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再战宫静
    “有意思,真有意思!”

    就在李光海与王纯二人的身后无人处,一个女音却在笑:“这个张信,我要定了!”

    听着这略含着几分歇斯底里味道的声音,李光海倒是反应平静,王纯却只觉一阵头皮发麻。

    而在张信的对面,那宫静与其麾下猎团中诸多入试弟子,则都是面色苍白,眼神恍惚。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这场赌战是如此收场。

    尤其宫沛,这刻他的神色,是难看到了极点。而那位静公子,亦是吃惊不已,难以置信的定定注目张信。

    张信却都置之不理,径自走到了裁判面前行礼:“大人!此番赌战,是我狂刀赢了。”

    那位裁判却也是一副匪夷所思的神色,定定的看着张信,良久之后才摇了摇头,高声言道:“今日赌战,是由入试弟子张信胜出!”

    而远处的李光海,则是毫不在乎藏灵村那几位监考官的脸色,直接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的一位灵师,将那枚青风翎送到了张信的手里。

    张信接过此物,脸上就顿时现出满足的笑意,极其小心的将之收入到衣襟之内。有这东西在手,他的许多计划,都可大幅提前。

    “多谢诸位大人!”

    再次向在场诸多灵师行了一礼,张信就准备离去。只是他才刚转身,就听一个清冷如玉的男子声音:“你给我留步!”

    张信听出这声音,正是那位静公子,他不禁挑了挑眉,回望身后:“宫师弟?不知还有何指教?”

    那宫静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自从参加弟子试以来,他还是首次遇见有人大模大样唤他师弟的,不过张信的年纪比他大一岁,这么喊也不算错。

    勉强压下了胸中的恶心之感,宫静目光似如刀锋,与张信对视着。可后者亦毫不相让,二人间视线激撞,似能迸出火花。

    须臾之后,张信才又不屑的一笑:“话说,我们这样大眼瞪小眼,到底要瞪到何时?有什么事,快点说,狂刀已觉不耐。”

    宫静闻言,眼眸之内顿时冷意更浓。他随手一拂,就有一口青色长剑从他身后飞旋而起,坠落在了张信面前三丈处。

    “此为三阶灵剑含光,以此为注,我与你赌斗灵居!”

    当宫静此言道出,这公示亭周围,顿时又是一阵哗然,接着所有人的神色,都又兴奋起来。

    宫静是这次藏灵山上院武试中的次魁,一身灵能修为,凌压于千叶峡数万入试弟子之上!而那张信,也是能一刀杀败宫翼的强者,实力亦深不可测。这二人之间的争斗,确是引人期待。

    可宫沛却是皱紧了眉头,神色不太认可。刚才宫翼败得实在太快,包括他与静公子在内,都未能看透此人虚实。

    此时静公子迫不及待的提出挑战,无疑是极其不智。

    可他却知宫静性情,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情,就绝不改变心意,更不容旁人在大庭广众之前置疑。

    张信却看都没看那剑一眼,语气也毫不在乎:“赌战么?没兴趣!师弟若是再无他事,那就请容我张某告辞了!本人事忙,无瑕多留,就不陪宫师弟在这里墨迹。”

    “是没兴趣还是不敢?”

    宫静的唇角冷挑,眼含讽意:“是担忧失败?”

    “败了也没什么吧?无非是与你宫静换一个灵居。且输在你宫静手里,也不算丢人。”

    张信一阵哈哈大笑,然后手拍刀鞘:“何况我狂刀的刀下,绝无十合之敌!便是你宫师弟,亦不例外呢!”

    当此句道出,在场诸人却都沉默的很,已无人感觉张信狂妄。

    从这位一刀击败宫翼开始,诸人对张信的观感,就已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哪怕这一战,宫翼有轻敌大意的成分,可张信的强横战力,却已毋庸置疑!

    而此时张信话音一顿,语声傲然:“可本座凭什么定要接下你宫静挑战不可?只这一口三阶灵剑,还远远不够!”

    宫静却是毫不犹豫,抬手就又将一枚丹瓶,抛在了张信身前:“要增赌注是么?这是三十枚淬灵丹!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

    见得此景,旁边的宫沛更是无奈,他拿宫静无可奈何,就只能威胁张信:“我劝阁下,最好还是不要贪得无厌!拒绝的后果,你自己心中有数。”

    “所以我狂刀如不应战,你们还得耍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是吧?”

    张信‘嘿’然一笑,饱含哂意,随后就又洒然道:“可以!你们一定要给我送礼,狂刀张信又岂会拒之门外!今日就请诸位监考官,再做个见证,我与这位鹤玉公子,再赌战一场!”

    ※※※※

    当墨婷墨宫两姐弟匆匆赶至公示亭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汇聚有三百余人。而立在张信面前的,却正是那位宫静。

    这使墨宫好奇不已:“怎么会是宫静?不是说张信这次赌战的对手,是宫翼么?怎么就换成了这位鹤玉公子?”

    “与宫翼已经战过一场了!”

    周家的高富帅三兄弟先来一步,此时周高立时兴奋的为两姐弟解释:“宫翼被张信一刀断头,然后这位静公子可能感觉不爽,要亲自下场。”

    “果然!”

    墨宫毫不觉意外,想想几日前张信援手他们几人时展露的灵术刀法。那宫翼能够胜得过狂刀,才叫奇怪。

    “就是一刀断头!而且只用了一招。”

    周富猛点着头:“这里观战的人,当时都给吓傻了。还有几个直接下巴脱臼,完全没法相信!”

    他这刻是全忘了,之前张信在这公示亭前连斩魏丹等人的时候,自己等人的情形,也没好到哪去。

    “只是一招?”

    墨宫这时才感觉吃惊,这个宫翼,好歹也是藏灵山前十二位,更胜他堂姐的英杰,怎么会输得这么快?

    “就是一招!”周帅亦‘啧啧’有声的说着:“这位张师弟,可真是位断头狂魔!”

    墨婷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眼含责备的盯着墨宫。他们墨家身为地头蛇,得到消息的速度,还要落后于别人,这实在太不应该。

    墨宫则神情无辜,心想这场赌战,明明该是巳时开始的。好在接下来,还有张信与宫静的一场赌战。他极其明智的,将话题转移到了张信与宫静二人身上。

    “那么他们何时开始?赌注是什么?”

    “快了!宫静说是给张信半刻时间,恢复体力内息,现在已经过去一百个呼吸。至于赌注,张信就只有一座小石居,静公子却拿出了一口三阶灵剑,三十枚淬灵丹。”

    周高说完之后,又嘿然一笑:“你们猜这一战,谁赢谁输?我赌十点贡献值,猜宫静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