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十斤兽肉
    天柱村内,皇甫诚胸前挂着那面‘宫’字令牌,手提着十斤兽***步行走在林间小道。而这一路中偶遇的诸多入试弟子,都莫不向他投以艳羡眼馋之色。

    这使皇甫诚的心情极佳,目中闪现着几分自得。

    再待得那小石居的轮廓,出现在他视野内的时候,皇甫诚又不由自主的开始畅想,谢灵儿见到他之后的惊喜。

    时隔七日,想必灵儿她也快馋坏了吧?以前在汇灵班的时候,那丫头就是无荤不欢的。

    可惜自己,一直到今日才有余裕去照拂。那静公子的猎团,虽是实力强大,可以轻而易举的猎杀灵兽。可规矩也严。必须有一定的贡献,才可在猎团里换取超出份额的兽肉。他手里的这些,已经是他这几天,用所有的贡献值换来的。

    以后再这样,是肯定不行的。皇甫诚曾听族中长辈说过,这千叶峡内的灵兽数量有限,只会越来越少,且越到后期,越是抱团。

    而如是进入下面的地窟内猎杀邪兽,则需承担十倍以上的风险。

    所以最好是尽早将谢灵儿,也拉入到静公子的猎团。就是周小雪,凭她炼丹的本事,其实也有资格进入猎团的。至于张信,那还是算了,以静公子的骄傲,又岂会将自己的唾沫吞回去?

    就不知这次那家伙见了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什么发在意先,武试魁首,终究只能得意一时。

    这般思忖着,皇甫诚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脚步。可当他来到小石居前的时候,却是一阵皱眉。这里面竟是空无一人,明明已至深夜时分,可灵儿与张信周小雪三人,却都不见踪影。

    这使皇甫诚万分不解,又有些担忧,心想这三人究竟去了哪里?该不会是受了那张信的撺掇,一起去了南面的林原?可深夜时林原,却是最危险的时候。便是他们的猎团,也不敢在这时间进入。

    可此时他也只能在这小石居外焦灼的等候,而仅仅一刻之后,皇甫诚就听得远处,传来一阵阵‘嘿咻嘿咻’的喊声。

    这一刻,皇甫诚面色不禁古怪不已。他听出来了,那边‘嘿咻’的声音,正是一男二女三人,且那音质,他也极为熟悉。男的多半就是张信,而女的则必为谢灵儿与周小雪无疑。

    再当他顺着这声音,眺目远望时,果见前面有三个身影,正往这边疾行过来。

    走在前面的是张信,后面则是谢灵儿与周小雪,而这三人的头顶上,无不都顶着一个超出他们本人几倍的兽皮包裹。且那张信除了头顶之外。就连肩上也挂着两个。

    皇甫诚先是一阵愣神,心想这三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呢?可随即当他闻到一阵肉腥味的时候,又不禁面色微变。

    那个家伙,该不会

    心绪微动,皇甫诚将手上提着的十斤灵兽肉,悄然收入了袖内。

    大约二三十息之后,张信三人,才终于回到了小石居前。一到门口,周小雪与谢灵儿二女,就顿时如蒙大赦。把头顶上的包裹一卸,人便已瘫软在地上。

    张信也没好到哪去,浑身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他先是望了皇甫诚一眼,又看了看地面那已毫无形象的二女,随后就‘嘿嘿’的一笑:“累坏了吧?那你们安心休息,盥洗间我先用了。”

    “才不!”

    不等张信抬脚,谢灵儿就已爬了起来,当先冲入到院门内。周小雪也是一样,紧随在谢灵儿之后冲入进去。她二人此时都是一身的汗味腥味,气味难闻的要死。还有口里的苦胆味道,经久未散,让人无比难受。

    待得这二女离去之后,张信才向皇甫诚抱拳一礼:“皇甫兄,你我怕是有好几天没见了?不知皇甫兄今日上门,是为何事?”

    皇甫诚并未答话,只目光定定的看着地下那几个包裹。当望见其中两个包裹外的蟒皮时,他的心绪,就猛然沉入到了谷底。

    “这莫非是角森蚺的蟒皮?”

    “皇甫兄真是见多识广!”

    张信神色坦然道:“这正是角森蚺,我方才与灵儿他们,侥幸猎得三只。可惜我们三人体力有限,只带了一千九百余斤肉回来,其余一大半,都只能抛下。”

    皇甫诚闻言,心神不禁有些恍惚。

    在所有一阶灵兽中,角森蚺是属于体型较大的一类,体重也是普通灵兽的五倍。不过这样的灵兽,战斗力也通常要超出同阶兽类一大截。三只角森蚺联手的战力,足可匹敌七八位一阶灵师联手。

    可他知张信,并未对他说谎。这些被临时制成包裹的蟒皮,明显不是来自同一只角森蚺。

    而若是真如张信之言,那就是只至少六千余斤蟒肉!这次他们三人的斩获,超出他们猎团近日猎杀的灵兽总和还多。

    “皇甫兄还没答我,这次上门是为何事?”

    张信继续笑问:“你要来看灵儿的话,估计还得等上一阵。她们现在,是不敢见人。”

    “只是来看看灵儿她是否平安而已,不行啊?”

    皇甫诚一声冷哼,此时他一想到自己袖子里的那十斤灵兽肉,就不禁面上一片臊红。这刻他甚至有点感激,张信让谢灵儿与周小雪离开之后,才来与他说话,

    看过了眼前这几个大包裹,他就知手里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手了,只会丢人现眼。

    “原来如此!”

    张信其实早就看到了,远隔着好几百丈就已望见这家伙洋洋得意的神情,还有那一挂灵兽肉。

    不过他却并未点破,心知以宫静那个世家子的作风,皇甫诚手里的那几斤灵兽肉,必已是倾其所有了。

    不管这位人品怎样,可对于谢灵儿,却是真正用了心。

    “灵儿她近日倒还不错,今日才新修成了灵步术,以后至少逃命没问题了。这样,皇甫兄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当面问她更好。”

    可此时皇甫诚,却哪里还有心思留下?他的袖子里还有十斤兽肉,一旦被谢灵儿知道了,那就真是脸面丢尽,无颜见人。

    当下他就向张信告辞,而后神色茫然的,往远处行去,

    眼看着皇甫诚深一脚浅一脚,身躯摇摇摆摆的远离,张信就不禁摇头,转而将那几个大包裹,都全数提入到了院内。

    之后果如他所料,那谢灵儿与周小雪二女,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才从盥洗间里面走出来。此时都已一身清爽,香气袭人。

    “今天真的好累!”

    谢灵儿先伸了伸懒腰,就又往院门外看了过去:“怎么不见皇甫诚?他难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