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炼器之要(三更感谢盟主cg768)
    ps:这一章感谢盟主cg768的打赏!

    ※※※※

    “这是真的哦!我们联邦建立之前,这还只是科学家们的推测与猜想。可在联邦建立之后不久,就已证实过了。要不是暗能量与暗物质的存在,我们这个世界,早就在引力作用下坍塌毁灭了。而且,主人你再试试不就知道了?”

    下一刻,张信就见手中这张兽皮,开始出现各种样的不规则光圈。这使他心中微动,心想这难道就是叶若所说的的‘磁场’?

    张信再以灵感洞察,观看了一下这张灵豹皮的灵能。仅仅须臾,他就发现自己观测到的,与叶若投影在自己视野内的那些‘磁场’,竟然出现了联动的效果。

    这使他陷入了凝思,直到须臾之后,他才又开始继续制作。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信却发现有越来越多的黑点,往他手中的这双豹皮手套里面汇聚。

    而就在他最后刺绣符文的时候,这双手套,依旧没有逃过毁弃的命运。在仅仅十个呼吸内,此物燃成了黑灰。

    张信见状,不禁再次皱起了眉头,转而向叶若诚心请教:“若儿,若真如你所说,这些暗物质与暗能量真的存在。那么它们又究竟是因什么缘故,导致我炼制失败?”

    叶若闻言,顿时大为兴奋:“我也不太清楚,只能猜测。一个是分配不均,之前跟主人说过了,暗物质是所有物质的粘剂。再就是力场干扰,主人在的这个星球,正是因为暗物质的引力,才能围绕那颗太阳旋转的。”

    张信微一摇头,只觉是天方夜谈。之后他就看着眼前,若有所思。心想那些织造师的木系灵能与水系灵能,难道就可排除掉这暗物质与暗能量的作用与影响么?还是完全靠运气?

    可随后他却心中一动,心想那木系灵能与水系灵能既然能够办到,那么自己的风系灵能,是否也有可能?

    不如就以这些暗物质与暗能量真实存在为前提,再次尝试一次?

    他想到就做,又再次开始了手套的制作。不过这次,他却开始尝试按照若儿的视觉投影,以自己的风系灵能,引导与干扰那些所谓暗物质与暗能量。

    很快张信就发觉,自己风系灵能,确实能与这些黑点发生作用。可因风系灵能本身的特性,完全就如筛子似的,很难准确的操纵这些黑点。最后的结果,总是与他的意图不合,甚至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可在张信锲而不舍,连续五次之后,却终于有一双完整的皮制手套,出现在他的手中。

    尽管模样丑陋,让人不忍卒睹,可这确确实实,是一双成形了的一阶法器‘风行手套’。

    可张信却无半点欢喜之色,望着手中之物,他呆怔了良久。而在清醒之后,张信却是毫不犹豫,将这‘风行手套’撕成了粉碎。

    而若儿见状,却不禁吃了一惊:“主人你为何要撕掉?这双手套,明明都已成功了。磁场与你的风行手镯,很是相似呢。主人这么辛苦才制作出来,多可惜!”

    张信闻言,却是一声苦笑:“我知道是成功了!可这东西,根本就没法见人。”

    “没法见人?是说这手套很丑么?”

    叶若偏过了头,面颊微鼓,似在忍着笑:“也确实丑了点,感觉主人的手艺,很有抽象派的风格。怎么说呢?粗犷狂放。”

    “不是因这手套丑,而是另有缘故。”

    张信心中自我安慰的想他才不在意这个,反正东西能用就好。

    “首先我现在用的这织造之法,没可能推而广之,别人没可能学会的,你叫我怎么向别人解释?就用这风属灵能,织造出这风行手套。此外这属性灵能,除了借助法器之外,就必须灵窍开启之后才能使用。我现在的灵能强度才四点多,还差得远呢。”

    “原来是这样!”

    若儿微微点头:“这确实说不过去。”

    张信此时则已开启了器炉,神色默默,心绪不佳。这风行手套的完成,意味着他炼制法器的把握大增。

    之前他在织造术上的尝试,本就只是为练手,并没报任何成功的希望。

    可张信却毫不觉欢喜,只因今日的所见所闻,完全颠覆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观感。

    脑电波,磁场,暗物质,暗能量,这些东西,难道真的存在?

    可若非如此,又怎么解释自己在那双风行手套上的成功?那么自己之前对这世界的认知,难道都是错的?

    摇了摇头,张信开始专心致志于眼前。他首先将那些星沉铁矿石,投入到了炉中,开始了提炼。这个不难,只需火力足够就可,而张信虽无火系灵能,却可掌控风力。随着那地火口处狂风席卷,那四散火焰瞬时被集中在了一处,颜色亦转为炽白。

    仅仅只一刻功夫,这道工序就已被张信完成。而此时张信的心神,已是专注到极点。他接着又小心翼翼,将磨好的兽牙粉末,洒入到了器炉之内。

    这炼器术与织造术,虽有些相似,可其实本质,还是有着不同的。

    后者使用的材料,是各种样的兽皮,以及绸缎织物等等,主要是依靠调节与引导,使灵能融合,并不破坏材料本身。而炼造术,则是拼凑与创造灵能,也就是若儿口中的电磁场。需得将各种灵材完全熔炼之后,再重新铸造成器物。

    而这两种制作法器之法,也各有优劣,难分高下。

    不过张信因有金系天赋,无疑更适合炼造。

    而叶若所言的,脑电波,磁场,暗物质,暗能量这些到底是真是假,他只需再试一次,就可知道究竟了。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谢灵儿就见张信,正神情痴呆,双眼无神的坐在那器炉之旁。

    她下意识的就以为张信,是在连续的失败之后,被打击惨了。

    可当她靠近之后,才发现那器炉里面,赫然有一只银白色的戒指,正闪闪发亮。

    看那样式虽是丑陋无比,可谢灵儿却可感应这手镯内,隐隐约约的风系灵能。

    “这是,斩风戒?”

    谢灵儿吃了一惊,将那枚银色戒指拿在手里仔细观看。随后就发现她手中这枚,确实是一件一阶灵器不错。任何灵师,都可借由此物使用一级的风灵斩。

    “居然还真的炼成了?”

    谢灵儿心想她的信哥哥,原来还真有炼器的天赋。她听说每个练器师入门,都不知要浪费多少材料,最初的阶段,完全是靠运气。可今日她们才离开多久?

    随后她却更觉疑惑,既然这枚斩风戒,张信都已炼成了,干嘛还这么沮丧?一副如丧考批的样子。

    周小雪也是不解,可随后她心中,却微微一惊:“莫非张大哥,已可灵能外放了?”

    这是炼器与炼丹织造,最基础的要求。可据她所知,二十日之前的初次灵测,张信还只是二点二的灵能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