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货比三家(三更感谢感谢盟主李狸的打赏)
    ps:这一章感谢盟主李狸的打赏!

    ※※※※

    “货比三家?你这是在戏耍本座么?”

    紫衣女子的面色,顿时阴沉如水,目中现着危险之意:“得罪本座的后果,你李光海承受不起!”

    李光海却全无动容之意,整个人就如死水,言语淡淡的回应:“法座勿需恐吓李某。以张信他的天资,确实有挑选师承的资格。还是说,法座你并无与别人争夺的自信?”

    “自信?你李光海的激将法,实在太浅显了。”

    紫衣女子冷笑:“哪怕是这次简倾雪出面,我也自信不会输于她,可世间之事都难有定数。光海你该知道我的性情,此子我如没瞧见也还罢了,可既然本座看见他了,那就是势在必得。如果得不到,你猜我会怎做?”

    “要毁掉他是么?那也随你。”

    李光海毫不在乎:“法座可还要继续看?”

    紫衣女子气机微窒,死死瞪着李光海。直到整整半刻之后,她才无奈的收回了视线:“你这茅坑里的臭石头!本座迟早要给你个教训不可。”

    随后她却转望王纯:“接下来可有什么节目?如只是刚才那样的,就没必要了,我想看他全力出手,能办到么?”

    王纯之前一直一言不发,静静听这二人说话。心中对李光海,已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

    他既惊讶于这位的交游广阔,也为李光海对待这位神师法座的态度而震惊。

    眼前此女,虽还未跻身入十大天柱之列,可其修行天赋,却无疑是门中最翘楚的一群。而这位的师承一脉,更曾是日月玄宗内,极其显赫的一支,直到近些年才逐渐败落。哪怕在如今,也有着煌煌声势。

    而待那紫衣女修动问时,王纯也是愣了半晌,才反应了过来:“我等监考官,不可以任何手段干涉弟子”

    这句话还未说完,王纯就见那女修的眼微微一凝,目光也瞬时化为刀锋,无比冷冽。这顿使他心中微惊,额角处一阵冷汗:“不过昨日宫静手下仆从宫翼,向张信发出挑战,要以一枚青风翎,赌斗他的灵居。”

    “宫静?那是谁?”

    紫衣女修闻言,是一脸的迷惑:“姓宫,是七姓中宫家的人么?既然他手下还有家仆辅佐,想必是宫氏中的嫡系?”

    见王纯并未提出异议,紫衣女修不禁失笑:“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以青风翎为赌注挑战张信,这个宫翼难道实力很强?”

    “那是藏灵山武试的第十二位,说实力很强倒也不算错。”

    王纯答话时,却是面色古怪之至:“可既然张信他能施展八级风行术,想必那宫翼,非是他一合之敌。此战,他是自取其辱。“

    ※※※※

    一刻时间之后,张信一个人扛着八头狼尸,回到了河中的小舟上。

    这数量听起来很多,可其实短尾风狼不重,体型最大的狼王,也只有二百来斤。再当削去骨骼与五脏六腑之后,能剩下百来斤就算不错了。

    所以张信雅不愿费工夫去猎杀这种灵兽,身上没几两肉不说,还特别的难缠。

    那是真的很棘手!不使用灵术辅助的话,便是以他的肉身体质,也一样根不上这些短尾风狼的速度。

    所以此战,他在不得已的情形下,一连使用了三次八级风行术,虽说战果辉煌,可因自身灵能量只有六百多点的缘故,几乎就消耗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

    也幸亏一开始就连斩了八头风狼,其余的都被他吓住了,都跑的无影无踪。否则最后,他说不定还得逃命。

    不过对于今日收获寥寥的他而言,倒也算是不无小补。那短尾风狼的身上,虽没几两肉。可它们的骨骼,却是不错的炼器材料,拿来上缴宗门的话,可以换得很大一笔贡献值。

    “是墨婷他们遇险了么?她没事吧?”

    见张信安然回归,谢灵儿也就放下了心,可她随即却又好奇的问着:“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遇到狼群了。”

    张信指了指他放下的狼尸,随后奇怪的问:“你不是对她很恼火么?看起来倒是蛮关心她的,断臂之仇,这么快就忘了?”

    “我是恼火!就是因为记得清楚,才不想她出事。”

    谢灵儿面色微红,随后就用力捏了捏拳头:“五个多月后的第二场武试,有机会的话,我会亲手报仇的。”

    “原来如此!”

    张信对此半信半疑,他知谢灵儿这丫头的性格,豁达开朗的过份。也只有广林山那件事,使她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因耽误了这小半个时辰,待三人回到天柱村时,已经是大日西沉,夜幕降临之刻。

    张信肩扛手提着那八条狼尸,却依旧身轻如燕。可当他回到了小石居前的时候,却也看见那门口处有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皇甫兄?”

    张信很热情的打着招呼:“这次又是来看灵儿?”

    不过靠近之后,他却见皇甫诚的面色,很是难看。在月色的映照下,就好似一只孤魂野鬼。

    而此时那皇甫城,则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张信肩膀上的那些短尾风狼。

    这次张信等人的收获,虽不如他前日来的时候,可一样是让人羡嫉到眼红。

    可怜他在静公子的猎团里辛苦了六七天,也仍只分配到不足三十斤的灵兽肉。

    后悔的情绪,在皇甫诚的意念里一掠而过,只瞬间就被他强行压下。

    在那边收获虽少,可日后却前程远大。

    “我这次是奉命而来,静公子要我跟你说,你的这座小石居他要了。如果肯让的话,他会给你一件一级的法器作为补偿,也可破例,让你加入他的猎团。”

    听到这句,谢灵儿顿时目透怒火:“他凭什么?炼器的话,信哥哥自己就可以,他们的猎团,我们也不稀罕,”

    “就凭他是宫静!堂堂宫家嫡脉,鹤玉公子!“

    面对谢灵儿的目光,皇甫诚略有些心虚,只定定注目着张信:“你该知道轻重,别不识抬举。”

    张信则哑然失笑,心想这一幕,他也算是早就料到了。

    “那你不妨跟他说,他宫静想多了!小石居我概不外让。”

    皇甫诚的眼眸,顿时再次一沉:“你这句真要我转告?知道这是对谁说话?你会后悔的!”

    张信却懒得搭理,径自往院门内走去:“你既是恶客,那我也不留你了,恕不远送。”

    皇甫诚却依旧不依不饶,看着张信的背影:“你不愿意让出来也行,却又为何不接宫翼大人的战书?是害怕不敢么?你知不知道你很自私?可能你自己是不怕,且灵儿与周小雪她们怎办?”

    可院内的张信,却全无搭理这位之意。而谢灵儿,则是目光冰冷的瞪了皇甫诚一眼,随后她却也是漠无表情的从后者身边经过。

    这冷漠的态度,使皇甫诚感觉一股凉意寒入骨髓。可他随即就又自我安慰,现在的谢灵儿是不懂,可迟早有一天灵儿会明白,自己是为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