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岂有天理
    ps:又多了个盟主,没说的,下午加更。

    还有,听说开荒的书进三江了,在这里求大家给开荒投点三江票。据说这本刀镇星河排名垫底啊,有这么差么?开荒感觉很伤心。

    另外纠正下前文一个错误,宫翼在藏灵山排名十二,宫沛也不是第二。第二的是宫静。

    ※※※※

    张信将战书上交之后,就一直在公示亭中等候。可他首先等到的,却是匆匆赶至的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

    两个女孩对他颇有怨怪之意,不过此时却都未多说什么,只静静的坐在了张信身后。

    对此战的胜负,她们并不怀疑,也不担忧张信。唯一不满的,就是事前张信并未告知就独自行动。可她二人无论再怎样恼怒,也绝不会在别人面前,对张信流露怨责之意。

    此后又有人陆续赶至,其中有负责藏灵村的监考官,也有附近的戒律堂与养生堂灵师。

    除此之外,还有十数位匆匆赶来观战的入试弟子。这使张信暗暗惊奇,真不知这些人,到底是从何处听闻的消息,真可谓耳目灵通。

    直到临近辰时,那宫翼才姗姗来迟。而与之同来的,还有包括宫静在内的一大批人马。

    不过除静公子之外,其中值得注目的,就只有张信前次见过的那位妖异少年。

    时隔数日,张信已知此人姓宫名沛。那宫翼管理着宫静手下猎团的一应精英,负责冲锋陷阵。可其余猎团中的一应杂务,以及出谋划策等等,都由此人掌管。据说这位,更是宫静手下的第二强者。

    不过张信也只略看了这位一眼,就未怎么在意,甚至那位静公子,也没让他的目光停留片刻。他直接就注目宫翼,眼看着这位意气昂扬的模样,不禁失笑。

    对面的这些人,也同样没有理会张信的意思。而此时除那位静公子,依旧气质冷峻如故之外,其余诸人都在说说笑笑,气氛轻松惬意,似都未将这一战的胜负放在心上。

    只有宫沛,特意盯着张信打量了一番。可这位的视线眼神,亦是以轻蔑与审视居多。

    宫翼则独自上前,首先向李光海上呈作为赌注的青风翎,待几位监考官联手验证了此物,的确真实无虚之后,这位才站到了张信的对面十丈处。

    他却全无与张信说话的打算,直接就问裁判:“速速开始如何?静公子他时间不多,别让公子他久等。”

    此时还未到约定的巳时,可那裁判闻言,却果是隐含敬畏忌惮的看了那场外的宫静一眼,随后他就问张信:“入试弟子张信!弟子宫翼请求将赌战提前,你是否同意?”

    此举却令李光海王纯二人微微凝眉,眼透不满鄙薄之色,

    张信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大袖一拂:“无妨!速战速决,正为我狂刀之愿。”

    此言道出,顿使场外诸多观战之人一阵哄笑。

    “这个时候,还说什么狂刀?这是傻了吧?”

    “蠢货!翼大人的面前,哪里还有他狂的余地?”

    “其实他说的也对,速战速决,想必只一个回合,就可决定胜负。”

    “我看这一战,是真没什么好看的。同样是意发并进,同样是灵能属性主风次金,可两人的灵能强度与灵能量,实在差太多了。”

    便是那位裁判,也是忍俊不禁,面露笑意。

    “你们双方既无异议,那么赌战即时开始!敬告二位,今日虽为灵居赌战,却也算是同门较艺,你二人斗战之时,绝不可故意伤人性命。违者驱出门墙,永不录用!”

    这位说完这句之后,才将手中的旗幡挥落。也在这刻,一股浩大的灵压,瞬时覆盖场中。

    张信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这宫翼的灵能强度,竟又有了不小的增长。

    只是他这边,却也同样不同于几日前。前次他在这宫翼的面前,连站立都觉有些困难。可此时哪怕是被宫翼的灵压术刻意针对,哪怕是后者的灵能强度又再次激增,他依旧能安然若素。

    “宫沛说你以武道刀术称雄天柱山,竟能击败墨婷,夺得武试魁首。”

    随着这话音,宫翼的身周赫然一阵风灵笼罩:“不得不说,你让我感到了好奇。今日我倒是要看看,凡间巅峰造极的武道,到底该如何抗衡灵术!”

    当最后这一句道出之时,宫翼的人已化为了幻影。赫然身如狂风,只一个须臾,就来到了张信的面前。

    随着那风力席卷,张信周围烟尘四起,而就在这漫天的风尘之内,共有两道风刃,一前一后,冲斩而来。而此刻宫翼,更到了张信的身后,一道白虹般的剑影,向张信的胸背处贯空而去,

    可在这同时,张信亦拔刀出鞘,带起了一道白芒,闪耀虚空。

    而此时周围场外,那惊呼声才刚刚响起。

    “这是?六级风行术!”

    “还有七级的风灵斩,这宫翼的手中,应当是有一件一级的法器,”

    “好强的灵压!好快!”

    “藏灵山武试的第十二位,果然名不虚传!”

    “不愧是翼大人!静公子的左膀右臂”

    “藏灵山上院的前十二,竟然有这么强么?以这位的实力,只怕随随便便,就可拿下一处别院的魁首吧?”

    “看来胜负已分!”

    只是这些话语,都在须臾之后戛然而止。众人只见那场中狂风依旧,却有着一具六阳魁首,从内抛飞而出。更有一道血光,喷洒十丈!

    待得观战诸人,再定目细看之时,却发现那头颅,赫然正是宫翼!

    而此情此景,也顿使在场几乎所有人等,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由此哑然无音。

    “金风未动禅先觉!不知我狂刀张信,已至发在意先了么?”

    在所有人注目中,张信一声长叹,从风尘之中走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色:“这是何苦来哉?”

    远处谢灵儿见状,不禁‘噗嗤’一笑,心想他这信哥哥,也太会作怪了。难道以后,他都打算一直“狂刀”下去么?便是周小雪,也为之莞尔,几日来她沉重的心绪,这刻也似乎得以稍稍缓解。

    可此处除她二人之外,却再无人能够笑得出来。

    这公示亭周围数百丈方圆,都寂静如死。直到整整数息之后,那些养生堂灵师才猛然清醒,想到了为宫翼施救,为那位治疗伤势。

    可其余绝大数人都仍处于呆怔状态,或不敢置信,或是茫然无措的把目光,望向那场中持刀屹立的张信。实在无法理解,为何张信能胜宫翼?又为何能胜得如此之快?

    方才刹那,似如电光火石,又有烟尘遮蔽,少有人能看清楚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在场唯一看清楚了的几位灵师,面色却更显凝然,看张信的眼神,则似在看怪物。

    李光海则与王纯,面面相觑了一眼。都心想果然,看来这位,确是先天风灵体无疑。

    昨日的张信,还只是八级风行,可今日却已是九级!

    第三战境发在意先与九级风行术结合,这宫翼不败,岂有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