,此时他人依旧是处于虚脱状态,面如白纸。

    宫翼的情形,也不比这位鹤玉公子好到哪去,他虽只是被张信一刀断头。可因那几位养生堂灵师反应稍慢之故,还是损了不少元气,面上同样是青纸色。

    而这处灵居前,宫沛早就率一众人等,在这里等候着。望见这二人情景,无不怒火中烧,义愤填膺。

    宫静却不愿接见这些部属,只令宫沛一人入居室内与他说话。

    “可笑!可笑!没想到我宫静,居然也有感觉自己没脸见人的一天。真是丢人丢到了家,仅仅二招,二招而已”

    卧床上,那宫静明明在轻声笑着,却使宫沛,感觉到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寒意。

    “一年之前,哪怕是在贵为四天骄之一的皇泉面前,本公子也没这么狼狈过。自小以来,我宫静受挫之重,无过于昨日。”

    说到此处,宫静的语声,又微微一顿:“阿沛,你说我现在,究竟该如何是好?”

    宫沛略略思忖,就凝声答道:“属下以为,此事需徐徐图之!”

    “徐徐图之?”

    宫静唇角微挑:“所以这一整天时间,你什么事情都没做?”

    宫沛已听出了宫静言中,对他的不满,可他却依旧坚持己见:“以沛之见,此时公子做任何事都是多余。如现在施以报复,未免让人小瞧了公子与宫家的气量。且撼动张信的可能,微乎其微。而一旦伤虎不成,极易为其反噬。”

    “小看本公子与宫家的气量?你是想说,当初是本公子逼他接下赌战,如今却又输不起,会被人引为笑柄是吧?”

    宫静冷笑:“可本公子如今,却也同样是再没脸面见人,有何区别?”

    “公子明鉴!属下说要徐徐图之,也是因此事,恐对公子日后前程不利。”

    宫沛顿首一拜,言语诚挚:“自从上官玄昊死后,我们四阀七姓在门中就渐渐势大。可如今宗门主流,到底还是那十三宗流。其中出色人物,如简倾雪等人,大多都出身平民。公子日后如欲在门中有所作为,行事就需注意分寸,不能引人反感。且那张信的身份,又额外不同些。”

    “你是说,他广林山遗孤的身份?”

    宫静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宫沛你准备怎么做!”

    “一策为捧杀,二策为驱虎吞狼。”

    宫沛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宫静一眼:“所谓爬的越高,摔的越惨,公子倒是不妨将他捧到超越四天骄的地位。此外还可想办法,诱引我们藏灵村的那一位,与其相争。最后无论谁输谁嬴,都能有益于公子。”

    可宫静思量片刻,却还是摇头:“办法虽好,可见效太慢,本公子不取!吩咐下去,今日起封杀张信!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要他在千页峡内,再无立锥之地。还有他身边那两个女人,也不得放过。此事由你来主持,本公子名下所有资源,都任你动用!此外再传一消息,千页峡内不论是何出身,是何身份,是哪家弟子,只要能斩了张信,我宫家都愿以一件四级灵装相赠!”

    “公子!”

    宫沛吃了一惊,正欲再继续劝说,却见宫静直接一拂大袖,冰冷的目光再次注目过来:“今次我决心已定,无需你来赘言!今次也是念在你确是一心为主,本公子暂不与你计较。可接下来的事情,切不可出任何差错!”

    说完这句时,宫静又从床上起身,身躯颤颤巍巍的,走到了窗旁:“我知阿沛你不服气,可你这些谋划虽好,却只顾及到眼前!你当知我世家存身之道,就在于一个‘势’字。这势如不存,本公子在我宫氏族中都再难出头,还谈什么日后前程?且今次门中十大天柱,有六人将在二十年内,身登圣灵上师。其时七十二位道种相争,或身登天柱,或折损陨落,名额必有空缺。本公子绝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今日退一步,日后就需得付出百倍代价,所以”

    语音微顿,宫静目望远方,眼中杀机沛然。

    而在其身后,宫沛伏拜于地,目中却是满含无奈之意,他不是不知自家公子的处境,却更忧自家杀虎不成,反为虎伤。

    ※※※※

    自公示亭赌战之后,张信就已在小心防备。可到第二日,整整一天都是风平浪静,那位鹤玉公子的部属,并无任何反应。

    这天的傍晚时分,他们三人自又是一场丰收。猎杀了四只体型巨大的剑牙虎,又带了几千斤的灵兽肉返回。

    这使张信颇为高兴,心想自己可能真是看错了那宫静。就似墨婷,世家子弟中,亦不乏心性大气之人,

    当夜张信,甚至还抱着乐观的态度,准备筹建自家的猎团。

    正如他之前对灵儿说的,穷者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之前他是自顾不暇,且需大量的灵兽肉用于开辟灵窍,所以只能独善其身。可如今却有了余裕,可以提携照顾他人,

    可能他与小雪灵儿三人合力,每日的收获会远超过组建猎团。可既然自己有这样的能力,那又何妨对旁人伸出援手?

    谢灵儿对此也很是赞同,她之前担忧张信通过入门试,生恐别人得到资源后,会在修行进度上超越张信。可昨日见了张信的两场赌战,她自是再无此忧。

    可这丫头一旦大方起来,也是不得了,居然建议张信,直接将他们手中多余的兽肉,发放给周围的同门。

    张信自然是想都不想,被将之否决,便是周小雪,也不甚赞同。不劳而获不可取,那不是帮人,反是在害人。

    那民间亦有‘升米恩斗米仇’的说法,如是在别人危难之际给予援手,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帮助,也可得人感激。可如是养成了依赖,那么他们一旦停止了援助,却反会引来嫉恨。

    张信宁愿多花些时间在他们身上,帮助这些人掌握狩猎灵兽之法,也不愿将手里的灵兽肉白白送人。

    只是从第二日清晨开始,张信就已感觉到了周围情势的变化。首先是小石居外,时时都有人尾随盯梢。

    然后在他们出猎的时候,三人也再一次被跟踪。而这天下午,张信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没法将身后的尾巴甩开。

    眼前天色已晚,张信无奈,只能放弃布置陷阱的念头,转而寻了一头落单的雌性金风豹下手。

    可就在他们三人,才刚将这头雌豹合围,那附近密林内,就突然有数十道劲风穿出,向这边疾袭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