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沿水而行(四更感谢盟主宁波风)
    ps:这一章感谢盟主宁波风的打赏!

    ※※※※

    张信望见自告奋勇的谢灵儿,不禁眼神微亮。当下就从善如流,将那一应裁剪刺绣之事,都交给了谢灵儿。他只负责设计与绘线,让谢灵儿按照他定下的线条裁剪缝制。

    如此一来,那些兽皮总算不会无缘无故的损毁了。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失败。当谢灵儿为他刺绣上符的时候,这双才刚绣好的手套,依旧是无火**。

    眼见着这双手套燃烧,逐渐化为黑灰,张信不禁眉头大皱。

    之前他用的都是赤鳞牛的皮,本是打算制作一双赤鳞手套的。借助这法器之力,可以打出一级的赤炎斩,正适合谢灵儿使用。

    因他灵能属性之故,没可能织造出任何一件法器,不过此物却与赤铁手套的功用相似。而后者,正是炼器术可以制造的法器。

    可惜功败垂成,如今张信已将所有的赤鳞牛皮全数耗光,使他惋惜不已。

    这不应该啊!

    虽说他现在灵能低弱,可制作这一阶法器,本就不需要太多的灵能。且这一世,他也具备着前生所没有的优势灵能洞察与灵能掌控。

    这两门天赋,是最适合练器师与织造师的。再加上前世他对灵能的体悟,他的起点要比其他人高很多。唯一缺少的,就只是灵能属性。

    这问题究竟出在何处?难道说这个世间,就真的只有身拥木系与水系灵能之人,才能修习这织造之法?

    可他制器失败之因,明显与灵能属性无关。即便是自己身拥灵能洞察与灵能掌控两大天赋,也完全无济于事么?

    摇了摇头,张信心中虽是沮丧无比,可却没有半点放弃之念。他这个人,天生就有着一股锲而不舍的劲头。一旦认准了什么事,那就非要弄懂搞明白不可。

    不过此时天色已至正午时分,张信只能暂时停下,与灵儿小雪二女一同出猎,

    这天的收获也是很不错,他们在一处小湖旁边,猎得了四头食铁鳄。

    这是他在附近几十里方圆内,发现的唯一一种水系凶兽。且体型庞大,凶横程度不逊于角森蟒。

    不过如用对了方法的话,也同样很好应付的。张信先布置了一个陷阱,将这四头食铁鳄引诱上岸,再用若儿预先制作的绳网,将它们的嘴部给牢牢套住,

    如此一来,顿使食铁鳄的威胁大减。张信三人轻而易举,就将这四头食铁鳄陆续杀死。

    这次猎杀,不但使他们收获了四千七百多斤鳄肉,还获得了四张完整鳄皮,以及食铁鳄的头骨。而如论价值,这些鳄皮鳄鳞,足可超出那蚺麟四倍。不但更为坚固,且那些鳞片之上,还有着更清晰的符文。

    之前周小雪她们以灵光斩斩击,却未能伤及到这些鳞片分毫。

    最后还是张信,从它们的腹部位置下刀放血,才将之一一击杀。

    除此之外,张信还从这几头食铁鳄的腹内,寻得了十几块还未完全融化的星沉铁。

    这也是一种极其稀有的天材地宝,正适合炼制灵兵法器。同时也解开了他的疑惑,为何此处会有多达四头的食铁鳄出现。

    张信猜测这湖底下,多半是有着一座星沉铁矿,且规模不小,才会引来这种性喜食铁的水系凶兽。

    以此处清冽的水质,本是不合食铁鳄习性的。只因这水下矿藏,才会将这些性喜食铁的灵鳄,从这条无名小河的下游引来,一直盘踞于此。

    而这次在收拾完现场之后,三人却是改乘他们一起制作的木舟,经由河道返回。如此一来,既能保证沿途的安全,也可携带更多的战利品返回。

    张信是早就想这么做的,他之前就打算用舟船往返。可就是碍着这四头食铁鳄与角森蚺。前者自是不用多说,在这条河道中近乎无敌,而后者虽非水兽,可在水中也一样是极度危险。

    直到今日他才可不惧,无论那食铁鳄也好,角森蚺也罢,都已成了他的腹中餐。而这条无名小河中,至少在这片上游地段,已经再没有其他灵兽存在了。

    这也意味着,此后这沿河两侧几十里范围,都将成为他们的安全区。可以放心出入,而不用担心灵兽的威胁。

    只是

    张信随后又目望东面,神色略显无奈。

    “张大哥是怎么了?”

    周小雪看出张信心有忧意,关心的询问:“那边难道是有什么不对?”

    张信却微微摇头,一言不发。他只是感慨,这附近的灵兽,比之十几日前少了很多。

    在猎杀食铁鳄之前,他曾特意查探过附近。发现他之前预定的几个目标,都已消失无踪。张信估计这些灵兽,要么是已被其他猎团猎杀,要么就是退入到了林原的深处。

    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一届的入试弟子,确实是质量极高。在三十年前他那一届的时候,各家猎团才刚开始有收获。

    不过如此一来,可能他们再过个**日,就必须再继续深入林原,才能有所收获。

    可那边才是真正危险的地方,二阶的灵兽,不计其数。

    “对了,灵儿!这次回去后,你把这里的星沉铁矿,跟你汇灵班的那些朋友说说。尽力把消息传开,越多人知道越好。”

    “这是为何?”

    谢灵儿不禁凝眉,有些不甚情愿:“告诉我那些朋友,倒是没什么,灵儿也想帮帮他们。可为什么要把星沉铁矿的消息传开?信哥哥你会很吃亏的。”

    在这千页峡内,不但可用灵源来换取贡献值,似星沉铁矿这样的稀有矿石,也同样可以。此物可以上交宗门,也可在同门之间交易,换取各种样的修行资源。

    一旦这里有星沉铁矿的消息传开,对于千页峡内那些还无力猎杀灵兽的入试弟子而言,无疑是个福音。

    可这却很不利于张信,她这信哥哥的灵能天赋不好,在大家都资源足够的情形下,很容易就会被别人比下去。

    “记得我有位朋友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张信哈哈大笑,语气爽朗:“这千叶峡内的入试弟子,许多都是你我日后的同门,总之能帮就帮。至于我这里,灵儿你也不用担心,区区入门试,狂刀还有几分信心的。”

    说到此处,他又转头望谢灵儿:“难道灵儿你,还信不过我?”

    谢灵儿哑然无言,她虽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望见张信这模样,她却忽然生出了一种莫名之感,心脏那里也是一阵不争气的‘砰砰’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