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引蛇入彀
    次日张信的出猎时间,依旧选在了正午之后。

    让谢灵儿欢喜的是,这次张信果然信守承诺,且不但是她,便连周小雪也一并带上。只是三人才走出小石居不久,就见南面方向有一行人,正相向行来。

    住在这附近的,只可能是天柱山的入试弟子。只是张信看这些人的情形,却不太妙,不但都神态萎靡不振,各人的身上,也都有些或轻或重的伤势。

    谢灵儿仔细看了一眼后,也面色微变:“信哥哥你等等我。”

    话音未落,她就已迈步往那群人跑了过去,寻到那队伍里面的两个女孩说话。

    片刻之后,待谢灵儿返回的时候,却有些魂不守舍:“那两位是我在汇灵班的同学,以前打过一次交道的。她们与旁边几个驻地的人联手组了一猎团,据说里面,有三十几位出身三十二强的入试弟子。可结果前两天还成功猎得三头灵兽,可今天运气不好,遇到了一群刺风狼,结果猎团里面十几人被淘汰出去。据说还有两个被直接刺中了脑袋,便是那些监考官,也救不回来,其中有一位,也是出身汇灵班。”

    闻得此言,周小雪的面色,亦是一阵发白。她有些不解的看了张信一眼,她不解这位为何能这么轻松的猎杀灵兽,又是怎么在那灵兽密布的南面行走自如的。

    这几天里,仅只这位一人的收获,就相当于近百人的猎团。

    张信却是毫无异色,反应平淡。前生刚加入日月玄宗的十年里,他有一半时间用在了藏经堂,另一半时间,则用在了猎杀邪兽上。有时单人独行,有时则与猎团中的同门合伙结伴,而昔年他好几位交情不错的朋友,陆续倒在了群山之外,甚至是死在他的眼前。

    似这等悲伤之事,一旦经历的多了,他也就能淡然处之。只有广林山那一役,他无法忘怀。那些人并非是死于邪兽之手,而是自己人的出卖。

    “这还仅仅只是入门试而已,日后你们一旦成了灵师,少不得要去群山之外猎杀邪兽,那时可没有监考官来救人。”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目含深意的看着二女:“你们要是害怕的话,现在还有反悔的余地。”

    “谁害怕了?”

    谢灵儿一声轻哼,可她随后却拿眼瞧向周小雪。却见后者虽是小脸煞白,却并未有退却之意。这使谢灵儿倍觉骄傲,心想她谢灵儿交的朋友,果然是与众不同的。

    张信亦不觉意外,然后他随手就将一个皮囊,丢到了谢灵儿的手上:“不后悔的话,就把这个洒在身上。”

    “这是什么?”谢灵儿眼含疑惑。

    “是望月草的草汁。”

    张信随口解释:“这东西可以压制自身体味,欺瞒那些灵兽的嗅觉,也可一定程度上,退避蛇虫之属。其实你们如能忍得住痒的话,全身涂抹的效果更佳。只要不是靠近到一百丈,都不用担心被发现。”

    “还有这事?可我以前,怎么从未有听说。”

    谢灵儿有些错愕,心想那望月草,竟还有这样的功用,汇灵班的师长们可没跟他们提过。那里可不止是教他们修习灵修之道,还有教授一些群山之外的捕猎之法。

    这东西既有这样的用处,那么也必当在玄宗内部广泛流传才是。

    “你没听说过不奇怪,我这东西,也算是独家秘方,里面还混有其他几种草木的汁液。不过那些猎团却用不上,需知群山之外,多的是灵感敏锐的灵兽。且那么多灵师聚在一起,那些灵兽除非是白痴才发现不了。”

    张信解释完后,又笑着道:“所以别看我们只有三个人,可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

    谢灵儿半信半疑,可她略做思忖,就打开了皮囊,且是选择了涂抹的方式。

    这望月草的草汁,确实是让人发痒,可她既然要走灵师这条路,总不可能连这点苦都受不了。

    周小雪那边也是一样,她想既然张信能在南面的林原中出入自如,必有其因。

    之后三人一路南下,果然是平平安安的走了二十多里,半点危险都没有。这一方面是三人身上的草汁,确实有着奇效。二则是周小雪的灵能感知,可以使他们提前规避那些强大的灵兽。

    此外周小雪也注意到,张信一直都是沿水而行,最远也不会超过十里之距。这使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脚下,那双大了她脚丫几号的踏水靴。心想张信让她修习‘踏波术’原来是这个缘故。

    这倒确是个好办法,一旦这一路遇到什么危险,她只需借助这法器逃到对岸,或者就在河里踏水而行,就可避开至少九成的危险了。

    而那水里面,虽说也有鳄鱼之内的凶物。可因这小河规模不到,灵兽极少,只需小心一些,就不愁安全。

    直到三人来到一处小丘之下才停住,可张信到这里后,却仍未开始狩猎,而是指使着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挖坑。

    那并非是陷坑,深不到四尺,可这坑的宽长,却达三百丈方圆。此后张信又在这坑内,埋入了九十余骨刀。材料都是取自于他之前斩杀的灵兽肋骨,在昨夜削制而成。

    谢灵儿试了试,发现这些骨刀不但坚韧,且锋利无比。比之真刀,也不逊色多少了。这使她暗暗惊叹,感觉信哥哥的手艺,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可这其实是若儿的手笔,功劳由张信冒领了。

    挖好了坑,又把骨刀埋好。三人随后又从旁边的河岸旁,运来了些干河沙,将这些小坑填埋妥当,也同时将那些骨刀,尽数埋在了沙内。

    做完这些之后,已是傍晚时分了。

    “然后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谢灵儿面色古怪,她心中其实早已万分不解,不明白张信的这番作为,到底是意欲何为。难道他每天只这样,就可带回一头灵兽?

    可话一出,她就见张信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

    “接下来就该是引蛇入彀了,我三天前在这附近,发觉一处蛇巢,里面三头角森蚺。可惜我一人势单力薄,拿不下来。不过现在好了,现在就只需一个诱饵,把它们引过来。”

    “诱饵?”

    谢灵儿反应不慢,只片刻时间,她就想到张信口中的‘诱饵’,多半就是自己了。她的小脸,顿时微苦。

    可随即谢灵儿就又吃惊的问:“是角森蚺?”

    这个可不得了,虽是一级灵兽,可却体型庞大,灵能量也是普通灵兽的几倍多。算是所有灵兽中,战力较强,也较危险的一种。且这一次,就是三头!