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赌战应约
    “管不到的,除非不得已,监考官绝不会插手千叶峡内的事情。且灵儿你说这些人,哪里违了规矩?”

    张信说到此处,竟反而是笑了起来:“这其实也可算是一种模拟,拖别人后腿,在群山之外,亦是常见之事。有些人自己没什么能耐捕猎,可要搅坏别人的好事,却是行家里手,且再容易不过。”

    谢灵儿下意识的就欲出言反驳,可几次话到嘴边后,最后却又被她吞了回去。今日与昨日这些人,明显是受了那静公子的指使,要给他们捣乱。这做的不对,可问题是她现在,也说不出这些人,究竟违背了哪条门规。

    即便违规了,也不算是很严重的那种,且别人有的是借口解释。

    就比如这条被破坏的小舟,别人大可说不知是他们三人所有,并非有意。

    周小雪则一直默默不言,帮着张信伐木制舟。

    好在天色已晚,那些给捣乱的人,并不敢在此多留。且这河边也还算安全,几头窥伺在侧的猛兽,最终还是因看不透他们的虚实,不敢发难。

    不过这天三人返回小石居的时候,却比前几日晚了整整两个时辰。而这夜皇甫诚,依旧在小石居门口等候。

    这位的第一眼,仍是看他们三人手中的猎物。眼见那又是两千余斤灵兽肉,皇甫诚的眼眸,又微微一沉。可随后他的神色,就又恢复如常:“不知张兄,这两天可曾改变心意?”

    张信已经懒得搭理这位,直接推门而入。而那皇甫诚,也不在意,只自顾自的说着:“张兄需知,这两天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静公子他是因顾念着同门之情,才保持着分寸。只望张兄,莫要让静公子为难。”

    说完之后,皇甫诚又看向周小雪:“昨天静公子,特意提及到了天丹坊与周坊主。”

    之后他还想与谢灵儿说话,可后者却也是冷漠无比,同样未有搭理他的意思。

    这使皇甫诚微生怒意,脸色气的铁青。可这位到底还是未有发作的胆量,只轻哼了一声后,便径自扬长远去。

    而此时的周小雪,亦是面色发白。她知道皇甫诚的意思,既然那宫静已经提到了天丹坊,那就已是查清楚了她的底细,随时可以对她家下手了。

    这夜小石居内沉寂无比,气氛比之数日前还要消沉。而张信在开辟完隐窍之后,就独自立于小院内,手抚着腰间的长刀‘秋澜’,目透冷光。

    到次日清晨,张信就早早出了门,将宫翼贴在门口的战书撕下之后,就直往那公示亭的方向行去。

    公示亭前与前次张信来时的空旷不同,这里赫然已经有了好几个摊位。出售的东西,则都是养灵丹与符之类,甚至连一阶灵器都有。

    张信随意扫了眼,就知这些东西的质量,都不怎么样。可它们的价值却也低廉,远远低于从宗门兑换的代价,极其实惠。

    张信毫不以为奇,他知不久之后,这公示亭附近就将形成一个集市,辐射周围数座村庄。且有些入试弟子,根本无需出猎,只凭倒买倒卖就可以活得很滋润了。

    可能因此刻正是清晨的缘故,这些摊位前面,并无多少人,气氛依旧冷清。

    而张信随后又看那告示栏,发现那上面并无多少内容。就只有那招募‘魔灵’的告示,贴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不过这告示上的文字,与谢灵儿所说的略有些不同。可能因这几日都无人应征之故,宗门不但大幅度提升了‘魔灵’们最后的奖励,更将初始的物质,提升到了三十枚二阶灵丹,一件二阶法器,以及二百点贡献值的地步。

    而从宗门兑换一件二阶的法器,也不过是一百点。

    张信仔细看过之后,就不禁微一扬眉,随后他就大步走入那公示亭内,随后就见这亭内坐镇的,赫然正是身为监考官的李光海本人。

    “你要接受宫翼的挑战?”

    李光海是毫无异色的,从张信手里接过了战书:“赌战的时间由你来决定,准备选在何日?”

    “时间越早越好,我下午还要出猎,他有空的话,就选在今日巳时(上午九点)!”

    张信答完之后,随后却又问到:“敢问大人,我听说往年武试魁首应征魔灵,宗门还另有优遇。不知这一届,是否也是同样。”

    “你知道的可真多!”

    李光海诧异的看了张信一眼:“确有此事,且不止是魁首,武试的前三如欲应征魔人,还别有灵居供应,不过位置却在荒原深处,不太安全。”

    随后他就微微蹙眉,若有所思的问:“张信你该不会是想?”

    只是他话语未落,就见张信洒然一笑:“弟子只是问问而已,并无他意。”

    “果真如此?其实你能应征,我倒是乐见其成。”

    李光海也似笑非笑,语气淡然的说着:“今日巳时是么?他如不反对,那就这么定下了。”

    说完这句时,李光海已将手中一枚符鹤放出,使之冉冉升起。

    这符鹤的遁速快极,只顷刻间就飞入了两千丈云空,随后又直往南面翔空而去。直至四十余里外,这符鹤才逐渐从高空降下,最后飞落在一位青袍少年的手中。

    那正是宫翼,这位将符鹤拆开之后,就不禁眼透喜色。

    “这张信应战了,今日巳时,在公示亭外赌战。”

    可他身旁的宫沛,闻言后却是微一凝神:“这就答应了么?好快!”

    他原以为这张信,可能还会继续顽抗一阵,可没想到这位,居然今日就答应了约战。这使他心内,生出了一丝古怪之感,略觉不妥。

    摇了摇头,宫沛提醒道:“这一战,还是得小心,我看此人,未必就会心甘情愿。”

    “我省得!”

    宫翼欢喜之后,倒也冷静了过来,不过他却语气自负:“可无论他有什么样的打算,我宫翼自能一剑斩之!所谓的天柱山武试魁首,在藏灵上院,什么都不是,何需在意?”

    而宫沛闻言后,亦未觉不妥,他心中也是如此以为。

    天柱山哪怕强如墨婷,在藏灵山的武试之内,也是进不到十六名内。

    又据他所知,之前张信,其实是用取巧的方式险胜墨婷。这二人间的实力对比,应该差不到哪里去。甚至那张信,可能还略逊墨婷一筹。

    而这次藏灵山武试,宫翼虽只名列第十二。可因这位武试名次靠前之故,深得宫氏的几位长辈赏识。故而在宗门的奖励之外,宫翼另又得了宫氏一族的资源培植。此时的宫翼,较之武试之前,实力已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过宫沛,却仍是语气凝然:“怎可大意?我听说那张信在与墨婷墨宫二人比试之时,曾经展露过‘金风未动蝉先觉’的能耐。如今那位,极有可能已踏入第三战境发在意先,此外入千叶峡之后,他与身边二女,从未缺过灵兽肉,昨日更曾深入荒原六十里,携带有数具兽尸返回,收获之丰,几乎不逊于我们的猎团。可惜的是时间不够,只有这短短几天,我来不及查探这张信的详细。”

    “金风未动蝉先觉?”

    立于不远处的宫静,不禁眼眸微凝,而后一笑:“看来小翼你的对手,远不似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今日巳时是么?我会亲自到场观战,为你助威的。”

    宫翼闻言,顿时神色微振。在他看来,这无疑是莫大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