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十四章 乘回风兮(感谢盟主deeper520)
    ps:感谢盟主deeper520,特此加更

    ※※※※

    “这么大方?”

    周富微觉吃惊的看着自己长兄:“就这么看好他?不过我也感觉张信能赢,就赌十点贡献值吧!感觉这个断头狂魔,就好像是个不见底的井眼似的,不知里面到底有多深。”

    周帅此时,也微微颔首:“我也赌张信嬴!那个三仙四骄九玉,虽是传的神乎其神,可我究竟没亲眼见过。可这位断头狂魔的厉害,我却是领教过的。”

    周高闻言,不由颇为失望,如是三人都押注在张信身上,这赌局就没法成立了。

    好在接下来,有墨宫接盘:“那我赌鹤玉公子嬴,大阀嫡子的厉害,你们是想象不到。很可能这位,也到了第三战境发在意先。”

    墨婷却是目光专注的,看着场中张信的身影:“我不赌,不过猜张信他,没可能输的。”

    此时周高又眼珠微转,与两个兄弟嘀咕商议了一番,然后三人就各自散开,挤入到了人群中。

    而待他们再返回之时,手里就拿了一堆的白条。

    “宫静一比一点二的赔率,张信一赔三点二,其中三千二百七十点贡献值赌静公子嬴,押张信的就只有二百多点。”

    周高稍稍统计了一番,就喜形于色:“这次定能赚一次大的。”

    墨宫见状,则不仅无奈摇头。他估计这位想多了,说不定这三兄弟,这次连裤裆都要输掉。

    半刻时间转瞬即至,那裁判再次朗声说着:“尔等听清!同门赌斗,以切磋较艺为主旨,点到为止即可。凡有故意伤人性命者,一概逐出门墙,概不录用!”

    随后就又令旗一挥:“赌战开始!”

    宫静第一个施展的,同样是‘灵压术’。那灵能压迫,比之宫翼还要更为强大。

    而紧随之后,则是一门‘石壁盾’,这是借助灵器施展,所以速度极快,只转瞬间就在他的身前,生成了一层石质壁障。

    再然后宫静,却又是迅速结印,使一尊两丈高的石质傀儡,在身侧拔地而起。

    这位对张信,看似是不屑一顾。可当二人赌斗开始后,宫静却是全力出手,绝不留任何余地!

    而此时场外,也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声。

    “这竟然是第八级的石壁盾?”

    “他这个年纪?怎么可能。还有第七级的石力士!”

    “传说这位,乃是先天五级的土属性灵能,还有灵能掌控的天赋!鹤玉公子,果然了得!”

    “五级的先天属性,一级的灵能强度,那么这位的战境,应该还是第二境意发并进。”

    “可这已足够了得了!这千叶峡内谁能与他比较?且别忘了,此人还有天赋灵能掌控,他八级石壁盾的威力,可以比肩十阶!”

    “还有这七阶石力士,只怕已接近完成体了!到时候只这一尊力士,战力就可直追三级灵师!”

    可出乎众人意料的,那张信竟然全无动作,只一步步的走近宫静。直到那尊石力士完全成型,张信这才傲然询问:“可已准备好了?我狂刀的刀,已饥渴难耐!”

    宫静的神情平静,用看死人的目光望着对面:“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狂妄!”

    随着他印决一指,那石质傀儡就猛然一拳,往张信怒砸过去。动作竟也很是迅捷,那拳锋处甚至传出了破空声响,带起了阵阵罡风。

    可此时张信,却依旧不闪不避,只随手一挥,就有一道风刃在他身侧生成。

    随着这道青光一闪,张信眼前的七阶石力士,就停顿下了所有的动作。

    然后那青色风芒,又从石力士的身后破体而出。随后又以快逾雷电之速,势如破竹的将那面八级石壁盾,一并斩碎!

    宫静完全是淬不及防,他正欲御使灵剑,视线也被自己的那尊石力士遮蔽。却全然未曾想到,自己强至七阶的石力士,八阶的石壁盾,竟都是在张信面前一触即溃。

    而待得宫静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道风刃,就已到了他的眼前。仓促之间,他只能以灵步术躲避。可此时终究为时已晚,随着血光飙洒,宫静的半条右臂,瞬时飞空而起。

    而侥幸逃掉断首之威的宫静,随即就又发现张信,赫然已经踩着微风到了他的眼前,并且口吐清音!

    “我狂刀之所以狂,正是因有狂的本钱啦!注意来,乘回风兮驾云旗!给我起”

    那一刀挥出,顿使宫静的人头猛然抛飞。而张信则是哈哈大笑:“之前就已说过,便是你宫静,亦非是我狂刀的十合之敌!”

    随着鲜血飙洒,几个养生堂灵师,顿时脸色青白的纷纷往宫静狂扑而去。

    而此时公示亭前,则是再一次陷入死寂。近千观战之人,却无一位能发出声音。气氛比之先前宫翼败时,还要更为沉寂。

    尤其宫静的那些部属,都无一例外是茫然无措,瞳孔中都完全失去了焦距。

    而诸人中的皇甫诚,更是面色青白,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着场中。

    张信能一招胜宫翼,他虽是震惊,可还能接受。可当宫静,也被张信干脆利落的一刀断首,皇甫诚却是无法接受。

    他定定的看着场中张信,那傲然屹立的身姿,心绪渐渐冰冷寒寂,胸中也生出了无力之感。

    这个家伙,灵能初测只有二点二的混账,竟有这么强么?

    宫沛则是宫静部属中,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他神色已是铁青一片,目中满蕴怒火,用似能杀人的视线,看着张信。

    可除了愤怒与仇恨之外,宫沛的眼眸中,更满蕴着忌惮之意。

    直到整整十个呼吸之后,这公示亭前的近千人,才终于‘活’了过来,然后这周围,瞬时一声炸雷般的轰然巨响。

    “败了?静公子居然败了!”

    “两招,仅仅只是两个回合,一刀断头!”

    “我没看错?输的真是鹤玉公子?”

    “这也是风灵斩吧?可这到底什么级数?居然在连破七级的石力士,八级的石壁盾之后,还能声势不减,如此犀利。”

    “我一定是看错,眼花了,鹤玉公子居然输给了张信?”

    “这可就有趣了!我听说数日之前,那位鹤玉公子还曾说这张信是废物。可如今就是这位,居然让这鹤玉公子撑不过两个回合,”

    “可笑!这就有些丢人了,堂堂鹤玉公子,九明玉中的第四位,看来也不过如此。”

    “可这位静公子的实力,也委实不能小视。就凭那七级的石力士,谁能小视?鹤玉公子,确实名不虚至。”

    “也就是说,不是这宫静太弱,而是这张信太强么?”

    “好一个狂刀!我承认这位,确实有狂的资本!二招败宫静,这整个千叶峡内,估计也就只能那位可堪为其敌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