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 碰撞
    起初我们每走一段路就要停下来,等水声平息后重新确定声音的方向和大小,不过积水不久后升至大腿,人声逐渐压过水声。与此同时,在暗道中行走变得困难起来,不时出现漂浮物缠住脚踝的情况,有时水下的地面也不平整,我好几次差点绊倒。

    富江的状态比我好得多,若非我拖累,她势必能快上许多。她明明是个女性,身上的负重却比我多,我不禁为自己的小身板感到惭愧。她将斧头插在背后,一手提着简易喷火器,一手拉着我不让我摔倒。

    “我一直认为头脑比身体更重要。”我说:“拥有智慧的人可以得到一切。”

    “现在呢?”

    “我知道头脑只是身体的一部分。”

    “阿川,你知道‘智’字怎么写吗?”

    “知日。”

    “没错,知日。”富江强调着最后两个字,诡异地笑起来:“你离智慧远着呢,男孩。”

    她话中有话,当我明白其中潜藏的意思时不由得耳根发热。早知道富江是个开朗豪放的女性,但是被这么粗鄙地调侃时,还是措不及防,窘迫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一直以来被灌输的观念是好女人就像矜持的百合,但富江彻底颠覆了这一观点,她并不坏女人,但一点都不收敛。

    “这是个笑话?”我难以置信地说。

    “没错,带颜色的笑话,我自创的。”

    “你太恶劣了,富江。”

    “我可不觉得,这是教育的一部分。生理教育。”

    在恶劣的环境中行进,既费力又压抑,但是不可思议的,和富江说话的时候,便感觉不到时间和体力的流逝。渐渐地可以听清人声,他们似乎在争吵,然后一阵剧烈的轰鸣声让石壁和水面都震荡起来。

    是枪声!是一群人在争斗!

    我醒悟到这一点时,耳朵还在嗡嗡作响。富江的步伐放缓,她也察觉到前方的怪异。因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些犹豫是否要和前面的人汇合,征询富江意见时,她却显得相当雀跃,就像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恐怖分子。

    “看来我们要做渔翁了。”

    “他们有枪!”我提醒道。

    “外行人的枪其实很好对付。”富江说得很轻巧:“难道你不想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他们为什么大打出手?”

    “我接受的教育是远离麻烦。”

    “你早就陷入麻烦中了。”

    “你说的对。”我将弓弩抬了抬:“所以得把麻烦赶远一些。”

    富江立刻加快脚步。

    “就等你这句话。”她说。

    枪声密集地响了一阵就变得零散起来,反而是人们的呼喝和尖叫变得高昂。

    “怪,怪物!”

    “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开枪,不要停!”

    “没子弹了。”

    “快躲开,它又来了。”

    “天哪,噢,天哪……快离开这里!”

    他们用英文高喊,我是个名符其实的优等生,听懂不在话下。

    那群人跌跌撞撞地朝这边跑来,发出凌乱的脚步声,可是他们惊恐得连我们走动时发出的不同寻常的水声都没有注意到。脚步声和水花声重合起来,回声一直在甬道中回响。至于我和富江这边,积水正渐渐退落,地面开始向上倾斜,前方出现亮光,我们快走到尽头了。

    甬道尽头是一扇虚开的门,此地已经没有积水,我们停在门后望里窥探。对面是一个直径二十米的圆柱形空间,四壁的灯座也是失修已久,不过却被人插上火把。有人比我们先来一步,而且准备充分。

    除了我们出来的门口,正前方的石壁上也有一扇敞开的大门,也许那些人是从那边进来的,见到我们来时的方向有积水便没有深入。两侧是沿着弧形墙壁向上攀升的石梯,就像一双手臂环抱着二楼的石台,石台上同样有一扇开启的大门,人影连滚带爬地从里面冲出来。

    他们有的手中拿着武器,有的没有,但都是普通人的穿着打扮。墙上的火把让我以为他们准备得很充分,但显然不是。前五个进来时鬼哭神嚎,狼狈不已,在石台上散开,分左右冲下石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这些人在圆柱底部汇合,一个个脱力地坐在地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显然之前吃了大亏,甚至没有注意到似乎没人断后。

    大约十秒后,最后一个人进来。他的步伐有条不紊,显得十分镇静,进门后随手将大门关上。门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在石台下方的人宛若惊弓之鸟,霎时间跳起来,直到紧随撞击声之后的沉默降临了好一阵,才复又坐下来。

    一共六个人,四男二女,不确定是哪国人,但是什么肤色都有,头发也分成好几种颜色,棕色、黑色、酒红色、黄色,有的一看就知道是染的,有的像是天生的发色。

    最后进来的那人身穿黑色的外套,体格高大,面相宽厚,还带着一副眼镜,半花白的头发又硬又短,大约五十岁上下,散发出一种温和睿智的学者气质。他的胸前有一副十字架。

    “是个神父。”富江轻声说。

    是的,他的打扮,像个神父。

    神父用一种缓慢却很有节奏感的姿态从台阶上走下来。他的目光四下巡视,没有年轻气盛的锐利,而是一种思索和探究的感觉,似乎能包容一切,巨细无遗。

    他看上去像是这支队伍的头儿,可实际上没一个人理会他,他也没有问候其他人,显得有些遗世独立。

    “那是什么鬼东西!”一个嬉皮士打扮的年轻人咒骂着。

    没人说得出来,沉默中有人在啜泣,是个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人。我辨不出是欧洲人还是美国人。脸部的轮廓很深刻,短窄的皮衣皮裤勾勒出姣好身材,露出大片的肌肤。虽然花容惨淡,但仍旧算得上是美女。,

    虽然打扮惹火,但是个性似乎有些柔弱,就她一个人在偷偷地哭,惹得其他人有些不快。西装打扮的中年男人暴躁地朝她喊了一句。

    “够了!闭嘴!”

    “你也闭嘴!”打抱不平的是另一个女人,是个身材更好,穿休闲背心和长裤的黑人女性,她说:“有本事就别对女人发火。”

    西装男用力踢一脚石子,走到另一边坐下。黑人女性走到酒红头发的身边拥着她,将她的头埋在自己饱满的胸口。

    “是魔物,曼德拉魔怪,很稀有。”神父忽然说。

    他看上去像是自言自语,也没人回他的话。

    神父的目光在建筑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我和富江藏身的大门上,我和富江及时将身体缩进阴影中。就在这时,左手的菱形印记一阵灼热,我几乎要呼痛起来。

    “谁在那里?”神父迟疑的声音响起。

    被发现了。

    已经是惊弓之鸟的其余人霎时间都跳起来,拿起凌乱不一的武器,警惕地盯着这边,充满戒意的目光仿佛视大门和阴影如无物。

    两边的人都在沉默,呼吸随着气氛的压抑而愈加沉重。

    富江放下简易喷火器,煤气罐磕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那些人悚然后退几步,但随即意识到不妥,复又厉声高喊。

    “谁在那里?出来?”

    “没问题,请稍等。”富江不慌不忙地说着,从后背取下斧头。

    她将目光投向我,如同心有灵犀般,我觉得自己对她的打算一清二楚。

    富江可不是束手待毙的人,这个时候要和对方对等交谈就必须展现自己的手段。

    富江将我挡在身后,跨出大门,走进那群人的视线中。

    他们盯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齐齐抽了一口凉气。

    在这些装备不整的人眼中,全副武装却因为装备简陋显得外表怪异的富江自然是骇人的。

    趁他们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富江身上,藏在背后的我端起弓弩瞄准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