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功败垂成(三更感谢盟主南洋微风)
    ps:这一章感谢盟主南洋微风的打赏!

    ※※※※

    次日张信又刻意晚了小半个时辰,才踏出了起居室。然后当他来到炼造房的门前时,就听到里面周小雪,很是认真的对谢灵儿说着:“你一定是做春梦了灵儿!”

    “可我觉得就是信哥哥!”

    谢灵儿很肯定的说着:“那个气味,不会有错的!而且梦里的事情,怎么可能那么真实!”

    张信闻言,不禁心中微紧,这是他现在,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如果有可能的话,他都打算一整天呆在起居室不出来。

    “一定是你的错觉,这根本不对好不好?”

    炼造房内,又有周小雪的声音响起:“你说张大哥他只摸了你这里这里,你就**了吧?可这根本不可能好不好!不信的话,我给你摸摸看,没感觉的是吧?即便是因为气氛的原因,有些感觉,也不会很强烈的。只有这里,这里,这里才有……”

    于是那门里面,又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呻吟声,就好似发情的小猫在叫。

    张信静静听着,不禁咽了一口唾沫。他感觉自己对周小雪,需得刮目相看了。

    按说这样偷听别人说话很不好,可他很关心谢灵儿是否做梦的问题,所以此刻张信还刻意收束住了自身气机。

    周小雪多半是因专心教导谢灵儿男女之事,才没察觉到他的到来。可一旦他这里漏了什么破绽,就可能将之惊动。

    “总而言之,这一定是灵儿你自己的性*幻想,做春梦了。怎么可能被人摸一摸,就高*潮的?”

    “怎么会这样?可我明明听见梦里面,信哥哥说什么风灵体……”

    谢灵儿语音微顿,在此处止住,转而沮丧的问:“难道真的是我在做梦?可女孩也会做春梦么?”

    “怎么不会?女孩家也会梦遗呢!这些事情虽是羞人,可灵儿也必须知道的。”

    周小雪循循劝诱:“总之这件事,千万别跟张大哥说,会很丢人的哦。话又说回来,我真没想到,灵儿你会喜欢张大哥到这地步。只是摸了摸,就泄身了,嘿嘿~”

    听到这句,炼造间里的那只小猫儿顿时炸了毛:“周小雪,你过份了啊!等着,看我今日怎么泡制你!”

    张信则暗暗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回到起居室的门口。他先是一阵轻咳,等到炼造间内的嬉闹声安静了数分,才又再次走了过去,推门而入。

    然后就望见灵儿与周小雪二女,都正襟危坐在丹炉之旁,神色也是一本正经。只是谢灵儿的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晕红。当张信看过去的时候,她的目光也是躲躲闪闪。

    张信不禁心中暗叹,心想这算什么事?自己只是想为谢灵儿造就风灵体而已,怎么就发展到这一地步。

    可他面上却是神色自若,毫无异色:“刚才你们在说些什么?听这炼造房里面,好不热闹。”

    “没什么。”

    周小雪偷偷的看了谢灵儿一眼,就本能的把话题岔开:“张大哥今天,是准备炼器么?”

    “是有这打算!”

    张信很严肃的微微颔首:“希望能有所成,别浪费了你们资助的这些材料。”

    周小雪其实不太看好,心想练器术哪里能这么容易练成?何况张信他只有一级的金属性天赋,只是堪堪入了练器术的门槛,灵能也较低弱。

    且练器术的第一个前提,就是灵能外放。

    不过她却不愿打击张信,依旧柔柔的笑着:“张大哥你多试几次就好,总能学会的。我父亲曾对我说过,肯努力的人,总会有回报。”

    “肯努力的人,总会有回报吗?这句话说得好,希望日后能有机会拜访令尊,那想必是一位让人敬佩的长辈。”

    张信一声轻赞之后,就在那器炉旁坐下。这炼造房里的一条地火,却有三处出火口。故而他这边炼器,并不会影响周小雪她们炼丹。然后一个中午,张信都在这器炉旁捣鼓着。

    他现在手中的材料,有着近百块兽骨,二十八只兽爪,数百枚兽牙,七张种类不一的兽皮,以及张信在南面林原中捡来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事物。

    而其中最珍贵的,就是三只角森蚺的独角,以及大约八千片蚺鳞。后者都是取自于角森蟒的头颈部,最坚固最厚实的鳞片。角森蚺性喜御风而行,以头角冲撞它的猎物,所以它们头颈部的部分鳞片,坚韧几乎直追蛟麟。

    且最使张信看重的,是这些角与鳞上,都有着几乎快要成形的‘灵纹’,或者也可说是‘道痕’。

    此时张信,就打算用这些蟒鳞与兽皮,制作几件防身的软甲与法器。

    可这次他说是炼器,倒不如说是织造更妥当。只因现在他手中,并没有合适的灵金。

    这方面却是张信最苦恼的,他这几日倒是在南面的林原中,捡到了几口兵器,其中就有两口断裂了的灵兵,可在‘量’这一方面,实在太少。

    这想必都是以前的入试弟子所遗,随意丢弃后,在这千页峡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风吹雨打。大多都已腐朽了,只有里面一小部分保存完好。

    而在提炼之后,最后就只剩下巴掌大小的一块。他对此珍视之极,必须得谨慎使用。

    所以张信最先选择的练手之作,是一双手套与一双皮靴。在他看来,炼器与织造,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自己可以通过后者,了解到炼造时的一些诀窍,增加炼器时的成功率。

    虽说前生没学过织造之法,自身的灵能属性也与织造术不合。可他却是见多识广。有句俗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

    以他前生的灵术积累,应该不难掌握这织造的精髓。说不定还可绕过灵能属性的限制,制作出真正的一阶法器。

    可当开始制作之后,张信才发现这法器织造,确实很不简单。一方面是他在针线上的手艺,实在是不堪入目;另一方面则是他在灵能把握上,出了些问题。那些兽皮,要么是无缘无故就撕裂开来,要么就是在最后刺绣符文的时候,无火自燃。

    一连失败了七次之后,张信就不禁沮丧无比。

    他本来也没指望自己能真正制作出什么法器出来,可问题是这几次的功败垂cd明显与他的灵能属性无关。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炼造房内的气氛,倒是渐渐恢复正常了。谢灵儿见到张信之后,本是羞不可抑,神色扭扭捏捏的。可当见后者一直专心致志,无瑕他顾之后,倒是渐渐将尴尬放下。最后还主动走到了张信身边问:“信哥哥,可要帮忙?我看你裁剪缝针的时候,好像很辛苦的样子。织造术我是不会啦,可要说针线,我们汇灵班里面超出我的不多。且无论什么绣法,我都能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