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识货之人
    当张信以风行术,疾步奔行至十四里外的时候,果然见到了墨宫。

    且不止是这位,那墨婷还有周家的高富帅三人,也同样在场。不过这几位,都状况不佳。周富周帅,都已躺在了地上,浑身染血,生死不知。

    张信仔细看了一眼,就微微蹙眉。虽说那监考官没现身,就说明这二人境况还好,并未到必死的境地。可他看这两人面色煞白,有出气没进气的模样,显然也是拖不了太久。

    再看周围,赫然二十余条‘短尾风狼’环伺在侧,而墨婷墨宫与周高三人,则环绕在周富周帅二人的身侧死守。此时他们几人身旁,还另有着二具豪猪的尸体。

    只扫了这一眼,张信就已能猜知这五人被困的前后因由。

    想必是在狩猎这两只豪猪之后,被这群短尾风狼暗算。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五位已经成了群狼眼里的螳螂。

    短尾风狼拥有灵隐之术,可以隐藏自身的身影灵息,便是那些资深灵师也难察觉。又掌握风行之术,爪牙坚锐,它们的战力在诸多灵兽中,虽只是中等阶位,可却极度难缠。不但有着远超其他灵兽的坚韧与体力,彼此间的默契配合也近乎天衣无缝。

    此时墨婷三人,就正陷入左支右绌的危险境地。墨婷墨宫的战力虽是不弱,可却完全无法跟上这些短尾风狼的动作。尤其墨婷召唤出的那尊五级冰傀儡,应对那些风狼之时,显得异常的笨拙。

    不过也正因这尊寒冰巨人的存在,使这三人得以勉力支撑。能够看得出来,那些短尾风狼,对那冰傀儡颇为顾忌,一直不敢强攻,只是在外游弋绕圈,不停的寻找机会。

    这是为避免伤亡,这狼群不是拿墨婷三人不下,而是不愿付出死伤。

    张信只略一思忖,就果断的从高处跃下,手按照长刀,笑吟吟的往那墨婷几人的方位行去:“你们几个,可要帮忙?”

    听到这句,墨婷与墨宫周高,都是无比吃惊的,往声音来处望了过去。然后三人脸上,都齐齐现出了喜意。

    不过那墨宫周高,却是先喜后忧。他们眼前这位,无疑是实力强悍。可这周围,可是足足二十七头‘短尾风狼’!

    墨婷却未犹豫,直接朝张信一抱拳:“有请师兄相助,算我墨婷欠你一次救命之恩。”

    张信不由大笑:“救命之恩就算了,有监考官看着,你们顶多也就是被判出局。就算是一次人情吧,之后几天,我刚好有事要求你帮忙。”

    他一边说话,一边心喜于自己的运气,可真不错。这是刚想瞌睡,就来了枕头。

    墨婷闻言,也不禁微喜:“只要能帮到师兄,墨婷义不容辞!小心”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有几头短尾风狼,来到了张信的身侧。这些畜生见后者毫无防备之意,就都毫不犹豫的朝张信扑杀过去。

    也在此时,张信的身影,忽然一阵飘幻。墨婷只见那片虚空,似有银白色的刀光,又似是她的幻觉。

    随后霎那,那四头短尾风狼,就已是身首两段,血溅四方。

    再当墨婷定目看时,只见张信依旧定立于原地。似乎这位自始至终,都从未动过。可那刀已拔出,刀尖滴血。

    “杀敌不异草与蒿;追北归来血洗刀!”

    刀斩四狼之后,张信却是拂刀微叹:“敢对狂刀出手之人,从无活口!你们这些孽畜,又是何苦来哉?”

    这要换在平时,墨宫必定是要腹诽不可。这个家伙,又在装什么装?

    可此刻的他,却是一阵头皮发麻。方才那张信出刀,斩击,整个过程,都快到了超出了他视觉极限,根本就无法辨识!

    之前在公示亭附近,他就感觉张信的刀术恐怖。可那时这家伙的刀速与身影,还没有快到这等耸人惊闻的地步。

    墨婷的瞳孔,亦是微微收缩,而后一声轻叹:“这是?八级风行!”

    此时同样被震慑到的,还有周围的狼群。那些短尾风狼,都齐齐停住了奔跑,各以惊悚的视线,往张信望了过来。

    ※※※※

    “这是,八级风行术?”

    在墨婷等人注意不到的高空,有一位紫衣女子,同样以骇然的语气,说着与墨婷同样的言语。

    “李光海,之前的灵测,是不是验错了?他的灵能属性,真是风二金一?”

    “你这句,可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李光海目光平淡的反问,语气冷硬如刀:“若是如此,二十天后的二次灵测,你大可亲自去为他测验。”

    “哈哈!只是说笑而已,表示惊诧。”

    紫衣女子笑了笑,神色就又转为凝重:“他的先天属性,既然是二级的风,那就只可能是风灵体了。否则他区区一个还未开窍之人,又没有法器在手,又如何能施展八级的风行术?”

    李光海闻言却剑眉微蹙:“有些不对,真要是风灵体的话,那就该是九级风行。”

    “应当是还未完全觉醒之故,他毕竟伤过元神。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待其灵窍明堂打开之日,就是他的灵体完全觉醒之时。且还不止是风灵体,能将风行术,运用在自身刀术上,以风御刀,此子对灵能的操纵,亦是登峰造极,很可能拥有灵能掌控的天赋.”

    那紫衣女子,明显更见多识广,不过她随即一声唏嘘:“如非是亲眼看见,本座真难以置信,这种道种级的天才,你李光海居然肯介绍给我。即便那司马信德瞎了眼,你们的藏灵山知事简倾雪,也当有识人之明才是。”

    “找过她了,她说她忙着闭关冲击圣灵之事,最近没空,需要过一阵再来看看。”

    李光海唇角冷挑:“不是如此,我也不会找你过来看人。”

    “原来如此,看来我运气不错!”

    紫衣女子闻言,不禁莞尔:“那么现在可将他给我么?这个家伙,我准备要了!”

    “你不嫌灵能资质低弱?”

    “这有什么?用药补上就可。先天属性不足有神血石,灵能资质低弱有九还丹,元神受损亦非不可修复。我们日月玄宗,反正多的是各种奇丹妙药,然而”

    紫衣女子远远看着张信,眸中透着炽热光泽:“先天风灵体,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再补上的。天然的第三战境发在意先,在与他年龄相近的弟子中,也仅仅只有五位!”

    “你果然识货!”

    李光海微微颔首:“可惜,他暂时不能给你。此子最后究竟归属哪家,我还得看看。过些日子,门中还有几位说要来看人。不是有句话么,就是买菜,也得货比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