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一鸣惊人(求三江票)
    而就在周围人群议论纷纷之时,周高那边,也是一声惊叹:“居然真的胜了!”

    “又是断首!真不愧是断头狂魔,居然连这静公子,也是一刀断头了事。”

    周富亦是感慨不已:“感觉这狂刀二字有些不符,不如换个‘一刀断首’,或者‘断首狂刀’的绰号?”

    “断首狂刀张信?还蛮好听的,可又好像后二字多余。”

    “我不管这些,什么一刀断首,断首狂刀都无所谓。”

    周帅异常满足的笑:“反正这次,我们是赚了!”

    这一次,他们至少可赚八百多点贡献值。虽说那些押注,都是些白条,他却自信满满。以他们三人之力,不愁收不到账。

    墨宫整个人,依旧是呆呆愣愣,他倒不心疼自己输掉的那些贡献值。此时只是震惊于这一战,张信胜宫静时,那干脆利落的过程。

    “我没看错?这真是风灵斩?可他的灵能天赋,不是风二金一?”

    “那又如何?我早说过,昔日上官玄昊仅仅风一的先天属性,却以五十七级的风灵斩傲世天下。张信他,日后未必就会输给那位。”

    墨婷目光骄傲:“能胜过我墨婷的男人,岂同寻凡?”

    “可这怎么可能?”墨宫依旧是匪夷所思之色:“他的身上,该不会是有五级的法器,或者灵装?”

    这一句,墨婷都懒得答言,只以看白痴的视线,扫了墨宫一眼:“五级的法器?你觉得可能么?”

    墨宫默然不言,法器这东西,在一二级还是很便宜的,可到三级之后,却是价格无比昂贵。哪怕七级到九级的灵师,也未必用得起。

    且此时千叶峡内,也没有人能制作得出来,更无人能够夹带入内。便是背景强如宫静,亦是老老实实,不敢造次。

    而在众人瞩目处,张信正以一个无比帅气的姿势收刀入鞘。不过这次未等他出言,那位灵师裁判,就已是令旗一卷:“小石居赌斗,由入试弟子张信胜出。”

    此时这位看张信的眼神,已是格外的不同,他眼眸深处,甚至微含敬意。

    之前张信速胜宫翼的那一战,固然是使人吃惊不已,可却还不足以使他对这张信改变态度。毕竟那四阀七姓之一的宫家,绝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得罪的起的。

    可如今张信,竟连宫静也是二招击败,那意义就已是截然不同。

    他是最清楚不过,张信今日展露的风灵斩,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他眼前此子,是一位道种级数的天纵之才,这已绝非是那宫氏能够压得住的层次。

    宫家固然势力庞大,却未必就能拿这张信怎样。此人如是愿意,日月玄宗的诸多派系,定会全力援手,为其抗击宫氏。

    甚至此子未来的前程,也可能会凌驾于那位鹤玉公子之上。

    再当张信领取那口三级灵剑与淬灵丹的时候,便是那几位来自藏灵山的监考官,也是再无异色。

    其中为首的那位,还笑着向李光海王纯恭贺:“真没想到,你们天柱山竟然还有这等样的人物。恭喜二位了!这次可真是为我日月玄宗,寻到一位盖代英才。”

    李光海一向都冷峻孤高的做派,此时依旧是面色平静,都懒得搭理这位。

    王纯却是脸上乐开了花:“盖代英才还说不上!庄监考过誉。只能说此子天赋确实不错,超出寻常弟子。”

    “仅只是不错而已么?刚才那是九级的风灵斩吧?”

    那庄姓灵师一阵摇头,眼中微现出几分羡嫉:“可这一斩,却打出了至少十三级的威能!这个张信的先天属性,如真是风二金一,那就多半是有先天风灵体在身,且战境也是天然的第三境发在意先。除此之外,他还多半有着灵能掌控与灵能洞察的天赋!如此天授之才,若还只是不错,那其余资质普通的弟子又算是什么?垃圾废物么?”

    此时李光海终于吭声:“可就是庄监考口中的盖代英才,这次竟未能入选亲传名单,还得我为他去寻一师承。”

    “竟有此事?”

    庄姓灵师吃了一惊,随后他就猜到了缘由,不禁微一凝眉。可随后他却又精芒微闪,眼含惊喜:“司马信德他愿意?”

    “自然愿意的,说是我如能为他寻到神师法座为师长,擢贤司绝不会阻拦。”

    李光海话才说到一半,就感知到了身后一股惊人杀意,可他却安然若素,似乎毫无感觉。

    庄姓灵师对此全无所觉,他凝思了片刻之后,就已目透笑意:“多谢李监考告知此事!”

    旁边的王纯,则是暗觉不妙。心想如此一来,日后藏灵山擢贤司的脸上,怕就有些难看。他旁边这位,该不会是与司马法座有仇吧?

    而且他们后面的那位原法座,分明已是气坏,这个李光海,难道就不知‘害怕’二字是何物?

    ※※※※

    当张信一路返回小石居的时候,依旧是众人瞩目。附近几个村庄之人,此时都纷纷赶来,就只为瞧他一眼,看看击败鹤玉公子的张信,到底是位什么样的人物。

    他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是很晚了,公示亭的赌战早已结束,可宫静二招败于张信刀下这一消息,却在短短时间内,就在附近十几个村庄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些入试弟子,或是震惊,或是不信,可却无一例外,都对张信有着强烈的好奇。

    张信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可此时面对这些人的注目,却还是有些不自在。他在半道中就加快了脚步,回到了小石居内暂避。

    里面谢灵儿与周小雪,早就在等着他。这两个女孩都极其灵醒,一见公示亭周围情况不对,就没去与张信会和,而是早早回到了小石居,以避开那风尖浪口。

    此时一当望见张信入门,谢灵儿就直接飞扑过来,抱着张信的臂膀一阵蹦蹦跳跳。

    “我知道信哥哥能嬴!可没想到,信哥哥会有这么厉害!那个什么鹤玉公子,居然仅两招就败了。亏他还有脸,说信哥哥是废物,现在废物的是谁啊?”

    周小雪比灵儿更矜持些,可也代张信欢喜。她对这位张大哥,本就是敬佩有加,此时又更增了几分崇拜。看向张信的目光中,一阵熠熠生辉。

    可张信的脸上,却并无多少欢喜之情,反而神色凝重的看那院外。

    “嬴他不难的,可问题是事后,还有的是麻烦。”

    听得这句,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都面色微变,听懂了张信之意。

    宫静两招败于张信之手,可谓是颜面无存,一直以来,这位在入试弟子中高不可攀,叱咤风云的形象,可谓是彻底崩塌。相较而言,这位输掉的一枚青风翎,与那口三阶灵剑,反倒是不值一提,

    此时谁都不知,事后那位鹤玉公子,会作何等样的反应。就此忍气吞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还是继续不依不饶,疯狂反扑?

    如是后者,那么他们双方,就必将是不死不休之局!

    可谢灵儿却只沉寂了片刻,就一声轻哼:“怕什么?他要是输不起,那就继续跟他们斗就是!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不信他们宫家,现在还能够拦住张大哥入门。”

    张信却有些无奈的看了眼,那同样眼蕴忧意的周小雪。心想他自己当然不惧,今日一战之后,就可十拿九稳,成为某位神师法座的亲传弟子。可他此番举动,却必定会将周小雪连累。

    这也是他之前思虑不周,只想着借灵居赌斗赚取身价,却没想到自己会将宫静这样的大鳄引来。

    好在他已有了补救的方法,否则这次,可真就要悔之莫及。

    ps:求三江,开荒努力的求三江票!大家帮刀镇星河顶上第一的话,开荒明天加更可好?现在就差几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