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黑翼大鹏
    同时傍晚时分,距离张信等人四十余里外的一处所在,另一场狩猎,也同样接近尾声。

    “放灵能锁链!”

    “注意捆住它的翅膀!别被它挣脱了。”

    “前面的几个,注意风刺!这畜生怕是要拼命了!”

    此时如从高空往下看去,可见一头体型巨大,足有二人高的黑翼大鹏,正被百余人围困着。它的一双羽翼,赫然被数十灵光凝聚的锁链缠卷,使之困于原地,动弹不得。那狰狞的尖喙闪动寒光,却既无法伤到周围的人,也不能触碰它那翅根处的灵能锁链,只能拼命挣扎,将那一排排的风刺风刃,往四面八方攒击,使周围的人不断狼狈闪躲。

    可其中也有几位完全不惧,坚持在原地不动,凭借各种样的灵术与法器抗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只黑翼大鹏的伤势不断增加,地面也是血流成河。可周围诸人的面上,也渐显疲惫,陆续显出了疲态。

    也就在这时,一个青袍身影,忽然站到了这只黑翼大鹏的身前。周围的众人才只一眨眼,就见有一道青光,从那大鹏的脖颈处闪过。而后鲜血飙飞,那黑翼大鹏的头颅齐颈而断,显出一个平滑之至的切口。

    见得此景,那鹏尸的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呼雀跃之声。

    “真不愧是静公子!这只黑翼大鹏,明显是有异宝在身吧?居然都不是一合之敌!”

    “这就是宫家秘传的御剑术么?好厉害!”

    “是啊,我们辛辛苦苦半天,都还及不上静公子最后的一剑之威。”

    “这静公子的猎团,我们还真是来对了。”

    “总算是搞定了,不知这次能分到多少?”

    人群中,皇甫诚却在腹诽,那宫静的御剑术,威力确是无比强横不错。可要非是那黑翼大鹏,已被他们耗到了筋疲力竭,这位静公子哪有那么容易得手?

    不过今日能有所收获,还是让他很开心。

    尤其眼前的这只黑翼大鹏,明显有别于其他的同类。那风刺风刃等等,完全是无需灵能似的,无限施展。整体的实力,已经超越于许多二阶灵兽之上,价值自亦是远远超越于普通灵兽之上。

    可随后皇甫诚,就又不自禁的想起了昨日。要说价值,昨日张信猎得的那三头角森蚺,也完全不逊色于他们今日百余人的收获。

    这让他怀疑自己,加入静公子麾下的决定,是否明智?这里规矩严苛倒没什么,问题是每天累死累活,都只能收获一点灵兽肉。除此之外,还远离灵儿,很可能使那张信趁机而入。

    还有那个张信,他的修为战境,到底是到了什么境界了?又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怎就能猎杀角森蚺这种凶兽?

    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小石居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昨天,也应该厚着脸皮留下的,虽说丢人,却多少能打听到一些情况。

    “皇甫诚!”

    一声冷喝,在皇甫诚的耳旁响起。这使他浑身一个激灵,而待皇甫诚回神之时,就见一位面目清冷的少年,正目含怒火的站在他面前。

    “是翼大人!”

    皇甫诚忙低头一礼,他眼前的这位,名为宫翼,是静公子麾下最得力的膀臂之一。

    只是他话音未落,那宫翼就直接一个耳光扇在他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这使皇甫诚一阵错愕,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更使他难受的,还是周围之人投过来的嘲讽视线。

    “今日你到底在想什么?走神三次,失误了四次!不想在猎团里呆的话,就直接跟我说!”

    皇甫诚牙关紧咬,却不敢反抗,只能把头紧紧低垂。

    “你不服气?”

    宫翼的语声渐渐低沉,带着几分危险的意味。好在此时,旁边另有一位阴柔的声音响起:“算了吧!此人天赋不俗,之前也还算勤勉,今日想必非是有意如此。不妨再给他一次机会,下不为例。”

    皇甫诚不用抬头,就知这是静公子的另一臂膀宫沛,也就是当日猎团召集时的那位妖异少年。这使他心内,不禁暗生感激。

    “对了,听说宫翼你已寻到合适的灵居了,不知是何处?”

    “寻到是寻到了,不过要想将之拿下,还需费些功夫。”

    那宫翼闻言之后,果然从皇甫诚身上转开了注意力:“是天柱村的小石居,主风次金的三阶灵居,刚好合适。不过这两天瞧上那里的人有些多,我拿出的东西,未必就会被那灵居的主人选上。”

    皇甫诚闻得此言,不禁吃了一惊。心想这宫翼,是看上张信的小石居了?他下意识的就想出言劝诫,那张信合周小雪与灵儿二女之力,就能猎杀角森蚺,可谓实力莫测,绝不像是外面传言的那般孱弱可欺。

    可他随即却又想到刚才宫翼,给自己的那一巴掌,于是又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到了肚子里。

    心想自己又何必劝呢?让这家伙吃吃苦头也好。且这宫翼,也未必就会输。

    在这猎团三日,他是深知此人的实力,是何等的可怖。张信身拥第二战境意发并进,就可在天柱山的武试中夺得魁首。

    可他眼前的这位,不但掌握了意发并进,更已开灵窍,成为一阶灵师。

    “小石居吗?这处灵居的主人,就是当日被主上斥为废物的那个张信吧?”

    那宫沛用手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深思:“我最近也有听说,那小石居的主人,是所有武试魁首中,实力最弱之人的说法。所以宫翼你还是小心些好!这消息传开的速度,不太正常,多半是有人有意为之。这如是有人故意想要害这张信,那倒没什么,可若情形是反过来的,那就很不妙了。”

    “挑战之时,我自会全力而为。自问这千页峡内,除公子他们这些当世天骄,我宫翼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宫翼嘿然冷哂,可随即却又无奈道:“说是如此,可这次参与竞争之人太多,我未必会被那张信选中。”

    “那就把这东西拿去!”

    在场众人闻言,都齐齐把目光向声音来处望去。只见那静公子,正手托着一枚威风环绕的青色翎毛,向他们这方向行来。

    “有了这东西,谁还能与你比价?”

    而皇甫诚见状,顿时瞳孔一缩。认出这是一枚二级的奇珍‘青风翎’,且多半是才刚从那头黑翼大鹏的身上取出。

    怪不得,这头扁毛畜牲,能够在短短时间里,打出那么多的风刺风刃。

    “这不好吧?”

    宫翼也神色犹疑:“此物太珍贵了!且无论价值高低,监考官都会给那张信提供三人名单。我如是他,必定会选择实力最弱的那个。”

    那静公子闻言,却哑然失笑:“你既有自信,又何必在意这东西的价值高低?至于那张信,他如不从,宫沛自有办法让他不得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