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隐忧潜伏
    “若儿感觉到主人在发愁,很奇怪耶!”

    乘舟南下的路上,叶若也在好奇的问张信:“那个宫翼,主人你又不是打不过。”

    说话的时候,叶若也同时将一张表格,投射在张信的视界中。

    宫翼

    灵能强度:十点以上(一级)

    灵能量:未知,估测为一千五百点至一千八百点之间。

    灵能属性:风四,金四

    战境:第二境意发并进。

    法器:未知

    常用灵术:预测为六级风灵斩,二级灵光斩,二级灵能锁链。

    灵师天赋:未知

    体质综合:未知

    体能:未知

    速度:未知

    灵师战力总计:预估为十二点至十六点之间。

    张信略略看了一眼,就没去在意。

    这应是叶若临时为宫翼制作的人物卡,只看表格的话,可判断这宫翼的实力,与他现在的体术战力相当。

    可张信却知,这宫翼在别人眼里或者算得上是强,可在他面前却不堪一击。

    即便只按照若儿的‘属性面板’来看,他也有三十三点的战力值,超出了宫翼两倍。

    此外他现在借助灵器之力,已可动用风灵斩了!而且是八级的风灵斩,再加上自己的灵能洞察与灵能掌控的天赋,总体的威力,可以达到十二级!

    似宫翼这样的弱鸡,也就是一道风灵斩的事情。

    且以他估测,自己这次甚至都无需动用灵术,只凭刀法体术,就可将之轻松解决。

    “我要败他容易,可这位背后的宫家,却很难办。”

    张信眼神复杂:“如果我现在是孤身一人,才懒得鸟他们什么四阀七姓!可我现在,却也有需顾忌之人。”

    他这些话,可非是虚言。日月玄宗内派系众多,哪怕四阀七姓,也没可能一手遮天。甚至后者,还是居于劣势。

    他在这次入门试中表现的越出色,就会越得人赏识,也就越不惧那宫氏。如果能将那宫静干翻,那就再好不过,说不定能得一特选名额,可以直接成为道种候选。宫氏虽强,可在日月玄宗内,却也不是没有对手。

    可问题是,这宫氏拿他无可奈何,可却说不定也会如墨婷一般,朝他身边之人下手。

    “顾忌?”若儿若有所思:“是灵儿小姐与小雪姑娘么?”

    “差不多吧。”

    张信神色淡然:“世家弟子,其实也不可一概而论,可我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这挑战我如是认输,将灵居拱手相让,自己就不甘心,绝不情愿。可如是赢了的话,只怕也不好。青风翎太过贵重,我担心那些家伙,会不肯善罢甘休,继续纠缠。”

    “怎么会这样?”

    叶若语气愤恨不平:“输也不行,赢也不行,那该怎么办?”

    “只能顺其自然了!”

    张信叹了口气:“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快意恩仇的,遇到这种事情,一般都跟他们硬干。可人老了之后,这刀就再爽快不起来,总是担忧这,担忧那的。再没有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潇洒。”

    “年轻的时候?”

    叶若一声咕哝:“主人你把自己说的很老似的,可按联邦的法律,你还只刚成年呢!”

    张信闻言,不禁哈哈大笑,随后就再不愿谈此事。可他的眼里,依旧忧愁如故。

    不出意料的话,这次那宫翼的挑战,自己是不想接受都不行。不过在此之前,他也需做好准备,应对那最坏的状况。

    这天下午狩猎,张信就更改了他先前的计划,不再去布伏猎杀那些大型灵兽,而是在四十里外,寻了一只体型中等的黑炎虎。

    可这次他却并未出手,只是让谢灵儿与周小雪二女一起想办法,联手猎杀此兽。他自己则是坐壁上观,在旁边看着。

    然后这天下午,二女一共失败了四次。全靠了那艘停在河中的木舟,才保住小命。

    直到傍晚时分,张信才终于动刀,以雷霆之势,将这黑炎虎斩杀。

    事后她们乘舟返回的时候,谢灵儿是一脸的沮丧。她自问第一次与第二次猎杀时布置的陷阱,是很不差的,特意针对那黑炎虎的习性与弱点,可那头黑炎虎全不上当。

    而之后的第三次,第四次,则是全无章法。因那头黑炎虎已经有了警觉的缘故,她们两个,几乎就是在与那黑炎虎硬拼。

    可五级‘赤火弹’与一级‘灵光斩’间的差距,宛如天堑,要不是自己跑得快,只怕就要被那头老虎吃掉。

    周小雪倒是兴奋不已,她前两次都害怕到腿软。可到第三次的时候,却成功在那头老虎面前,成功使用了‘灵能锁链’,帮助谢灵儿逃离。

    张信也颇为满意,虽说今日收获较少,可无论灵儿还是小雪,都没让他失望。前者的战斗天赋,让他颇为惊讶,而周小雪,也不似别人想象的那么胆怯懦弱。再锻炼个几次,可能这两个女孩,就能有独自出入这荒原的能力了。

    “你还在笑!”

    谢灵儿狠狠锤了一下张信的肩,然后语气怪异的问着:“到底怎么回事,我与小雪布置的陷阱,为什么就没法让那头老虎上当?我怎么想,都想不到破绽在哪里。”

    张信却依旧是笑意吟吟,并不愿解释。

    倒是旁边周小雪,沉吟着道:“应该是我们身上的望月草汁,我刚才仔细想过,那一带似乎都没有望月草生长的。”

    “竟然是这样?”

    谢灵儿吃了一惊,随后一脸的沮丧:“小雪你怎么早没发现?”

    周小雪闻言,脸不禁微微泛红。她那个时候听说张信要坐观,就心慌意乱的,根本就没能仔细去想。

    张信则笑,眼含欣赏的看了周小雪一眼。心想这个女孩,日后潜力也很是不俗。

    “那明天再试!我就不信了,我们两个联手,会猎不到灵兽。”

    谢灵儿的眼眸中,又燃烧起了斗志,随后她又诧异的问周小雪:“小雪你刚才,居然能在那头老虎面前使用灵术了耶!好厉害,小雪你都不怕么?”

    “我还是有点慌。”

    周小雪用那黑白分明的眼,斜斜看了张信一眼:“可之前逃跑了两次,那头黑炎虎都没能拿我们怎么样。又想到有张大哥在旁边,我就没那么害怕了。还有刚才,我看灵儿你都快被那黑炎虎打中。一着急就用出来了。”

    “原来如此!”

    谢灵儿若有所思的手托着下巴,眼含异色:“果然啊,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听到这句,周小雪却莫名的感觉浑身发寒。而此时张信,却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河岸的东侧。

    片刻之后,张信就直接驭风而起,直接踏水往河岸方向奔去:“你们两个先在这等等,我去去就来。”

    谢灵儿不禁错愕,才刚想询问究竟,就见张信的身影,已消失在河岸旁的密林内。

    而此时周小雪,则柳眉微蹙:“这个声音,难道是墨宫?”

    ps:书评区有说更新规律的事,开荒现在的惯例是8点到12点,但上架后估计会改为12点和7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